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368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家家户户院子里栽的有树,喂的有家禽,有的还垒一两个小猪圈养猪,或者在院里种一些蔬菜,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
  所以农家院子可不单单是院子,它的作用多的很,集种植养殖存放农具拖拉机等融于一身。
  要想找个什么东西还真心不容易。
  不过还好,柜子床家电这东西只能放屋里,倒不用在院里折腾,而且猛子叔一个人,院里没有种菜养猪,而是用水泥打了地坪,干净亮敞。
  我在屋里又找了一圈,把下两层楼都找了一边,没有发现啥,反而是刘芊芊跑过来告诉我临街房里有床。
  我忍不住拍了自己一巴掌,妈的,怎么把临街房给忘了?
  东西放到临街房里,回来盖好房搬回去也方便啊。
  我跟着刘芊芊匆匆来到临街房,临街房有三间,挨着相通,靠街一面有一个正门,着锁,不过院子里这边有一个小门,可以进去。
  “我刚刚看到门没关,进去一看,里面有张木床。”
  刘芊芊搂着我的胳膊说道。

  “先进去看看”
  说着,我拉着刘芊芊推开小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乱糟糟的,桌子、凳子、床、柜子胡乱地堆在了一起,旁边的地还放着电视机,正是我家那老式的彩电。
  看着这乱七八糟的一堆,我忍不住皱起眉头,床的东西一大堆,不仅有桌子凳子在面压着,还有我爸小叔他们两个的衣服,最面还搭着几张被子。
  要把床弄出来,那肯定得先把面的东西给清理了,麻烦,得用不少时间,关键清理后那衣服被子放哪?
  总不能扔地吧?
  我郁闷地摸了摸鼻子,扭头朝旁边另外两间房走去。
  一间是空的,另一间有张床,我看了一眼,正是我以前在家睡觉的那一张。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有床好办了。
  “今晚睡这吧。”
  我看着刘芊芊说道。
  “嗯”
  刘芊芊乖巧地点了点头。
  床有两张被子,乱糟糟的,还有股子怪味,不用说这肯定是我爸跟我小叔的杰作。
  放到以前,这倒没什么,我也习惯,可现在不一样,刘芊芊在这,让她睡这没有床垫的木床我觉得过意不去,当然不能再让她受这怪味的折磨。
  把床的东西都扔到一边,我找了条毛巾,湿水拧干,把床给擦了一边,找了张席子铺在面,然后到旁边的房间找被子。
  我记得,之前李雪嫁给小叔的时候,陪嫁有十张被子,用了三四张,剩下的都放到柜子里了。

  农村女儿出嫁,陪嫁家具和被子是老规矩,一辈辈传下来的,李雪嫁过来的时候也是这样。
  我在外间的几个大柜子里扒了一番,找到几天崭新的红花大被。
  抱出来两条,铺在下面,又拿了一条,用来盖,出乎我预料的,还在柜子里找到了一对枕头。
  收拾好后,我拉着刘芊芊的小手,发现她的脸色有点难看,这让我心里有点打鼓。
  “那个,芊芊,条件这样,你受委屈了,迁点。”
  我搂过刘芊芊,抱着她,讪讪地说道。
  刘芊芊看了我一眼,然后忽然趴在我肩膀咬了一口,这让我忍不住咧了咧嘴。
  天冷了,我穿的可是厚外套,你觉得你咬地动?

  我哭笑不得,也不敢乱动,怕弄坏她的牙齿。
  “哼,让你把你当外人。”
  发现咬不动,刘芊芊没好气地伸手开始掐了起来,还特意把手伸进衣服里面掐!
  疼地我真地开始呲牙咧嘴。
  “我看你忙来忙去,我帮不忙。”
  刘芊芊声音弱弱的说道。
  听着刘芊芊的话,看着她脸的一丝自责,我没好气地捏了捏她的翘、臀:
  “傻妞,你是不是非得让我心疼死,记住,你的工作一件事,那是、嘿嘿……”
  我坏笑着看着刘芊芊,看地她小脸通红,娇羞无限,犹如一只被剥净的小羊羔。
  “坏人!”
  刘芊芊红着小脸骂道。
  我眨了眨眼睛,摸了摸刘芊芊的小脸,邪笑道:“还可以更坏呢。”
  “嗯晤……不要……啊!……死王林!……坏蛋……唔唔……嘤……啊啊!”

  我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喘着粗气,舒服地咂了砸嘴巴。
  看着刘芊芊一脸潮红的小模样,我忍不住嘿嘿一笑:“怎么样?小宝贝?”
  刘芊芊有气无力地看着我,翻了个白眼,露出两颗小虎牙,那模样像是恨不得狠狠地咬我一口。
  “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又没花,或者说,你还想要?”

  我挑了挑眉毛,趴在刘芊芊脸欠抽地说道。
  果不其然,话音未落,刘芊芊开始用我的手磨牙。
  疼地我嘴角直抽,有点后悔自己嘴欠,明明知道刘芊芊害羞,还这么调.戏她,而且还是刚刚让她不情愿地用那对柔软解决了一次。
  没被咬死是万幸!
  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看着刘芊芊那半羞半恼的可爱小模样,又忍不住想笑。
  “你还笑!”
  刘芊芊羞怒地说道,眼睛瞪地大大的,露出两颗小虎牙,表情很是凶残,可以,她那一脸的潮红完全破坏了她这凶残的小模样,反而显地更加可爱。
  “真好看”我忍不住赞叹一句。
  刘芊芊的小脸唰的一下更红了。
  折腾了大半夜,虽然我还有点食不知味,恋恋不舍,但坐了一天的车,刘芊芊已经很累了,我也不好太过分,没有再接着提枪马,奋勇冲锋。
  反正以后的时间还长,不急,嘿嘿……

  回到家后,我感到特别的安心,整个人完全放松了下来。
  因为在家里,一切都不用担心!
  我搂着刘芊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连灯都没有关,懒得下床。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醒了过来,因为听到了鸡鸣。
  也许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只要听到鸡鸣,会醒过来,说是生物钟也好,说是心里暗示也好,反正是这样。
  农村不像城市,每天睡到七八点临近班才醒,因为每年的农活多地很,大事不签,小事更是不断,鸡鸣起床下地很正常。
  也是早五点左右,成年累月都是这样,要是谁家睡到七八点才起,是会被笑话的。
  人不勤奋不富,乡下的人深信这句话。
  我倒对这一点也不信,因为富不富着实跟勤奋的关系不大,事实证明,干地越多,越是一个劲地傻干,人过地越不怎么样。
  没办法,现实是这样,想要发家致富,那得讲究方法,得有头脑,得会算计,没见谁守着几亩地,勤奋地不行可以发财。
  最多也唉别人多建一成半成的庄稼。
  我打小烦这个约定成俗的规矩,大早的不睡觉,起来折腾个屁啊?
  尤其是我家还不怎么种地,更和早起不早起没啥关系。
  可问题是我爸信啊!
  他坚定不移地认为,别人娃都是早起,自家孩子也不能落后,搞地只要在家,每天一大早我得被轰起来,不然的话,是鞭子伺候。
  不过,我爸用鞭子的时候很少,倒不是我很勤奋,起床很早,很听话,而是他根本用不习惯鞭子,木头旮瘩才是他的最爱,这玩意我家扔地到处都是,更方便,更顺手。

  日期:2017-10-04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