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9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聚气速度远远超过一般武者。
  也就是说,比力量和爆发力,哪怕他只是准圣级别修为,都可以压制亚圣级别的武道强者。
  这是其一。
  另外,他体内,可是藏着一座武学宝库啊。
  武道史上,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唯一人仙,魏文长临死之前,可是把自己所有的武学修为和理念,融合成为一座‘诸天生死轮’,打进了陆羽体内。
  有这座宝库在,陆羽身上就有无穷无尽的潜力可以挖掘。
  可以说,真跟人生死对战,别人要爆种需要机缘。
  而他,甚至可以成为常态。
  通俗点理解,魏文长送给他的武学宝库,就好像一个外挂。
  他开着外挂跟人打架,又怎可能没有优势?
  这是其二。
  因为这两张强悍底牌——
  诸般情况考虑到,何足道还真有可能栽在陆羽手上。
  当然,风险肯定是有的,且还不是一般的大。

  毕竟对手是一名亚圣强者。
  成名足足二十年的亚圣强者,又岂会没有强悍底牌?
  不过这本就是赌命之战。
  高长恭的命是命,郭破虏的命是命。
  他们都赌的,他陆长青,又如何赌不得?
  正如他跟陈咬银等人说的,他陆长青没别的长处,但对兄弟,绝对是掏心拿肺,绝不会用自己弟兄的命,来做自己的垫脚砖。
  真要死,他陆羽绝对第一个冲在前面、死在前面。
  大和尚纳兰石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长青,那我干什么?”
  他甚至有些不高兴了。
  作为曾经的武圣,现在也是巅峰亚圣级别的修为。
  他才是这帮人里面,实力最强的。
  怎么能打酱油?

  陆羽和王玄策对视一眼,彼此都笑得有些古怪。
  “额……怎么了?”
  两人这么笑,倒是让大和尚有些找不着北。
  大和尚脾气秉性其实跟郭破虏差不多,都是心思单纯之人,心中唯武,以前为了追求武道至高境界,挑便天下强者,杀怒太重,这才被已经圆寂的龙华寺前任主持大师点化,遁入空门,便是现在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者,心里也没有丝毫弯弯肠子,自然不懂陆羽和王玄策这一大一小两个狐狸在打什么算盘。
  陆羽干笑着,没说话。
  王玄策就只得开口了。

  他嘿嘿笑道:“大师父,您是什么人物,那可是我们这帮人最能打的,怎么能让您打酱油?”
  他先是一顶高帽子扣上去。
  大和尚听了,心里还是有些得意的,说道:“那是,老夫我叱咤江湖的时候,你们这些小年轻,那还都在娘胎里呢。”
  “所以吧,这最难对付的两个狠角儿,自然得交给大师父您了。”王玄策接着说。
  “除了昆仑三圣,还有狠角儿?”
  大和尚疑惑道。
  陆羽解释道:“这个皇甫奇,这次为了对付我,可是把棺材本都拿出来了,这次对面的强者,除了昆仑三圣外,还有南宫家的两大亚圣,南宫仆射和南宫流云。这两人,都是二十年前叱咤江湖的传奇人物,天机宫的档案里面,也记载有这两人的资料,可都不是易于之辈。”
  大和尚听了,眯着眼睛,沉吟一会,淡声道:“原来是南宫家的两个小崽子。无妨,这两人就交给我吧。”
  他说的云淡风轻,倒是一点没把南宫仆射和南宫流云放在眼里的样子,还称呼他们为小崽子,要这两人再次,不得气得吐血才怪。
  这两人,可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在江湖上算是老前辈了。
  可大和尚这么称呼他们,却完全说得过去。
  要知道,大和尚可是这个江湖辈分最高的人物之一啊。
  那可是跟九王爷、甚至天机宫陈道藏一个时代的人物。
  “大师父,陆羽拜谢。”
  见大和尚接下了南宫仆射和南宫流云,陆羽也不再多言,只是对着大和尚鞠了一躬。
  虽然他给龙华寺捐了一个亿,给佛祖重塑了金身,但大和尚为了救他,可是耗损了一大半修为,这一个亿的人情债,可是早就还完了,甚至陆羽还反过来欠了大和尚天大的恩义。
  现在大和尚主动前来助拳,那可全是因为认可陆羽的理念,是大和尚的道义。

  陆羽除了拜谢之外,也找不到什么东西,可以用来补偿大和尚。
  再者,以大和尚的佛学造诣,不说四大皆空也差不多远了,铁定也瞧不上陆羽拥有的那些个身外之物。
  “长青,不用如此,你是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又继承了魏八爷的遗志,不应该死在小人手上。老夫此次来助拳,除了认可你的理念之外,更大原因,其实是因为自己手痒了,想找几个高手过过招。我年纪也到了,估摸着活不了几年就要去见我师父了,所以这架啊,能多打一场就算一场吧。”
  大和尚乐呵呵的说道。
  他这人,以前法号叫戒肉,就天天吃肉。
  师父圆寂后,就改了法号就戒杀,那自然是想把前面二十年没有犯的杀戒,都给补足了。
  他说他是手痒想打架就来了,倒还真说得过去。
  不过陆羽心里明白,大和尚这么说,也是不想给他造成什么心理层面的负罪感罢了。

  他也不点破,但大和尚的恩情,却全记在了心里。
  最后,陆羽出来总结了一下:“哥几个,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是死是活,三日后就见分晓。孙家安排在皇甫家的钉子,已经给我传来讯息了,皇甫奇打算三天后对我们下手,他具体的计划,也早就摆在了我的桌案上。”
  王玄策嘿嘿笑道:“长青,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殆。这仗还没开打,皇甫家这老乌龟穿什么色的丨内丨裤,咱都知道了,他这次不死才叫没天理。”
  “状元爷,您跟陆爷打算怎么对付皇甫奇那老犊子?”纳兰元述瓮声瓮气的问道。
  王玄策嘿嘿一笑,没好气道:“没事儿好奇心那么重干嘛,这些事儿是你这榆木脑袋能想明白的?你只需要做好一件事,知道什么事儿吗?”
  纳兰元述道:“状元爷您吩咐!”

  “叫你干嘛你就干嘛。”
  王玄策对自己这个最衷心的铁杆拥护者翻了翻白眼,一脸嫌弃你智商不跟你多说的样子。
  陆羽笑了笑,说道:“师兄,你对元述哥那么凶干嘛。元述哥,你要真想知道,我倒是可以告诉你。”
  纳兰元述连忙摇头:“算了吧,陆爷,我这人脑子不够用,您和状元爷的计划,我便是听了也不会太明白,那还是不听算了。”
  陆羽眯着眼,淡声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和师兄摆的这局棋其实很简单,四个字就可以总结。”

  “怎么说?”
  众人一脸期待看着陆羽。
  “请君入瓮。”
  陆羽吐出四个字,眼里杀气浮现,只欲滔天。
  当日下午,陆羽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三个字:“我来了。”
  只有号码,没有名字。
  陆羽回了两个字:“多谢。”
  “谁叫你是我男人?”
  不一会儿,短信又来了,陆羽打开看了,忍不住唏嘘一声,然后就删了短信,就好像从没收到过一样。
  日期:2017-03-06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