《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4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怀中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陈雅的号,脸上便有了笑容,飞快地接听了。
  “哇哇……”电话里没有陈雅,却传出婴儿响亮的哭声。
  听到这响亮的哭声,张清扬不禁双眼濕润,胸脯内升腾起一股暖流。
  这时候才听到电话里传出一个好听的女音:“宝宝不哭,快叫爸爸,对爸爸说……你想他了,想他才哭的,是不是?”
  张清扬开心地笑起来,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仿佛已经看到了陈雅略有些顽皮地笑脸。他知道陈雅是在借用宝宝的嘴来表达她对丈夫的思念。张清扬对着电话说:“老婆啊,不许欺负我儿子,快哄哄他,别让他哭了。”
  孩子马上就没有了哭声,只听陈雅说:“好了,不哭了……”

  张清扬奇怪宝宝怎么马上就不哭了,好奇地问道:“老婆,儿子他怎么这么快就不哭了,你用的什么办法啊?”
  “呵呵,不告诉你。”陈雅笑嘻嘻地说,然后好像十分扭拧地说:“他和你一样,都喜欢我的……”说到这里却说不出口了,接着说:“你听听……”
  张清扬侧耳认真地听,有一种“汩汩”下咽的声音,好像是渴久了的宝宝在喝水似的。他的大脑嗡的一声,好像猛然间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敢相信地说:“你在喂他………”
  “嗯……”陈雅羞答答地应了一句。
  张清扬握着电话闭上眼睛,脑海里想着宝贝儿子的幸福模样,心里也十分的幸福。不过他随后问道:“不是说喂奶粉吗?怎么……”
  陈雅说:“医生说他一点也不像早产儿,身子骨很结实。”
  “嘿嘿……”张清扬只会傻笑。
  “哇……”的一声,电话里又传出小孩的哭声,陈雅马上说:“不说了,不说了,他好像拉了。真烦人,一边吃一边拉……”
  张清扬在这边笑得肚子都疼了,他知道陈雅有洁癖,好像都看到了她对怀中的宝宝恼羞成怒的表情。
  “是你儿子?”徐志国笑着问。

  “嗯,我儿子!”张清扬满脸的喜悦,接到这个电话以后,工作上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老公,人家受委屈了,你要帮帮我……”张清扬一开门,梅子婷就投入了他的怀抱,眼角努力地挤出了几滴眼泪。
  第575章
  望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张清扬心里这个疼啊,搂紧了她说:“子婷,你别伤心了,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欺负你了?”
  “唔……气死我了……”梅子婷把头埋在张清扬的胸口,看样子真的很委屈。

  “好好,咱先不哭,你说是谁吧,无论是谁欺负了你,我都饶不了他!”张清扬捏紧了拳头,大脑向不好的方向想去。
  听他这么说,梅子婷这才抬起头来,羞答答地说:“我……我让人欺负了!”
  “啊……那你有没有……”张清扬刚想问她有没有被那个,一想这话不对,马上收住口。
  不过他的表情已经把意思表达清楚了,梅子婷气得敲了他一拳,不满地说:“你想哪去了,如果……如果真有人那样,我……我宁死不屈!”
  “胡说什么呢,我不是那个意思。”张清扬狡辩着。“你先说是什么事情让你受委屈了?”
  “还不是建设局的郎局长!”梅子婷气不打一处来地说:“他总对我们的设计方案说三道四,公司高层几次和他接触下来感觉不太对劲儿。经理告诉我说他一看这么大笔的投资,好像有索贿的意思,问我是不是花点钱处理。我一想我是什么人啊,我是堂堂辽河市委书记的女人,怎么会怕他!我就和下面的人说,让他再次约郎局长见面,我假装是公司经理的秘书,陪着他去看看那个郎局长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这一见面就坏了,那个姓郎的像猫见了老鼠似的在我身上打转,问东问西的,等我们回去的时候,他竟然给公司经理通电话,说希望能和我交个朋友,今天晚上要请我吃饭,你说……这叫什么事!”

  “哈哈……”梅子婷的委屈没有赢得张清扬的同情,反倒令他大笑起来。
  梅子婷明白男人挖苦的意思,气急败坏地推他说:“你混蛋,你女人要和别人跑了,你还有脸笑!”
  张清扬自知错了,抱紧了她说:“好好,我帮你出气行不行?你别生气了。”
  “讨厌,讨厌……你讨厌死了!”梅子婷不依不饶地打着他的胸口。
  “老婆,你说想怎么制他?”

  梅子婷想了想,便说:“他敢向我们要钱,就说明他曾经也向别人要过钱,这种坏蛋应该抓起来关上几年!”
  “好,那就听你的!”张清扬刚想打电话,不过又一想,脑子里就有了办法,笑嘻嘻地说:“他说今天晚上想请你吃饭是不是?”
  望着张清扬的笑,梅子婷就知道了他的意思,扭开脸说:“你可别想我引诱他啊!你老婆这么漂亮,你舍得吗?”
  张清扬笑道:“这种事,只有人赃俱获才算数啊!”
  梅子婷就笑道:“那好啊,我这就让公司经理联系他,就说我同意了,我到要看看自己有多大魅力!”
  “老婆,晚上回来了,我好好报答你……”张清扬一脸的坏笑,拿出电话开始安排。
  “你就坏吧,连自己老婆也出卖!”听张清扬在电话里的安排,梅子婷不禁笑了,但还是起身去里面收拾打扮起来。其实张清扬到不是非用这种方式才能抓郎局长,只是在梅子婷面前,这位堂堂的市委书突然起了小孩子的心思,竟然想看热闹,就想到了这么一个将计就计的鬼主意。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建设局局长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辽河大厦的玫瑰厅里,里面的梅子婷早就盛装出席等在那里了。梅子婷精心打扮一翻,穿着高开叉的红色旗袍。
  郎局长一推门见到梅子婷如此,半边身子就软了。
  “郎局,您迟到啦,让人家等得好久啊……”梅子婷慢腾腾地起身向郎局长走去。
  “哦,小梅,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郎局长的身体挨着梅子婷的胳膊,好像隔着衣服都能体会到她皮肤的光滑。
  梅子婷拉着他坐下,娇滴滴地说:“郎局长,您来晚啦,是不是要有所表示?”

  “我……我自罚一杯怎么样?”郎局笑着,伸手就捏住了梅子婷那柔弱无骨的玉手。
  “不行,不行……”梅子婷优雅地缩回手,“少说也要三杯!”
  “我的妹妹哟,你要是把郎哥哥陪好了,别说三杯,三十杯我也陪!”郎局说着话,又向梅子婷摸去。
  梅子婷一脸的媚笑,细腰轻微的一扭,如同杨柳般柔韧,她以四两拨千斤的手势轻轻一抬,就挡下了郎局长的手,反手压住,娇声笑道:“郎局,先喝酒嘛……”
  “好好……我喝……”望着梅子婷如此有风情,郎局早就迷得晕头转向了,说着话的时候,眼光都在她的身上打转,他就直咽口水。
  梅子婷亲自为他倒了三杯酒,他一股脑全干了,然后望着梅子婷傻笑,说:“小梅啊,酒我可是喝了,你是不是要让你郎哥哥高兴才对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