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0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上班的人也并不安心,春节长假后上班首日,大多数部门的出勤率都很低,各单位中未能及时归队的少则两三人,多则一个部门就有近一半的人员没来,但谁都不会太认真的去抓这个事情的,从下面部门汇报的情况看,返程高峰期车票难买是许多人未能按时返回岗位的理由,但许多理由听起来稍显牵强,最主要还是不想回来上班,能拖一天算一天吧,反正都是公务员,没有工厂那么严格。
  来了的人呢,大家偷空子就往外跑,就算留在办公室里的人,他们也无法迅速进入工作状态,一定时间内工作效率很偏低,此外,每年春节过后到正月15前的这几天,几乎上班也没什么事情,大家都是相互的聊聊天,说一说春节的见闻,讨论着春节喝酒,请客的那些事情,有的人在显摆着春节期间自己的奢华,有的人在回味着这七八天里的快乐生活,真正工作的人没有几个。
  夏文博能有什么办法,他想,还不如直接放到正月十五之后呢,这说是上班,其实哪有一点上班的样子,面对所有人都是如此的表现,不管是夏文博,还是万子昌,也都显得有点无可奈何。
  夏文博又想,东岭乡的工作作风下一步要整顿一下。
  不过像夏文博这个份的人,只要回到自己的领地上,想好好的休息,清闲一下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和一般的干部不同,作为一个乡的主管领导,自然会有很多人来找他,除了一些报销啊,汇报啊,解决困难之外,请客,吃饭就成了一个任务量最大的事情。
  有的可以推,但有的必须去,像万子昌,汪翠兰,这几个乡里的主要领导请客,夏文博是推不掉的,还有蒋主席,几个重要县直所的所长请客,比如派出所,国土资源所,还有税务所这些,那也是
  必须要出席,当然了,作为回报,夏文博也抽出了一天的时间,连开了两桌,才应付了这些人。
  至于其他的那些小所,还有一些做生意的,包括乡政府下属人员的宴请,夏文博全部回绝了,不是他不给面子,实在是没有时间来陪他们,夏文博也不想欠下太多的人情债,这都是要还的,就这样,连吃了三四天,这才勉强应付了这些必须出面的宴请,夏文博才算清闲了一两天,但今天还没下班,夏文博就看到徐副乡长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夏文博招呼一声徐副乡长:“你来了,坐吧,该不是来邀请我吃饭的吧?我可是最近吃怕了。”
  徐副乡长就坐在了夏文博的沙发上,说:“吃怕了今天也得给我个面子,我之所以这几天没来邀请你,是知道你这排队的人多,现在应该打发的也差不多了,就该我表示一下了。”
  夏文博很不满意的看了徐副乡长一眼说:“你不要给我添麻烦成吧?我们两人难道还要玩这些虚的,何必非要学别人,既然知道我打发他们都很勉强的,我们就免了这仪式吧。”
  徐副乡长很坚决的摇摇头,说:“我已经把酒店都订好了,也不瞒你说,今年这乡政府里面的人,我谁都没有请,但和你坐坐是必须的,这个面子都不给,我们以后就少搭话。”
  夏文博嘿嘿一声,刚要说话,电话响了,接上一听,是粮站的何主任的电话:“夏乡长啊,今天有安排吧,我想和你坐坐啊。”
  这何主任作为县粮食局派驻东岭乡的一个重要单位,过去那些年,可是很牛掰的,那时候粮食统购统收,粮站也是财大气粗,但近年来却山河日下,政策的变化让粮站越来越难做了,过去上百人的粮站,如今下岗的下岗,离职的离职,只有二三十人了。

  粮站的主任们,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
  但这个何主任啊,已经是年后第三次给夏文博来电话邀请了,还不算昨天人家专门跑来了一趟,夏文博前几天一直推,主要也确实是有应酬,不是瞧不上他,今天夏文博想推,但考虑到这个何主任在每年的粮油收购中对东岭乡也是至关重要,而且,夏文博还有一点其他的事情要和何主任商量呢。
  夏文博想想说:“这样吧,何主任,等一下我给你回过去,徐乡长也在我这里,也是说吃饭的事情,我商量一下。”
  “好好,要不把徐副乡长叫上也成!”
  挂上了电话,夏文博就对徐副乡长说:“我们和何主任一起吃饭吧,请客算你的,钱让他出,你没意见吧?”
  徐副乡长忙说:“这不行,这不行,钱还是我出。”
  夏文博呵呵一笑,也没太认真的说这事情了。
  等徐乡长走了之后,夏文博又和万子昌商议了几个事情,特别是下一步办学校,还有处理黄沙,南岗那些采石场的事情两人又沟通了一下,万子昌还是挺支持夏文博办学的问题,只是说到黄沙那些采石场,万子昌还是有点担心。
  “文博,要不这样,你呢,让办公室通知一下黄沙,南岗的那些采石场老板,你出面主持会议,停转他们的企业,我暂时不出面,要是真遇上过不去的麻烦了,我再出面帮你善后,你看怎么样!”
  夏文博感觉这是万子昌在耍滑头,可是,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样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毕竟事情会不会很顺利现在也不好说,真要弄不下去了,万子昌可以起到缓和矛盾的效果。

  “那行,我今天就让办公室通知下去,过几天给他们开会,不过开会之前,办学的事情要先解决掉。”
  “嗯,好,这两件事情也不冲突,可以同时展开!”
  两人在聊一会,这才分手。
  夏文博到了乡政府的办公室,召集了所有人员,给他们安排了最近这个阶段的办学和采石场的两件事情,要求大家务必认真对待。
  晚上夏文博,徐副乡长和何主任三人就一起坐在了一个包间里,不过人少了也有好处,那就是夏文博感到没有什么压力了,大家也不勉强谁喝酒,想喝就多喝点,不想喝就吃菜,到也毫无拘束。
  夏文博端起了酒杯说:“难得我们能聚在一起,来,我们共饮一杯吧,一表我的感激之情。”
  这两人都端起了酒杯,徐副乡长笑着说:“谈不上什么感激的,何主任就先不说,我反正是要感激你的。”
  徐副乡长的意思也很明确,要是没有夏文博的援手,自己这副乡长肯定当不上的,当然,也不是说永远当不上,但官场上,讲的就是个不进则退,多等一年,后面到底怎么样,谁能知道呢?
  何主任也早就听说过一些传言了,知道这徐副乡长是夏文博一手提携上来了,他心里头也是有点酸酸的,这也很正常的,在官场上混的人,谁不渴望着上进,听到别人提升了,谁都会有点羡慕嫉妒恨的,就算是好朋友,也不例外。
  按说,他的资历一点都不比徐副乡长差,可惜,这几年粮食局不景气,不要说提拔,不下岗都算不错了,他在这要死不活的站长位置上,整整熬了六七年,过去的徐干事,变成了办公室的徐主任,现在又成了徐副乡长,而自己,还是一个连副科都不是的站长,想一想,何主任的确有伤心的地方。
  何主任这个表情夏文博当然一眼就能读懂了,心中也是暗自叹息一声,按说这何主任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但可惜入错了行,进了一个蒸蒸日下的夕阳单位,只怕前途也只能暗淡无光了。

  夏文博就有点理解的拍了拍何主任的肩膀说:“怎么了?是不是心里有点堵?”
  何主任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看了一眼徐副乡长说:“我倒不是嫉妒徐乡长,但你们也看到的,我在这站长位置上这么多年了,天天是干活,受累,还不出成绩,有的时候真很憋气的。”
  夏文博一下就笑了,说:“大家其实都累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