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7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尽可能地安慰他,说没事儿的,小妖姑娘那么聪明,怎么会呢?
  陆左又问我,说你说她没事儿跑这里来干嘛呢?
  我挠了挠头,说这个啊,我也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也搞不明白小妖姑娘为什么不好好地待在藏边等着我们,反而是千里迢迢地跑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来。

  要说危险,自然是这个妖魔鬼怪横行的虫原最危险,她只是一个胖乎乎的肥鹦鹉,修为也几乎没有,撑着那么肥硕的身躯,飞也飞不高,跑也跑不快,若是一个不小心,给这儿什么飞禽走兽逮到了,可不会跟你商量什么,直接一口吃掉,而且还不顶饿。
  然而这些事情我也只是在心里转悠一圈,却不敢说出来。
  陆左现在本来就烦躁无比了,我若是这个时候跑出来火上加油,他估计就恨不得再回去,就算是把那肥猪给弄死,也要掏出小妖的消息来。
  我好言安慰着,陆左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摸了摸鼻子,不由得笑了,说唉,都这么大人来,还没有定住气,让你笑话了。
  我说怎么会?
  陆左的感情史很丰富,我知道的,就有那什么警花黄菲,日本也有一位相好,不过能够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却只有小妖姑娘一个。
  而我也能够感觉得到,陆左对小妖姑娘的感情是真挚的。
  越是关心,越是容易乱。
  两人在巷子里这儿驻足,酒馆不断有人出出进进,都会打量到我们。

  大概是衣着太过于不同,所以我们总会吸引到不少的目光,不过别人一脸稀奇地看着我们,我们也是同样如此。
  虫原这儿的种族繁多,相当古怪,一开始还真的有一些适应不了,到了后来才会好一些。
  如此登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王明方才匆匆而至。
  陪同他的,还有一个三米多高的熊头男子。
  王明给我们介绍,说这是三目巫族的归附武士,族长担心我们这边会有什么差错,所以特地派他陪伴过来,如果这边的猪弄奇要是耍什么花样的话,都可以交由他来处理。
  这位归附武士与管辖这一片区域的人十分熟悉,任何变故,都可以找人支援。
  陆左有些关心交易的钱,问借到了没有。
  王明从熊头那里接过了一个袋子来,打开口子,摸出了一个象牙白的牌子,说就是这玩意。

  瞧见这一袋子的骨牌,陆左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得出来,王明在这一带还是挺吃得开的,这一袋子的骨牌价值很大,但别人眼睛都不眨的给了他,算得上是足够信任了。
  拿了钱,我们心中就有了底气,再次回到了酒馆。
  这一次我们轻车熟路,径直往里面走,来到了长廊尽头,然而却并没有发现之前的那个虎头壮汉。
  我们心中有一些奇怪,推门而入,也没有人拦着。

  随后我们又往里走,来到了之前的那个小房间外,结果门还没有推开,就感觉不太对劲儿。
  深吸一口气,就能够闻到一股凛冽的血腥味。
  不好,出事了。
  我们对视一眼,心中猛跳,陆左一马当先,踹开了那门,结果冲进去的时候,发现那桌子上面,伏着一具尸体。
  这尸体,却正是要与我们交易的猪弄奇。
  屋子里死的人并不仅仅只有猪弄奇一人,在附近的柜子旁,我们还瞧见了那个体型魁梧的虎头大汉,至于那个猥琐的兔头,则是不见踪影。
  艹!

  瞧见这样的情形,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忍不住骂出了脏话来,而最气愤的,莫过于陆左本人。
  我们都不是初出江湖的小角色,处理事情也都比较谨慎,正是害怕这个猪弄奇搞出什么麻烦来,所以才会守在门口这儿,免得到时候找不到人。
  事实上,我们一直在这儿堵着,也的确没有瞧见他们有人离开。
  但我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滚刀肉、地头蛇居然在自己的地盘里,给人悄无声息地干掉了。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这家伙在刚才的时候,给出了小妖姑娘现如今模样的画卷,让我们知道,他知道小妖的信息,而且也证实了黑手双城的话,使得我们生出了许多的希望来,以为马上就能够找到小妖。

  正是如此,方才让人气恼。
  不过正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东西,所以即便是碰到这样倒霉的事情,我们也并不惊慌,先是找到了那个虎头壮汉的尸体,随后又开始快速地搜寻起了周遭的情况来。
  我检查了一下,发现这儿并没有别的出口。
  陆左已经在检查那猪弄奇的伤口,然后对我说道:“阿言,你去外面看看有什么动静,不然拉两个人过来问一下也可以。”
  我点头,说好。
  那个跟着王明一起来的熊头壮汉闷声闷气地说道:“我跟你去,这儿我熟。”
  他应该是这一块区域的负责人,所以才会被族长派过来协助王明处理事务,谁知道一过来这儿,就出了人命案,自然是着急上火。
  我跟熊头走了出来,他径直走到了酒馆柜台前,一把掐住了一个壮汉的脑袋,按在了柜台上,然后怒声喝道:“阿布西,你小子是在给老子找麻烦,对吧?真以为老子现在脾气好了?信不信我弄死你去?”
  额……
  熊头壮汉在王明面前毕恭毕敬,却不想转过头来,就显露出了这般爆烈的脾气,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那个被熊头壮汉按在柜台上的男人哭喊着说道:“熊老大,熊老大,怎么个情况啊,您老人家给提点一句,不然我都不知道什么状况啊这是?”
  熊头壮汉按住他,冷冷说道:“猪弄奇给谁杀了,说!”

  啊?
  那人也是一脸茫然,随后震惊地说道:“怎么可能,老板给人杀了?”
  熊头壮汉说你不知道?
  那阿布西说我哪里会知道?我一直都在这里卖酒,也没有看到有人进出啊——对了,这个人,这个家伙进去见过老板,是不是他?
  他指着我,而熊头壮汉则一巴掌拍了过去,说这是族长请来的贵宾,就是他们要找猪弄奇,而且他们刚才一直站在外面等着呢,你告诉我,除了他们这一波,还有谁进去过?
  阿布西犹豫了几秒钟,方才说道:“这个……没有人进去,只不过刚才兔六和一个黑衣人从里面离开了。”
  兔六?

  我心头一跳,说是那个猥琐的兔子脑袋?
  阿布西说对,是他。
  熊头壮汉问道:“那个黑衣人呢,是谁?”
  阿布西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啊,就知道是老板的朋友,合作伙伴,不过脑袋上蒙着帽子,一直都不露面,这几天都在跟老板聊着,谁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啊——哦,对了,兔六那鬼机灵知道……
  日期:2017-03-0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