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369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我在家这早起的喜欢确确实实是被逼出来的!
  可让我郁闷的是,每次我爸把我从床拉起来后,他自己反而又回屋睡觉了,搞地我每次都凌乱在清晨的冷风。
  一脸感慨地叹了口气,看着窗户外蒙蒙亮的天,我蒙着头继续睡,又不是小孩子,又不用种地,起来干嘛?
  难不成我爸还拿木头抽我?
  开玩笑,我还不知道他的尿性?
  每次喝多了,不到午会醒?
  切
  根本不可能。
  再说,温香暖玉在怀,这时候能起床吗?
  我脑子又没病,放着刘芊芊这样的美女不搂着,反而起床站在风受冻?
  除非我脑子被驴踢了。

  钻进被窝,舒舒服服地搂着刘芊芊,闻着她的体香,感受着她这异常柔软的娇躯,搂在怀里真是爽地要死。
  尤其经过我这么长时间的开发,刘芊芊那青涩的身体已经变地丰润了不少,该凸的凸,该翘的翘,依旧是少女身材,但本钱却雄厚了很多。
  我测量了一下,发现一只手似乎还有点握不下,这让我心里很是激动,这可是幸福的收获啊!
  我偷笑着在刘芊芊这极美的娇躯摸来摸去,反正又睡不着了,美女在怀,怎么能不找点事做?
  刘芊芊的皮肤很白,很滑,摸起来的手感特别好,搞地我心里直痒,虽然很熟悉,虽然深入地了解不止一次两次,可还是那么的迷人,让人欲罢不能,心里痒痒地很。
  可刘芊芊睡地正香,我也不好意思弄醒她,昨天睡地都够晚了,折腾了半夜,要是早再折腾,那估计她今天下不了床了。
  这样一来,我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大早的,本来血气旺盛,又被刘芊芊这性、感的娇躯诱.惑了一番,小王林早怒发冲冠了,迫不及待地想要征战桃园。
  可关键在于不能啊,这把我搞地难受地要死,跟丢了半条命似的,心里像是被猫爪挠一样。
  郁闷,难受,憋屈,无可奈何。

  我欲哭无泪地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什么叫自作自受?什么叫不作死不会死?什么叫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
  这是!
  我郁闷地用手安抚了一下,结果没想到,适得其反,难受地更加要死。
  没办法,我只好紧紧地搂着刘芊芊,慢慢地在她腿蹭,可这样一搞,火气越来越大,最后,我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面对这些事情,男人的自制力永远自己想的要弱,弱很多!
  无法忍受,那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狠狠地吻住刘芊芊的小嘴,用力地搂着她的小腰,提枪马,血战沙场!
  “支呀支呀”
  床不堪重负地响了起来,我也懒得想那么多,迅速地拉着刘芊芊一起进入了云颠,在蓝天傲游,于白云卧息。
  极尽的欢乐,让人留恋往返,无法自拔。

  良久良久,一切归于平静,我搂着刘芊芊,舒服地吐出一口气,心里爽地要死。
  刘芊芊小嘴微张,娇、喘着,红红的小脸像是苹果一样,很是诱人。
  见她这样,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趴在她的小脸亲了一下又一下。
  “哼!”

  刘芊芊没好气地伸出手推开我的脸,羞怒地说道:“大早的,你怎么跟吃了春.药一样?”
  我坏笑着刚想说你是春.药啊,结果话没出口,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疼地嘴角直抽,脸一下子变了颜色!
  “松……松手,嘶……你想谋杀亲夫啊?”

  我疼地嘴角直抽,一脸蛋疼地看着刘芊芊,实际,的确是蛋疼,而且特别疼!
  “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乱弄了!”
  刘芊芊露出两颗小虎牙,恶狠狠地说道,那生气的模样虽然可爱,但不可小觑啊!
  命、根子都在人家手里,你说能小觑吗?

  我疼地嘴角直抽:“好芊芊,快松手,你再掐废掉了!”
  以后还想不想要过幸福的生活了?
  我一脸蛋疼地看着刘芊芊。
  “哼,疼死你活该!”
  脸的潮红还未完全退下,刘芊芊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苦笑,只好一个劲地讨饶,发下了无数的誓言,才得意摆脱刘芊芊的芊芊玉手。
  “嘶……你也真够忍心,弄坏了,你以后守寡了。”
  我看着刘芊芊,蛋疼地说道。
  “怪我?谁让你大早的那么那么……哼,跟头蛮牛似的。”
  刘芊芊撇了撇小嘴说道。
  我苦笑,这完全是自作自受。
  不过这可不行啊,万一下次她下手重了?
  那岂不是要蛋疼死吗?
  疼也罢了,万一碎了?
  想着那蛋疼的画面,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不是没有可能啊,要知道,那个过后,蛋蛋是最脆弱的,跟一团面糊似的。
  心里凄凄然,那蛋碎的画面一个劲地在脑海里回放。
  让我心里警惕了起来,这可不行,万一真出事了,我跟谁说去啊,想报仇都没法下手。
  不行,绝对不行!
  想着,我搂起刘芊芊恶,狠狠地看着她,狠狠地打了一下她的小屁.股,看来必须振夫纲了啊!
  在我和刘芊芊在床打闹时,门口突然咣当一声,接着一声大喊传来:
  “哪来的小偷?找死!”
  一道黑影冲了过来,手里拿着粗重的钝器,那气势,像古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将军一样,快如疾风,动若泰山压顶,强大的气势让人心生绝望!
  躲不开!
  一瞬间,脑海里被这个念头给完全占据,冷汗唰的一下子出来了,我恐惧地看着冲过来的黑影。
  曾几何时,面对二十多个真正的黑帮我都面不改色,面对那些惨无人道的扒手我眉都不眨,强大的身手让我拥有无的自信,怕这个字我觉得永远跟我无关!
  可事实证明,现在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更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面对着这数十年来,重复了几百甚至千次的画面,我不得不承认,这一刻,我怂了。
  心里根本升不起一丝反抗的想法,唯一的希望是逃跑,可我还在床躺着,旁边是刘芊芊,根本来不及思考那么多,更何况,即便要逃也没时间啊!
  刹那间,我冷汗淋漓,眼看着那木头棒子要砸下来,我急生智赶紧喊到:“爸!”
  黑影刹那间顿了一下,然而棒子已然落下,由于惯性,还是狠狠地砸了下来!
  幸好,这一棒砸地不准,擦着我的眉头砸在了枕头。
  我挡在刘芊芊身,看到擦眉而过的木头棒子,冷汗哗的一下流了下来,心脏嘭嘭的狂跳。
  “瓜娃子,你怎么回来啦?”
  粗憨略带疑惑的声音响起,不是我爸说的又是谁?
  没错,冲进来的这个人正是我爸,也只有他,才会让有心里阴影的我无法升起反抗的想法。

  实在是不敢啊!
  想都不敢想。
  这样的画面已经演过无数次了,只不过地点不同,有的在屋子里,有的是在吧,更多的是在大街。
  每次,除了跑我还能干啥?
  我苦笑着看我爸,擦了擦脸的冷汗说道:“昨天回来的,回来的时候,你跟我猛子叔喝多了,在院里躺着。”
  日期:2017-10-04 1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