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7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者说,她对我还是比较关注的,问起了我的许多事情来。
  尽管我知道小蛇姑娘对我并无恶意,但我还是下意识地有所保留,并没有竹筒倒豆子,一下子就全部都撂了。
  如此一路行走,小蛇姑娘给我的感觉很明显,似乎对我有很大兴趣一样,就差没有对我说“有没有女朋友”这样的话儿来。
  最难消受美人恩,瞧见陆左背着小蛇姑娘对我挤眉弄眼,我顿时就有些头疼。

  而走到了一处陡然出现的悬崖之前,一直让我心神不宁的鹿婆婆居然出现在了不远处,矗立于悬崖边缘,然后平静地看着我。
  我这人也是贱,刚才一大美女朝着我暗送秋波,我只是焦躁难安,不敢接受,而此刻瞧了那老妇人一眼,顿时整个人就面红耳赤,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就浮现于心头。
  怎么回事?
  我整个人都懵了,而这个时候,陆左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跟小蛇姑娘去旁边看遗迹,你过去聊一聊吧。
  啊?
  我望着走远的陆左和小蛇姑娘,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聊什么?
  我还在犹豫,而这个时候,那位鹿婆婆却一晃眼,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
  瞧见突如而来的鹿婆婆,我的小心肝儿一阵乱颤,面红耳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她却缓缓地抬起了头来,看着我。
  两人对视,几秒钟之后,我突然间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来。
  的确,她并不是人。
  这张惟妙惟肖的老妇人脸孔,也不过是虚拟出来的景象,寻常人或许并不能觉察,但是对于精通大易容术的我来说,却是在镇定了心神之后,一眼就瞧了出来。
  不过,不是人,又能是什么呢?

  两人对视良久,鹿婆婆突然间说道:“它是怎么来的?”
  啊?
  我被鹿婆婆指着胸口,顿时就是一愣。
  虽然鹿婆婆没有明言,但我却知道她口中的这个“它”,便是我体内的聚血蛊小红,而很少有人能够瞧见我体内的聚血蛊,并且一下子就指了出来。
  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些不太确定,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说什么?”
  鹿婆婆眉头一皱,说我说的,是你体内的聚血蛊,它是怎么出现的,告诉我。
  对方毫不犹豫地回答,让我知道一点,那就是装傻充愣,是瞒不过去的,不过聚血蛊是我压箱子的秘密,对于一个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即便她与我是友非敌,我也没有想要竹筒倒豆子、全部说出来的意思。
  我犹豫了一下,正想要找寻什么托词呢,却瞧见蛇婆婆的身后,突然间浮现出了一根柔软的触须来,在我的面前勾勒出了一个柔和的圆圈。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头一跳,紧接着瞧见小红居然从我的胸口浮出,飘荡在了我和鹿婆婆之间的半空之中。
  它出现之后,有些好奇地望着鹿婆婆,小眼珠子忽闪忽闪的,很是好奇。
  而当聚血蛊小红离开了我的身体,我刚才面对鹿婆婆时那种古怪的感觉,顿时就消散了大半。
  虽然我依旧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但却好了许多,也没有了先前的种种悸动。
  这……
  我并非蠢人,一下子就明了,我之前瞧见鹿婆婆的种种失魂落魄,以及离奇表现,并非是我有什么变态取向,而是聚血蛊小红的原因。
  我与小红两位一体,它的情绪传递到了我的感官之中,方才会有那样莫名其妙的情绪出现。

  换一句话说,是小红与这位鹿婆婆有古怪。
  而当我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发现小红居然将它的十八根触须缓缓地张开,呈现出一种“拥抱”的姿势,而就在这个时候,让我震惊无比的一幕出现了——那蛇婆婆的身后,居然也出现了与之对应的十八根触须。
  这些触须比起小红那些粉嫩柔软的触须要粗粝一些,上面还有许多的节肢,呈现出灰色的痕迹,而且也宽阔一些。
  不过它们不多也不少,正好十八根。
  蛇婆婆的黑色袍子之内生出了十八根的触须来,与小红的十八根触须一一交接,紧紧攥住对方,然后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一脸的不可思议,而与此同时,蛇婆婆身上的那黑色袍子突然间飞了起来。
  它落在半空中,紧接着化作一道黑雾,将我们身处的空间给禁锢住。
  里面看不见外面,外面也瞧不见里面。
  黑雾将空间都给分割,而在我眼前的,居然是一坨比小红要大上两倍的虫子,它与小红的外观差不多,不过整体呈现出了灰褐色,表皮有许多的褶皱,整体看上去,仿佛一个浸泡了太多福尔马林的人脑子一般。

  然而即便如此,它的身上已然充满了重重神秘的光环,这些光环呈现出七彩之色,落在了那玩意的上面,让它变得格外的神秘,又具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我说不上来是哪儿美,毕竟它各个方面都不符合人类的审美观,但我却能够感觉到它的每一处构造都是浑然天成,充满了无数的哲学和奥秘。
  聚血蛊。
  我在那一瞬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失态成这般模样,为什么小红会如此的古怪。
  因为鹿婆婆,她也是聚血蛊,与小红是同类。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曾经无数次的听人谈及过,上一个据说拥有聚血蛊的,便是开创了苗疆万毒窟的那一位神秘大拿,但我却从未有想过,会在这苗疆万毒窟之中,能够见到那聚血蛊。
  传说就是传说,即便是真的,也早随着几千年的岁月,化作了尘土。

  然而此时此刻,我却惊讶不已地发现,传说就在身边。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位鹿婆婆,应该就是当初苗疆万毒窟开创之人的那一条聚血蛊。
  它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我整个儿都懵住了,许久之后,方才听到耳边有声音在唤我名讳,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愣了好半天,终于回过神儿来,看着重新恢复人形模样、穿着黑色长袍的鹿婆婆,说啊?
  鹿婆婆盯着我,说想必你应该知道我的来历了吧?
  我连忙点头,说大概猜到了。
  鹿婆婆凝望了我好一会儿,最后叹了一口气,说怎么会是你?
  她的话语里充满了不解和失望,本来就十分敏感的我一听到这话儿,顿时就给弄得有一些不服气了,说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鹿婆婆毫不避讳地说道:“你比当年的他,差得太远了。”
  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听人夸赞,无数的赞扬围绕耳边,第一次听到这般毫不客气的打击,忍不住问道:“是么?哪里差了?”

  鹿婆婆盯着我,摇了摇头,说哪里都差。
  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