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4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正在南亭县听取杨尚云就工业园的成立工作进行汇报呢,秘书牛翔着急地冲进来,手里拿着电话交到他的手上。张清扬默不出声地接过电话,下面南亭县的干部们也不敢吱声了。张清扬只对着电话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里郑一波说:“张书记,出事了,转移杨校农时遇到麻烦!”
  张清扬激动地问:“人怎么样了?”
  “人还没问题,有惊无险啊,当时把我吓坏了,我调整好之后马上向您汇报了。”郑一波说。
  张清扬明白郑一波的意思,就摆手向杨尚云等干部们示意,然后步行出了会场。杨尚云等干部的目光跟着张清扬游走,见他拿着电话一脸肃穆的离开,就知道一定出了大事,他们也跟着肃穆起来,背膛发热,好像见证了某种历史时刻似的,颇为激动。

  “一波,和我具情讲讲情况。”张清扬对着电话说道。
  郑一波马上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路线方案全部是保密的,不过车队行驶在新华路十字口的时候,突然从左方冲过来一辆越野车,真奔杨校农的押送车撞去,如果不是开车的武警战士素质过硬,只让车的尾部受到了撞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还好我们急时把那辆车控制住了,开车的是一个醉汉,不过我怀疑他是假醉,一定是有目的而来的!”
  “醉汉……对手用喝醉了来掩饰他们的真实意图,这招很聪明啊,无论事情做不做成,都能用喝醉了来解释!”张清扬微笑着说,他心想这个郑一波还真有一手,安排一个醉汉做这种事实在是太妙了。
  郑一波也明白张清扬的话暗有所指,他说聪明其实是在夸自己,所以就嘿嘿一笑,附合着说:“是啊,调查很难,我们现在已经把杨校农转移到了安全地点,正在审问那名开车的年轻人。他现在什么也不说,只说他喝醉了,我们又没什么证据,只能以扰乱公共治安来处罚他!看来敌人很聪明,我们要加强防范啊!”
  “嗯,一波,你一定要重视起来,如果杨校农出了事,那可就真是死无对证了!”张清扬感慨起来,然后问道:“他的情绪怎么样?”
  郑一波道:“受到了很大的惊吓,面如死灰,紧紧抓着武警战士不松手,非说他现在很危险,现在稍微稳定了,只是躲在墙角不说话。”

  第571章
  “这样吧,我回去以后见见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需要安慰一下。”
  “我来安排吧。”郑一波回应道。
  张清扬又机警地问道:“对于这次意外事故,中紀委调查组的领导怎么说?”
  “他们认定这是蓄意伤害,要求我们查出他的幕后黑手。可是您也知道,对手很狡猾,查到最后……也是查无实据啊……”
  “聪明!”张清扬笑着挂掉电话,同时也放了心。
  郑一波在那头微微有些得意,他知道领导对自己是满意的。

  当张清扬再次走回南亭县会议室的时候,便谈笑风生了,而且还很仁义地向大家道歉,说他坏了规矩影响了会议的进程,此风断不可长啊!底下的干部就笑,一个劲儿地说张书记真是作风民主,是最开明的领导!张清扬便在谈笑间向大家发布针对南亭工业园成立的指示。
  当天晚上,回到辽河市里匆匆吃了一口饭,张清扬就在郑一波的安排下,秘密见到了杨校农。他这次的藏身地点十分隐蔽,外行人很难知道这间房内还有暗室。原来这里曾经是一家小型的按摩院。说是按摩院,其实就是暗娼的所在,后来被公丨安丨局封了之后就没有人再用过,这里的楼上以前为了躲避丨警丨察,设有暗室,把杨校农藏在这里是十分安全的。
  “杨总,今天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受惊了。”张清扬走进来向他伸出双手,杨校农却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张清扬环视了一周,便客气地说:“杨总,不好意思,这里有些简朴,可能与宾馆不能相比。你放心,我会安排专人照顾好你的,不能让你缺了营养。看来经过了今天的这样的事情,以后在饮食上也要注意啊,难免……郑书记,你明白我意思吧?”张清扬看向身后的郑一波。
  郑一波点点头,说:“我们会对杨先生的饮食检查的。”
  杨校农这才抬起头,对郑一波笑笑,说:“今天要不是你们,估计我就没命了。”
  郑一波却是一脸郑重地说:“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今天让杨先生受了惊,我很过意不去。我们已经在审问那个年青人了,可他什么也不承认,哎,杨先生,不知道你能否猜出来是谁要害你?”

  杨校农抬头看了一眼郑一波,又看了看张清扬,冷冷地说:“要害我的人太多太多了……”
  郑一波就为难地说:“那么就很难查出什么来了。”
  张清扬抬头看了郑一波一眼,说:“一波书记,我想和杨先生单独谈谈,你不会担心我害他吧?”
  郑一波就笑了,摆手道我可不敢这么想啊!等他走后,张清扬亲热地搬了把椅子坐在杨校农的对面,说:“在这住一阵子,接下来还需要换个地方,下次要换个条件好一些的。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我开口,虽然案件已经由中紀委接手,但我们地方上也有责任照顾你。”
  杨校农冷冷一笑,说:“我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自由,你能给我吗?”
  张清扬一怔,摇摇头说:“以你现在的表现,我无能为力,但我可以帮你,可这需要你的配合!”
  “假如我能说出一切,你会不会放过我?”杨校农直直地盯着张清扬的眼睛。
  张清扬明白杨校农所说的放过他就是辙底的放了他,这要由官方来处理肯定不行,要说放也要采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所以他沉思着,很为难地说:“你是说……说出一切,对不对?”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什么也不说,你们是不会掌握证据的,掌握他们证据的只有我们杨家人。”

  “全部有联系的人你都知道?”
  “全部。”杨校农点点头。
  张清扬真的有些动心了,他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我考虑考虑吧,不过……不妨和你直说了吧,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一但拥有了自由,会不会对祖国进行攻击,参加一些反华势力之类的?以你的身份地位如果叛国,那么将造成国际影响,我党我国将成为笑柄。”
  “我明白你的意思,”杨校农说:“我发誓不会叛国,那要我如何保证?”
  张清扬摇摇头,“我还真不知道,至于你刚才所说的交易,我会好好想一想的,过几天给你答复,你也知道这事不太好操作……”
  “我明白,”杨校农点头。
  张清扬接着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想利用你,怎么说呢……我是真的想帮你,我和你没有深仇大恨,我只是出于对杨老的敬重。”
  “谢谢,你帮了我,我也会帮你,我不想欠任何人的。”
  “好好休息吧。”张清扬站起身体,脑子有些乱。杨校农无疑是整个案件的突破口,如果他真的愿意把所有事情讲出来,那么放了他这个人又能如何呢?只不过这样有违法律。
  离开这里的时候,张清扬一言不发,郑一波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也不好相问。可这时,手机铃声突然惊醒了张清扬,他拿出一瞧是京城的号码。
  “清扬啊,你马上过来,小雅好像要早产,稍微有些大出血,已经住院了……”陈新刚说道:“你别害怕,应该没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