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1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秋山这一转身,几个副市长都跟了上来,下面的市局局长们,就一哄而散,又的问人家卫生间在什么地方,有的说起来的太早,有没有安排早点,还有的掏出了香烟,黄县长和袁青玉他们,因为吕秋山不让他们跟上,也只好和相熟的市领导们去打招呼,大家一起到了乡政府的接待室。
  所谓的接待室,也就是过去的大会议室,今天这里收拾的挺漂亮,头顶山挂着彩带,墙上张贴这各种欢迎的标语,桌面上香烟,水果,茶水都早就准备好了。
  夏文博本想着陪同大家到会议室来的,他可不想和吕秋山站在一起,所以刚才他就没上来招呼,谁想到段书记喊住了他:“小夏,来来,给我们带路,到后山去!”

  夏文博只能和这些领导打个招呼,跟上了吕秋山等人。
  吕秋山出了乡政府的大门,放慢了脚步,回头看看夏文博。
  这一眼,让夏文博感到了一点寒冷的味道,吕秋山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城府很深,阴柔多谋的人,寻常人物几乎没有谁敢在吕秋山的眼神上停留。似乎多看一眼,就会压垮自己的承受力!
  “你就是夏文博吧,我们好像见过面!”吕秋山用那种淡然平和,极富涵养的语调说。

  “是是,是见过!”夏文博简短的回应着,心里却暗想,你就装吧,老子还不是拜你所赐,才来到这鸡不生蛋,鸟不筑巢的地方。
  “嗯,对,我记起来了,好像过去你在国土资源局,我们在一起开过会!”
  “吕市长你的记性真好!”
  吕秋山淡淡一笑:“我这人啊,别的特点没有,但记性一向还成,所以,我记住你了,也希望你能记住我!”
  在这风和日丽的早上,吕秋山的话却像是一股寒冰,在他微笑的背后,带给了所有人一种寒冷,段书记不由的看了一眼夏文博,他是很清楚夏文博和吕秋山曾经有过的仇恨,他真的替夏文博担心,要知道,全市都已经疯传,说吕秋山在这次换届中,很有可能成为西汉市的市长。
  而夏文博得罪的却是这样一个人,这小子啊,前途堪忧。
  夏文博更是能理解吕秋山的这句话,显然,他是在威胁自己,只是夏文博很奇怪,自己和你吕秋山不过就是那样的一次矛盾,你至于如此对我吗?你已经把我贬到了东岭乡,你还想咋的?直接让我当村民?艹,你给老子分宅基地啊!

  同时,夏文博的心中还是有点鄙夷吕秋山的,一个副厅级的领导,一点心胸都没有,满脑子的狭隘报复,这样的人不配在这个位置上坐,这要是下面的同志给你提点意见,你还不得把人往死整。
  但很快的,夏文博又猛然发现,自己的这个推论并不准确,因为他所听到的关于很多吕秋山的传言中,恰恰相反,很多人都说吕秋山很有肚量,虚怀若谷,能够接受别人的意见,也能认真反省和改变自己,对人呢,也是谦和有礼。
  难道这些传言都是假的?
  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会这样对待自己?
  夏文博陷入到了一种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中!
  当然,假如夏文博知道袁青玉和吕秋山曾经的那段感情,假如夏文博知道吕秋山依旧想要挽回他和袁青玉的感情,那么,夏文博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可惜,他无从得知!
  第五百二十五章:不满
  夏文博他们刚走到山脚下,才和万子昌说了两句话,就看到了山路的树荫下,出现了郭书记等人。
  前面是张所长在带路,后面跟着郭书记和市局那个特警队长,还有萧公子。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吕秋山就露出了一抹亲热,但不献媚的笑容,他第一个快步往山路上走去,平常稳重,四平八稳的吕秋山,一旦快步而行,步伐也变得轻快,敏捷。

  “哈哈,郭书记,说好今天一起来,你咋把我们给扔掉了!”
  郭书记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呵呵,我昨天也是一时的兴起,想着出来活动一下,怕打扰你们的正常工作。你们不怪我吧!”
  “不怪,不怪,书记你难得在百忙中抽出一点时间出来转转,这对你的身体大有好处,这里的空气真好,有时候啊,我都羡慕基层工作的同志!”
  说着话,吕秋山自然而然的一只手就从旁边搀扶着了郭书记的胳膊。
  “老了啊,这才走了多长一点点,我都快散架了,看来以后得多运动!”

  吕秋山笑着说:“老书记,你要是能多保重身体,那真是我们西汉市的福气!”
  “过了,过了,西汉市离了谁,还不照样运转,说不定没有我在这里,人家运转的更好呢!”
  郭书记说着话,对上来的其他领导一一点个头,在看到万子昌的时候,说:“这位面生啊!”
  吕秋山忙做了介绍,说这是东岭乡的书记!郭书记对万子昌点下头,说东岭乡的工作不错,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希望万子昌再接再厉,创造出新的成绩。
  就这一句话,万子昌激动的啊,差点都热泪盈眶了。
  接着,吕秋山还刻意的把夏文博给郭书记介绍了一下,说这是东岭乡的乡长,其实吕秋山一点都不怀疑夏文博和郭书记认识,在他的想法中,夏文博现在是脚踩两只船,即拉着个现管实用的袁青玉做后台以求过度,又勾搭着郭洁为长远考虑,从这两个人身上获得好处,郭书记反常的提前到东岭乡,很有可能是冲着夏文博来的。
  但看破不说破,吕秋山依旧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给郭书记介绍。

  郭书记在介绍的时候,只是看了夏文博一眼,嘴里‘唔’了一声,然后就和段书记等人说话了。
  这在常人眼里,似乎是郭书记对夏文博很冷淡,但落在了吕秋山的眼里,却让他大吃一惊,以他多年来对郭书记的了解,这个下意思的表情恰恰说明了夏文博和郭书记的交织匪浅,不然的话,郭书记对基层的小干部,总会勉励几句的。
  但到底郭书记对夏文博是一个什么样的认识?是认可了他和郭洁的来往?还是并不满意这个年轻人?这一点吕秋山就无法猜测了,他想,假如是前者,郭书记准备接纳这个年轻人做女婿,自己的麻烦真有点大了,自己恐怕不得不改变对夏文博的态度,从新调整和处理这段矛盾,否则,自己将面对的就不是夏文博一个人,还要加上郭书记!这实在是一件最坏的结果。
  但是,假如郭书记并不满意这个年轻人,那么一切又将变得对自己极为有利了,自己可以回避和郭书记的矛盾,从容的压制住夏文博,最后让袁青玉脱离夏文博的影响。
  如果吕秋山单单的只有这两种思考,那就小看了吕秋山,他就在这短暂的片刻中,大脑就像是电脑的芯片,高度运转中,还有几个想法一闪而过。
  日期:2017-05-20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