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6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也接受过一些任务,可哪次不是条件提了一大堆?他那人心术不正。”杨永亮话题一转,“其实他每次接受那些任务,都提前设定了好多次,说不准还有专人支招呢。这次重新选企业,他怎么就没有好招?还不是市长您设计出了方案,他然后来个顺杆爬?”
  又说到心里去了,王永新这些天一直因为自己的方案得到执行而志得意满着。当然嘴上还不能这么讲,他仍然摆出一副领导的姿态:“永亮,不利于团结的话,就不要说了。”
  “好吧。”杨永亮看似无奈的答着,“市长,我就是提醒您,楚天齐那小子太会盘算,太鬼,你可别让他算计了。”
  “你的好意我知道了。”说着话,王永新挥了挥手。
  “那我走了。”杨永亮打声招呼,走出了屋子。

  看着关上的屋门,王永新心中暗道:楚天齐,你想设计我,没门。
  忽然,王永新想到了杨永亮讲说的一句话,想到了楚天齐那天的反常,同时也觉得杨永亮今天也反常。不禁心生疑问:到底谁设计谁呢?
  副市长办公室,楚天齐也刚看完《成康新闻联播》,不过他不是在办公室看,而是躺在床上看。
  今天白天,与三家企业签约成功,意味着成康市城建工作进入了新的阶段,意味着城建工作即将全面开始,楚天齐顿觉松了一口气。
  而更让楚天齐高兴的是,这次不但达成了目的,而且把自己的风险降到了最低。尽量降低风险,并不是楚天齐耍滑头,而是官场生存必须具备的本事,尤其要是替别人担无谓的风险就更不值得了。
  想想八月二十四那天的城建招商专题会,楚天齐就觉得好笑。当时王永新还步步紧逼,甚至不惜拿一个局长做杀鸡骇猴,但楚天齐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他早已提前知晓了王永新的心思。
  那还是二十三日下午返回成康的途中,楚天齐先是接到了王永新的电话,说是有事第二天说;接着就接到了江霞的短信,江霞短信的内容是:“明天政府可能要讨论招商的事,从原有淘汰或退出企业中遴选。这是王在刚才的书记专题会上说的,就薛、王和我三人参加。”

  本来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底牌,可对方还像模像样的捂着底牌,那楚天齐就来个将计就计,故意废话边篇,说话婆婆妈妈,目的就是让王永新起急,让王永新把底牌亮出来。
  其实楚天齐早就想从“被退出”企业中遴选,他推断出招商局人为设置障碍,挤掉了好多有实力企业,而且他也接到了好几个企业打给他的投诉电话,投诉内容正是招商人员处事不公。但他却不能直接说出来,那样不但让自己担上嫌疑,而且事情很可能还办不成。于是他设置了“无应答转移”,就转到了王永新固定电话上,所以王昊打电话,打到王永新手里,就不奇怪了。人们能找到市长,自然就不再找副市长了。想起王永新那次突击检查,楚天齐也不禁暗叫侥幸,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取消了转移设置,怕是就要坏事了。

  想想巧借王永新之手,既实现了自己的目的,又不必染上麻烦,楚天齐也不禁沾沾自喜,为自己的巧妙设计而沾沾自喜。现在就是王永新识破了自己的计谋,也没什么,反正已经签约成功了。
  在自喜之余,楚天齐也不无冷静,他觉得这次的事也太顺了,顺的让他不禁心生疑问:到底谁设计了谁?
  副市长办公室。
  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沙发上坐着城建局长曹金海和副局长周家林。
  曹金海正在汇报:“市长,自九月九日正式签约后,*昊方地产、河西鲲鹏投资于第二天就交纳了土地出让金,河西大亚地产是在第二周交的。交出让金的同时,企业也随之组织进场,到现在为止,三家企业的前期人员设备都已进场完毕,正在做平整场地工作。”
  楚天齐“哦”了一声:“好,目前工作进展还顺利吧?”
  曹金海道:“进场挺顺利的,三家企业的人员早已配置到位,设备也多是就近租赁的。近几天的平整场地,目前也没遇到大的问题,与电力、供水、电信部门之间的衔接,我们也帮着企业沟通、联系了;市政、城建本身就是我们自己的职责,我和家林一直在盯着,只要相关资金跟上,我们的配合绝对没问题。”
  “投资商是为城市建设做贡献,是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我们一定要做好服务管理工作,尤其要摆正我们自身位置,要树立服务意识,而不只是行政管理。当然,服务要掌握原则,绝不能越俎代庖,必须要监管他们相关手续,一定要手续合法、齐全。”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具体有什么困难吗?”
  “家林,你说吧。”曹金海示意副手。
  周家林没有推让,直接道:“要说困难,就一个字‘钱’。首先就是市政配套资金的保障。年初的时候,城建做计划,也做了一些前瞻性的费用预算,但都被财政砍掉了,理由是预算理由不足。从当时各项进展看,今年顶多就是把《城市规划设计》批下来,开工的可能性很小,而且确实预算理由不充分,所以也就没有再争取。但现在企业一进场,市政配套建设就显得尤为重要;一些主管线预埋可以明年进行,但整个衔接工作却必须尽快去做,这部分资金必须要有。

  其次就是拆迁补偿费用,现在空置土地是征过来了,但那些建筑拆除却需要很大一笔资金。这笔资金的及时到位于否,是动迁户能否按时搬迁的一个最根本条件。这就需要市里加快出让金的国库流转速度,把应返的百分之三十拨下来,用于拆迁费用和动迁户补偿,也可以适当补充市政配套资金。从好多县市的案例来看,这部分本应及时足额到位的资金,往往最容易出状况,耽误整个进度。
  还有一个就是拆迁补偿标准的问题。已经有动迁户放出话来,现有的补偿标准太低,他们认为对地块与房屋等级认定等级过低;他们觉得,那些空地是三年前征用的,那时物价较低,现在仍参照那个标准显然不行;他们说原来是四类地,现在周边马上都要开发,生地变熟地了,不弄个二类地,也得算三类地吧。”
  “出让金返还的事,你们盯着,我也盯着,但这肯定有一个流程要走。一旦发现有异常情况,及时汇报沟通。至于补偿标准这块,要让人们的心理期望值趋于合理区间,尤其地类划分可不只是县里说了算,是必须经过上级主管部门的。当然了,房屋拆迁涉及他们的切身利益,人们肯定要极力争取,从他们现在提出的理由来看,就做了好多准备工作。所以我们要多宣传、多引导,不但城管局要做工作,老曹你也要多关注这方面工作,毕竟你是拆迁工作的主要负责人。”说话间,楚天齐又看向了曹金海。

  “市长,这部分工作我们一直在做,其实这次能够顺利签约,企业也能够正常进场,还是我们平时的宣传工作起了作用。但如果资金不到位,人们的诉求听不到满足,恐怕人们就不会理解了。我估计到时人们就会不配合拆迁,或是阻挠施工,企业的开工剪彩活动可能就会引来民众聚集。”曹金海停了一下,迟疑的说,“其实完全可以把返还费用给企业,让企业去做这部分工作。”
  日期:2017-10-03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