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4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的脸又红了,嘿嘿地傻笑也不说话。刘文、刘武兄弟也说:“清扬,我们也回去了。”
  “你们都辛苦了!”张清扬走过去想与他们握手,不料刘抗越却拔开他的手,苦笑道:“你可真是当了大哥,和自己家人也是官场的那一套,握个什么手!”
  刘文也取笑道:“就是,你们当官的握手就像大明星的接吻,没有一点感晴色彩,完全是形势!”
  张清扬伸出的手抓着头发,心说这几人说得很对,自己现在还真沾染了一些官场上的不良习惯。张清扬只好亲热地拉着大伯母说:“伯母,让文哥他们也送你回家吧,这里不需要太多人,再说你工作也忙。”
  “那好吧,”大伯母点点头,然后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说:“清扬,你那个妹妹不错,很能干!”
  张清扬一时间不知道大伯母说得是谁,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得是田莎莎。今年太忙了,连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张清扬不由得自责起来。他把大伯母等人送到了楼外,挥手也他们告别。
  他们都走了之后,房间里只剩下王丽雅与张丽了,张清扬知道她们做母亲的,今天晚上肯定会守在这里的,所以就笑道:“两位妈妈,你们就别想走了,我不会当爸爸,万一晚上有点什么事,还需要你们两个。”
  两人笑了笑,直骂张清扬滑头,他们为小孩儿换完尿布后,相视一眼,就说:“清扬,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们到隔壁去,有事叫我们就行了。”
  张清扬知道她们的意思,便点点头也不推让。等两位妈妈走出去以后,张清扬趴在了床边,拉着陈雅的一支手睡着了。在睡梦中他笑了,他梦见小宝宝一手拉着妈妈,一手拉着爸爸,笑得很开心。一家三人的倒影走在路边的树下,其乐融融。
  张清扬把航班的时间告诉了徐志国,当他从辽河机场走出来的时候,徐志国已经等在了门外。
  张清扬对他笑笑,说:“等急了吧?”
  “没事,”徐志国摆摆手:“陈小姐没事了吧,孩子好吗?”
  一提到孩子,张清扬脸上就有了笑容,说:“还行,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早产,眼睛还没睁开呢。”
  “没问题就好,”徐志国也放了心,身为陈家世代的警卫员,他对陈家忠心耿耿。
  坐在车里,张清扬不禁想到了杨校农的事情,他就问徐志国:“志国,你说,如果要想控制住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徐志国几乎是不暇思索地说:“我觉得要想控制一个人,那就要先了解这个人,只有充分了解这个人,才能知道他的弱点。”
  张清扬脑子不由得一亮,不过之后又为难起来。徐志国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张清扬的愁容,便问道:“领导是不是有难事?”
  张清扬就说:“我让你了解一个人,而且要非常快,你能办到吗?”

  “谁?”
  “杨校农。”
  “有点难度,但我可以试试,任何一个人都有缺点,只要细心就能进入他的内心世界。”徐志国沉思着说。
  张清扬点点头:“志国,此事重大,不但要保密,而且还要速度,你必须把每天了解到的情况都告诉我,没准哪句话对我有用处。”
  听张清扬这么一说,徐志国就明白事情有多严重了,脸上的表情也肃穆起来。对于徐志国,张清扬是绝对放心的,他便又说道:“还有件事,你帮我计划计划,这件事不急。”
  “您说。”
  “是这样的,你帮我想想,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在押嫌犯放走,让他并造成逃跑的假象……”张清扬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就是一紧。

  徐志国睁大了眼睛,随后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只顾着点头:“我一定认真想办法!”
  只要领导发了话,无论是多么大的错误他也照办,这是警卫员的职责!
  张清扬对临河西城的拆迁工作十分重视,几乎每天都要去现场看看,或者叫下面的工作人员来汇报。在市委书记的亲自关怀下,拆迁工作得以顺利地进行,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当然钉子户还是存在的,但是通过政府与开发商共同的商谈下,这些人最终也听话地搬了迁。
  拆迁工作马上结束,美方投资者的第一批资金已经到位,打入了合约中的指定银行。要求美方首先把资金打到第三方担保人手里,这是张清扬的创举。为了必免投资方中途辙资或者说是违约的情况出现,他想到了这种方法,要求投资者先把资金打入银行,这样一来辽河政府方面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所有的投标建筑公司都是双林省名牌公司,有着雄厚的资质,但是临河西城的建设还是挑战了他们的能力。临河西城的整体建筑图纸,以及分组图纸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协商与修改,最终得以确认。这些奇形怪状,很有特色的建筑可是让建筑公司的工程师们犯了难,他们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提高的机会,如果本地公司建设成功,那么无疑提高了双林省建筑公司的行业品牌。

  令张清扬很意外的是,“双娇大厦”的设计图纸仍然没有确定,这可不像是梅子婷的性格。若按她雷厉风行的作风,早就应该把这事定下来了。他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决定晚上过去问问她。
  还没等他问呢,当天下午,梅子婷就把电话打给了他,哭哭啼啼地撒娇说:“你的小老婆被你的手下给欺负了,你帮谁啊?”
  当时,张清扬正在和郑一波研究案情,突然接到梅子婷的电话,听到她的哭声,可是把他吓坏了。可是当着郑一波的面,他又不好详细地问,只能说:“这样吧,等我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我去找你。”
  “老公,我不想给你惹麻烦的,”梅子婷很委屈地说:“可是,这件事你……你一定要帮帮我,要不然我就被人家给玩了,你……就当是帮我这么一次吧,好不好?”
  张清扬心里不舒服起来,马上说:“好吧,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过去。”
  梅子婷听出来张清扬现在一定是不方便,所以说:“你先忙,我不急的,晚上和你说也可以。”
  张清扬道了再见就挂了电话。郑一波以为张清扬有什么要紧事,就说:“领导,要不你先去忙?”

  “没事,你接着说。”张清扬挥了挥手。
  杨校农最近的情况渐渐有所好转,只不过他整天吵着要见张清扬。张清扬以工作太忙为借口,说暂时没时间,其实是徐志国还没有调查到有关他的有用资料,所以张清扬还想往后托一托。这样一来不但可以让他着急,自己的心里也会慢慢有底。
  “书记,要不您抽空和他见一面?”郑一波试探性地问道。
  张清扬摆手道:“再等等吧,把他真的逼急了再说,现在我不急。”

  郑一波这些天渐渐明白张清扬的心理想法了,他知道领导一定是想和杨校农做一笔交易,所以才这么逼他。只是他猜测不出是什么交易。他想了想,就接着汇报了一下从三通集团查出来的情况。随着对三通集团账单的清查,又渐渐发现了一些问题,发现了一些辽河官场的小人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