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89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大家都没有告诉他,可是他自己感受的到,腰部以下几乎没有任何知觉,医生护士怜悯的眼神,还有余清微小心翼翼的态度,这一切都让他有了不好的联想。
  “我这是怎么了?”他逼问余清微。
  余清微尽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耐心的说到:“没什么的,这只是术后的一个普遍反应,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你一个星期前就是这么和我说的,你一直说很快很快,很快到底是多快?”霍沥阳又发火了,最近这段时期他的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乱砸东西,甚至还骂人。
  “你别生气,来,喝点儿水。”余清微试图安抚他。
  霍沥阳一把挥开她伸过来的手,水杯被打翻在床,被子湿了一大片。
  余清微立刻说到:“我去喊护士帮忙换一床被子。”

  霍沥阳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眼神阴沉的盯着她:“告诉我实话,我是不是瘫痪了?”
  余清微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能死死的盯着被面。
  霍沥阳焦急的吼道:“你倒是说啊,我是不是瘫痪了?”
  “沥阳哥,你……你不要担心,医生说坚持做复健的话,还是很有可能重新站立起来的……”
  这意思就是他真的瘫痪了?霍沥阳一瞬间面色如土,他慢慢的,慢慢的松开了手掌,了无生气的躺在床上,双眼空洞的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
  余清微吓坏了,她急忙连喊了两声,他却像没听见一样,她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也像没看见一样。
  余清微慌了,急忙又去把医生叫了过来。

  一番检查之后医生告诉她,病人的求生意志现在很弱,这对他的康复非常的不利,严重的话甚至可能出现自杀倾向。必须尽快重新激发病人的生存意志。
  “激发他的生存意志?怎么激发?”
  “多和他说一些家人的事,还有美好生活的回忆,以及对未来的憧憬等等,尽量说些积极向上的事情。”
  “我明白了,谢谢医生。”
  回病房的路上,余清微一直想着待会儿要怎么说。

  家人的事?霍刚生病住院,霍氏集团完全被霍正霍殷容掌控,还有那个关于继承权的比赛明显是偏袒霍殷容,这些事对他来讲肯定算不上美好。
  美好的记忆?余清微突然想起了霍沥阳不久前和她说过的话,他说他是因为听到她的话才产生了强大的求生意志,想起了对他的承诺才醒了过来,还有上次他遇到雪崩,也是因为相着她才一直坚持到救援人员的出现。
  余清微像突然发现了宝藏一样,拔腿朝霍沥阳的病房跑去。
  霍沥阳还呆呆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余清微心中一阵揪痛,她在门口怔了怔,随后故意装出一幅很开心的样子推门小跑了进去。
  “沥阳哥,我刚刚听人说过两天就要下雪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堆雪人打雪杖好不好?就像那年一样,我们一起在雪地里奔跑,我们在角落里偷偷堆砌属于我们的秘密。”余清微伸手搭在霍沥阳的腿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不,这次我们不偷偷的,我们光明正大的,在院子的正中间堆两个雪人好不好?一个是你,一个是我,相互依偎,直到世界尽头。”
  霍沥阳依旧毫无反应。余清微心中有些气馁,暗骂自己是个笨蛋,一个办法怎么可以使用三次呢,肯定没效果的。
  不行,再换一个。
  “沥阳哥,你还记不记得……”余清微换了个思路又说起了别的事情。
  她不停的说不停的说,把自己记得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希望引起霍沥阳的反应,哪怕只是轻轻动一下也好。
  可是,任凭她说的口干舌燥,霍沥阳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像个木头人一样。
  几天下来,人倒是一点一点的消瘦下去。

  余清微看着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她又去找医生,问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医生思索了一番之后说到:“既然积极向上的不行,那么只能试试黑暗疗法了。”
  “黑暗疗法?那是什么?”
  “就是改为向他说一些比较消极的事情刺激他的情绪,甚至可以让一些他十分讨厌痛恨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越恨的人越能刺激他的神经,只要他对外界还有反应那就行了。”
  “他痛恨的人?”他恨的人……应该是害死他父母的霍正和胡静月,还有派人绑架他的霍殷容。
  可是,就连霍刚住院,霍正和胡静月也只到医院看过一次,他们会愿意来看霍沥阳吗?
  霍殷容就更不用说了,说不定还会想别的方法继续害他。
  到底该怎么办呢?余清微焦急的走来走去,她得想个办法才行,霍沥阳不能就这么一直躺下去。

  怎么办怎么办?
  在快要把自己转晕过去的时候余清微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她可以找妈妈余莞帮忙啊,妈妈可比她聪明多了,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打定主意,她去楼下的话吧打电话给余莞。
  手机被偷之后她就一直在医院,也没抽出时间去买新的手机,还有手机卡也得重新补办……她一边想着事情一边飞快的按下了一串数字。
  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她还在想待会儿该怎么说,知道她要帮霍沥阳,妈妈肯定又要生气的,说不定又得训她一通,可是没办法,她只能找她了。
  电话终于接通,一道清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喂!”
  余清微立刻怔住,咦,怎么是个男的?
  “喂,说话!”那边的人又说了一声,语气稍稍有些不耐,就像当初他回到陈家,看着站在远处的她,那种感觉竟是那么的熟悉。
  她竟然在无意之中拨通了陈励东的电话。
  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余清微心里是舍不得,这么多天整个人跟陀螺似的一直不停的转啊转,神经也紧紧的绷着,只有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精神才稍稍松懈了一下,像是找到了可以避风的港湾。
  原来她的心里,对陈励东是如此的依赖。
  他的呼吸声轻轻的在耳边响起,余清微的眼眶不禁有些泛红,却只能拼命咬住下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那边顿了顿之后,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到:“是不是……是不是小微……?”
  那样稳重的人,声音竟然有一丝颤抖。
  那隐隐的期盼重重的压在了余清微的心头,她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伤的他那样的深,他却还对她这样的温柔,她愧疚的愈发的无地自容,原本压抑的啜泣声竟然渐渐抑制不住,最后改为放声大哭。
  她坐在位置上哭得不能自己,引得店里其他人纷纷侧目。
  好心的老板娘还给她递了一包纸巾,心里不禁猜测,这姑娘家里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竟然哭得这样伤心?
  见被大家围观,余清微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把眼泪擦干,然后一边抽噎着,一边拨通了余莞的号码。
  这次她是再也不敢打错了。
  当她把事情的经过和这通电话的目的说了一遍之后,余莞是久久的沉默。
  “妈,求求你,帮我这一次……”余清微苦苦哀求着。

  “好,我帮你,”余莞又补充说到,“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你答应了我才会帮你。”
  “什么……条件?”余清微的心悬了起来,她的手指无意识的紧紧的卷着电话线。
  “我的条件就是你马上离开他霍沥阳,回到陈励东身边。”
  果然又是让自己离开霍沥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