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88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余莞可谓是苦口婆心的劝着,就盼着余清微能够听进去一星半点然后改变主意。
  可余清微却像块木头一样,一直无动于衷。
  “妈,我并不是说我和沥阳哥真的要怎样,我只是想留下来照顾他,仅此而已。”
  “你和他又不是什么特殊关系干嘛要留下来照顾他?你应该关心应该在意的是陈励东,听妈妈的话,赶快回家去。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的话就花钱请个人来照顾他,还不行的话换我来总行了吧?你何苦惹这些是非?”

  “妈,你不会明白的,如果我就这么走了的话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肯离开他是不是?”
  余清微沉默了,沉默就是承认。
  余莞忍了忍,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到:“老爷子定的那个继承人资格的比赛规则你知道吧?不妨告诉你,霍沥阳必输无疑,因为霍殷容几个月前就开始筹备拍卖公司,到现在已经基本完成,就等着择天开业了。霍沥阳什么都没有,他要拿什么和霍殷容比?就算他建立了拍卖公司也赶不上霍殷容了。小微,你不要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他很快就会一无所有。”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不能离开他,就算某一天他真的一无所有,我希望,他至少还有我。”
  “妈,你回去吧,不要再劝我了。”余清微起身,“我已经出来很久了,该回去了,妈,再见。”
  看着她倔强的背影,余莞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骂:“傻丫头,真是个傻丫头!”
  怕霍沥阳看出自己哭了,余清微用清水洗了好几次脸。
  现在已经入冬,自来水冰冷刺骨,脸颊和双手都被冻的通红,她却仿佛感觉不到一样,因为她的心,只怕比这冷水更冷。
  擦干脸上的水渍,确认自己的脸色没那么难看之后余清微才回到病房,霍沥阳正闭眼躺在床上。
  余清微以为他睡着了就放缓动作轻轻的把身后的门关上。
  可是刚一回身就对上霍沥阳痴痴的视线,他正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余清微立刻欣喜的朝他走过去,笑着说到:“沥阳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只容的下他一个人。
  霍沥阳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他费力的朝她伸出一只手。
  余清微赶忙握了上去:“怎么了沥阳哥,你哪里不舒服,还是要什么?”
  霍沥阳还很虚弱,虽然用尽全力想要握住她的手,结果却只是软软的搭在她的手上。

  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然后更加艰难的说到:“小……小微……”
  他的声音细若蚊吟,如果不是仔细听的话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余清微俯了俯身,更加亲密的贴着他,柔声问到:“我在呢,沥阳哥你想说什么?”
  霍沥阳用力的曲起手指,在勾住余清微的手的之后,他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真……好……还能握住……你的手。”
  余清微万万没有想到他费尽力气,想要说的不过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她一时怔在那里,只觉喉头干涩的要命,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我听到了你……喊我……”霍沥阳又接着说到。
  “嗯?”余清微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霍沥阳顿了顿,像是在蓄积体力,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到:“在……山上……小木屋……我好冷……好像就快……死了,可是,我又好像听到……你说你……爱我……等我娶你……”
  余清微愧疚的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她多想坦白,告诉他,她已经嫁给别人了,可是他的身体这么虚弱,应该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要不,以后再告诉他吧,等他身体好一些。
  她又看向他,笑容里却多了那么几分干涩:“沥阳哥,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我知道,有你在我……身边……我一定能快点……好起来……”霍沥阳忽然笑了一笑,“你又救了我……一次……当时我感觉……你就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我就想,我绝对不能死……我死了……你怎么办呢?你这么傻,被人欺负的话……谁帮你报仇……”

  余清微将自己的脸颊埋入霍沥阳的掌中,滚烫的热泪顺着脸颊滴落在他的掌心:“沥阳哥,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
  虽然当时她确实是想要和他一起死,可是她心里想的那个人却是陈励东,她愧对他的深情,自然也就承受不起他的真心。
  她觉得自己真是个坏女人,心里怎么可以同时装着两个人。
  “眼泪……是热的……”他动了动手指,轻柔的帮她拭去腮边的泪珠。
  “对不起,沥阳哥,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她说不下去了,那样的结果对他来讲太过残忍,他肯定接受不了。
  现在能瞒一时是一时。
  “不关你的事……是霍殷容……是他……派人把我……”说到这儿霍沥阳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恨,情绪也渐渐激动起来,“他想独占霍家的财产……竟然对我痛下杀手……咳咳咳咳……”
  他猛的咳嗽了起来,咳的脸色都变了。
  余清微吓了一跳,急忙起身安抚他的情绪:“沥阳哥,你别激动,慢慢来,一点一点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她柔声细语的安抚下,霍沥阳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终于不再那么激动,脸色也慢慢变得正常。
  “是霍殷容……是他派人把我……关在了山上……”霍沥阳气喘吁吁的说到。
  真的是他?余清微心中有些吃惊,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陈励东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在那里?”

  “是他救了我……我逃下山的时候……撞到了他的车……”
  余清微沉默了,原来他比他们还早一步找到霍沥阳,而且也很有可能是他打电话给叶迟的,还有救护车那么快就来了,一定也是他事先打的电话。
  他明明就是一个好人,一定是非常非常生她的气才会故意说出那样的话,她现在该怎么办呢?
  她已经伤透了他的心,她甚至还当着他的面承认她爱的是霍沥阳,她竟是那样的残忍。
  见余清微一直怔怔的发着呆,霍沥阳用力的勾了勾她的手指,低声问到:“你怎么了,怎么又哭了?”

  余清微伸手摸摸脸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又流泪了,潮湿的手心却再也感受不到属于那个人特有的温度。
  “我……”她咬了咬唇,“沥阳哥,有件事……”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打断,霍沥阳突然咳到不能自已,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余清微看得心惊肉跳,来不及多想就大喊着朝外冲了出去:“医生,快来人……救救他……”
  余清微没想到,本来已经稳定下来的霍沥阳,因为情绪激动病情又复发了,而且情况比刚开始还要严重。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突然刺激到了他,让他竟然这么激动。

  看着他被推进急救室,余清微靠着墙壁一点一点的瘫软下去,最后无力的跌坐在冰凉的地面上。
  她把脸颊埋入双膝之间,只觉整个世界都开始纷乱复杂起来。
  她到底该怎么办?
  既然已经伤了陈励东,就不要再伤害霍沥阳了。他现在这么脆弱,不能没有人照顾。就这样吧……和陈励东,就当作是一场梦。

  霍沥阳的手术结果很糟糕,他真的不能走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