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据曹阳讲,那些人并没有照他要命地方打,而是一边打一边问他‘走不走’,有时还会停下来。直到听到小王和自己的对话,那些人才跑了,临走时还警告‘小子,要是不走的话,还揍你’。曹阳说,那些人说话口音听不出来,但应该不是成康市口音,脸上又挡的那么严,跟蒙面差不多,他也看不出那几人的模样。”
  听李子藤说完,楚天齐没有立即答话,而是在脑中思考着。就冲刚才这些表述,那四人肯定是专找曹阳的,而且听话头应该不是私仇,更像是针对工程项目。但对方给的理由却是“黑心商人,榨老百姓钱”,这又让他不免疑惑,疑惑那四人的身份。
  思索一会儿,楚天齐又问:“丨警丨察怎么说,有什么发现?”
  厉剑道:“丨警丨察只是向小王了解了情况,然后又找曹阳问了几个事发时的问题,就走了。”
  李子藤接过话头:“回来之前,我给他们打电话,询问进展。他们说正在分析曹阳和小王的讲述,交警已经在查监控录像,同时派人去现场取证了。他们还说,已经和医院交待,要医院保证整个监控系统正常运行,以备不时之需。”
  听到丨警丨察的这些安排,楚天齐比较满意,现在能做到的也只能是这些。想了想,楚天齐对二人说:“你们去休息吧,明天继续关注着。”
  “好的。”厉、李二人答应一声,走出了屋子。

  靠在椅背上,楚天齐想着曹阳被打一事,回顾着行凶者的话。如果从行凶者留言看,既像是让曹阳退出,也像是反对昊方地产。如果单纯从“榨老百姓的钱”这话看,更像是民众在表达不满,但民众有这个必要吗?而且即使表达不满,也不应该是这种方式呀,应该对工地阻挠施工或是到政府上丨访丨才对。确实令人费解。
  现在曹阳被打,究竟有无大碍,还需要进一步检查。但无疑会对企业士气造成一定影响,希望不要因此影响到工程吧。
  第二天晚上,楚天齐从食堂回去,便给家里去了电话。今天是中秋节,楚天齐白天已经和父母通过话,晚上再问候一下。母亲自是又提了“放假回家”的话题,楚天齐只得含糊的答复“没有特殊事就回”。
  刚挂了电话不久,曹金海便来了,进门先向楚天齐祝贺节日,然后便唠叨“领导脱离群众”。
  今天曹金海请楚天齐去共度中秋,还说是全体城建人的心意。楚天齐知道,别人都守家在地的,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而耽误了大家与家人团聚;而且赵顺也诚挚邀请了,总不能厚此薄彼吧,便婉言谢绝了好意。
  面对对方的唠叨,楚天齐“呵呵”一笑:“大家的心意我领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在政府食堂过的也挺热闹,没回家的也挺多。”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老曹,还有别的事吧?”
  曹金海道:“市长,县医院张院长刚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曹阳的拍片结果都出来了,除了头上的两个伤口外,就是一些皮外淤青,内脏没有损伤。上午的时候,我和周局代表城建局去看过曹阳,和他还聊了一会。曹阳的精神状态不错,有说有笑,还表示他很快就能出院。”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城建局看望的挺及时,也挺是时候,非常好,毕竟这是礼仪。”连讲过两个“好”后,楚天齐说,“跟张院长说,请他多关注一下曹阳,毕竟人家是投资商,又是在咱们地面上挨打,也算是替你这个老同学送温暖了。当然,我也感谢他,感谢他用实际行动,支持了成康城建发展。”

  曹金海一笑:“老张那没问题,别看我管不着他,我说话还管用。做同学的时候,他体质弱,人又老实,我可没少替他出头,他成天就跟我屁*股后头。”
  “看不出来呀,你当年也是做大哥的。”楚天齐调侃着。
  “那是……”话到半截,意识到不妥,曹金海“嘿嘿”一笑,“我俩一直不错,张院长人品好,业务也没得说,还特别敬业,并且没有坏毛病,不抽烟、不喝酒、不赌不瞟。”
  “谁说近墨者黑?你这老同学不是也没被你同化吗?”调侃过对方后,楚天齐面色一整,“老曹,现在曹阳躺在医院,项目那你们多关注一下。”
  曹金海点头称“是”:“我已经安排周局去了,要他给昊方地产项目的其他管理者开个会,让大家排除杂念,把心思全都放到工作上。同时也了解一下项目进展,以及存在的问题;如果他们有困难,我们能帮的也尽量帮一下。”

  “这样很好。”楚天齐不吝称赞,“曹局现在的工作状态越来越好了。”
  “市长,这都是您正确领导的结果。”曹金海说的很真诚,“想起来以前的浑浑噩噩,真是惭愧。若不是您来到成康,若不是您分管城建,我这辈子就这么混了,成康城建也就那德性了。”
  “曹局真是谦虚。”楚天齐一笑,“你去忙吧,这阶段也够累的。”
  曹金海没有立即起身,而是迟疑着问:“市长,拆迁款的事还没着落?”
  “暂时没有。我昨天问过彭市长,他说程序还没走完,还说‘快了’。”楚天齐自上周见过彭少根后,根本就没再找过对方,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给对方增加信心。然后他又说,“你们也追着点财政局,也可以直接问彭市长呀,你又不是和他不熟。”
  “我不敢找彭市长,他说我是叛……”曹金海尴尬一笑,又换了语句,“财政局那边经常追,局财务每一、两天就问一次,我也给财政局长打过电话,可对方总说‘正在走程序’。”

  楚天齐说:“那就再等等吧,走程序有时很麻烦的,反正放假前肯定是不行了。”
  “放假前肯定指不上,又一连休息七天,上班就快中旬了。”曹金海长嘘了口气,“市长,您也帮着催催,要是在中旬钱能到位,就好了。天气也越来越凉了,钱早点下来,还能多赶出些活来。”
  “一块催吧。”楚天齐回应着。
  “市长,那我先回了。”打过招呼后,曹金海走出了屋子。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楚天齐放下手中工作,插好屋门,关上电灯。然后*进到里屋卧室,打了盆洗脚水,舒舒服服泡起了脚。昨天休息的太晚,他今天要早点休息。
  几分钟后,楚天齐泡脚完毕,收拾停当,脱衣上床。

  刚躺到床上,却响起了铃声。
  瞟了眼手机,来电显示是曹金海号码,楚天齐不禁疑惑:老曹不会刚走又追问拆迁款的事吧?应该不会。难道是曹阳……此时,楚天齐已经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市长,又出事了。”手机里曹金海声音很急。
  楚天齐不由一惊:又出事了?但还是沉稳的问:“怎么啦?慢慢说。”
  “周局刚打电话,说是大亚地产的人被打了,是大亚项目财务科长打的电话。”曹金海说,“他已经赶往现场,我也正准备过去。”
  “人在哪?”楚天齐问。
  曹金海回答:“离南城墙‘全羊宴’不远,具体*位置我也说不清。”
  日期:2017-10-05 0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