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7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伸了一个懒腰,说能早点离开,那就早点离开吧,在这儿待着挺别扭的,哪儿都难受。
  陆左笑了,说你是不习惯龙虎山的环境呢,还是别人的目光啊?
  我说后者。
  陆左说你以后要慢慢地习惯,因为虽然你我都在潜意识里想要藏得更深一些,但实际上我们已经是一杆大旗了,我们也必将影响着许许多多的人,该站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必须站出来,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我伸出手,与陆左紧紧握在一起,笑着说道:“好,我明白。”
  两人闲聊,到了下午时分,等到张天师把手里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陆左带着我过去辞行。
  听说我们准备离开,张天师十分惊诧,问怎么这么快就走,他还打算今天晚上设宴款待我们,表达今日的援手之情呢。
  陆左笑了,摆手说道:“用不着弄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天师,还是那句话,咱们算是朋友,所以今后有什么事儿的话呢,尽管吩咐就是了,只要是我和陆言能够办到的,都竭尽全力。”

  张天师说了几句,瞧见我们去意已决,也不再挽留,而是拍了拍手。
  掌声一落,皮长老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中还捧着两个木盒子。
  张天师接过了盒子,打开了一个来,我瞧见却是两道铜质令牌,上面的雕纹和图案十分奇特,熠熠生光,有一种很古怪的力量蕴含期间。
  他指着里面的铜质令牌,对我们说道:“两位在龙虎山危难之际,奋不顾身地出手相救,力挽狂澜,而我龙虎山天师道与两位之前的交情并不算深,甚至还有一些隔阂,越是这般,越能够感觉到两位的深明大义,这是已故望月真人制作的龙虎令,凭借着这令牌,不管在任何地方,只要有龙虎山的弟子,你们都能够获得帮助。”
  陆左拱手,说天师你这是太客气了。

  张天师说你可千万不要推脱,今日之事,两位的恩情如同泰山,如果这点儿小心意都不肯领受的话,就实在是有一些瞧不起我龙虎山了。
  陆左说岂敢、岂敢。
  推辞一番,他终于没有再拒绝,而是恭敬地将盒子接了过来,说长者赐不敢辞,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
  收了龙虎令,张天师又率龙虎山众位长老,一路送我们下了龙虎山主峰,依依惜别之后,又由皮长老将我们给送出了龙虎山秘境之外去。

  如此一路送别,抵达了原来出发的岸边时,龙虎山的人方才离去。
  望着远处的龙虎山道士,我从盒子里翻出了那龙虎令来,仔细打量一番,然后不解地问道:“左哥,它这什么龙虎令,材质不过是紫铜而已,你干嘛那么珍而重之的样子啊?”
  陆左将盒子拿开,将龙虎令揣在了兜里,然后笑着说道:“你觉得不如送点儿黄金白银的,来得实在,对不?
  我笑了,说金的不错啊,穷得叮当响、吃不上饭的时候,还能放当铺里面去。
  陆左将这龙虎令拿到了我的眼前来,晃了晃,然后说道:“这望月真人的龙虎令并非凡物,且不说它本身就是一份法器,单说它代表的实际意义——任何持有龙虎令的人,都可以在龙虎山这里得到帮助,它有着非常重大的权限,甚至比长老的权威还大,据我所知,江湖上拥有龙虎令的人,屈指可数,不超过五人。”
  我笑了,说得,长期饭票啊。

  离开龙虎山,我们并没有在附近久留,毕竟龙虎山乱事未定,周遭或是龙虎山以及与龙虎山交好的江湖中人,或是公门中人,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我和陆左在这些人里面本就有一些名气,再加上之前龙虎山被袭之时我们的表现,估计更是惹人注目。
  尽管并非什么麻烦,但给人当做大熊猫一般围观,时不时还有人壮着胆子过来跟我们攀交情,这感觉并不太好,所以在遇到过了两三波之后,我和陆左便决定隐藏身份,悄悄西行,朝着麻栗山的方向行去。
  临行前,自然得跟茅山宗的杂毛小道打过招呼。
  杂毛小道人在茅山,不可能保持电话随时畅通,所以通知的是茅山脚下的信息站人员。
  等到杂毛小道出山,打来电话,时间多少有一些耽搁。
  不过两边的交流倒也还算顺畅,开着外音的情况下,杂毛小道打听了一下我们这边的情况,特别是那位平育贾奕天的实力,听完了陆左的描述,他开口说道:“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原本以为千通王挂掉了之后,三十四层剑主手上没有什么拿得出来的牌呢,结果随手又甩出来一丨炸丨弹,这实在是太可怕的。”
  陆左说唉,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张天师估计那位平育贾奕天剑主极有可能也是域外天魔出身,甚至还有可能是神魔转世,厉害也是有道理的。
  随后两人又聊到了天罗秘境的事情,杂毛小道告诉我们,说他回到茅山之后,在藏经阁的深处,也找到了关于天罗秘境的记载。

  不过在那一份老祖宗的手记里面,只是隐晦地提及了天罗秘境,至于里面的情形,也没有太多的笔触涉及。
  再联系起黑手双城当初将铜镜交来的时候,除了出入方法,别的也没有细谈,能够知晓张天师的解释,应该是没错的。
  那个地方,只有去的人才知道怎么回事。
  听别人说,是听不出一个所以然的。
  陆左在电话里跟杂毛小道商量,是否需要去天罗秘境一趟,探知一下虚实。
  对于这个问题,陆左有一些犹豫。
  这件事情,多少还是有很大风险的,那张天师去而复返,此刻却如此犹豫,可见进去之后,许多事情就很可能不由自主了。
  那是很可怕的事情。
  关于天罗秘境的事儿,两人并没有最终作出决定,倒是做出了另外一个决定,就是关于朵朵的情况。
  之前陆左答应我们这边办完事儿之后,就去接朵朵到虫原汇合,一同寻找小妖姑娘。

  不过现在陆左却变了主意。
  他觉得让朵朵脱离他的身边,独自在茅山宗待上一段时间会比较好一些。
  他问杂毛小道的意见,而杂毛小道则笑了,说还是你了解她。
  从杂毛小道口中,我们得知朵朵在暂居茅山的这几天时间里,一直都在埋头苦修,甚至连前来寻她玩儿的包子都不太理会,而正是这种日以继夜、废寝忘食的态度,让她在修行的道路上,有了更多的醒悟。
  杂毛小道告诉陆左,说朵朵的心灵十分纯粹,也有自己的执著和觉悟,对于修行佛法,简直就是天然的契合。
  他从茅山宗的藏经阁里面找出了不少关于佛法修行的典籍,让人交给朵朵,并且请人给她讲法。
  日期:2017-03-0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