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84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励东心情烦躁,一掌拍在了方向盘的喇叭上,嘟的一声,有些刺耳。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下车打开后车盖,然后从里面搬了一箱啤酒出来。
  拉开盖子靠着车身,一言不发的喝了起来。
  叶迟下车走到他身边,什么也不说,拿起一瓶就陪着他一起喝,那劲头,好像完全忘记之前胃出血的事情了。
  他喝完一瓶的时候陈励东已经喝了三瓶,正想再开一瓶却被陈励东拦住了,他闷闷的说到:“待会儿你开车。”

  还惦记着不能酒驾,看来他的心情还没有糟糕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他转了转酒瓶,忽然说到:“我觉得你刚刚做的真是太对了,就应该让他自生自灭,换了是我,早拎把刀上去把他们给砍了。”
  陈励东沉默的低眉,不语。
  叶迟看了看他的脸色,又说到:“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他们两个……你和她又……”
  陈励东还是没有说话,仿佛一下子丧失了语言功能似的。
  叶迟忽然把瓶子一甩,愤怒的吼道:“东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是不高兴小爷我现在就上去掐断那小子的最后一口气,帮你把女人抢回来!!!你别跟我装聋作哑的小爷我不吃你那一套,说吧,要不要弄死他?”

  这次陈励东终于不再沉默,他侧过脸,冷冷的笑了一声:“把他弄死岂不是太便宜他了,我要的是他生不如死!”
  饶是十几年的兄弟,也没少一起干过坏事,可是看到他露出如此阴狠的表情,叶迟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
  “那你打算怎么做?”
  陈励东又不说话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那急的抓耳挠腮。

  等陈励东喝了差不多七八瓶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点动静,叶迟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儿,竟然是救护车的笛声。
  不多会儿一辆救护车就呼啸着开到了他们面前。
  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还主动上前和陈励东握手,动作有些毕恭毕敬。
  “长官您好,我们一接到你的电话就立刻赶过来了,可是这里地理位置比较偏僻,我们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您久等了。”
  陈励东没什么表情的嗯了一声,他随手指了指山上的小木屋说到:“病人在那里面,你们先去救人吧。”
  说完他就起身把酒搬到了后座上,还招呼叶迟上车。
  叶迟没想到陈励东竟然叫了救护车,而且从见面到现在他根本都没见他打过电话,那就说明救护车是他之前叫的,他比他和余清微还要先到这个地方。
  只不过让他不解的是,陈励东竟然会亲自过来找霍沥阳,难道他也突然对霍氏集团有了兴趣?
  应该不会,陈家几乎不涉足商业圈。
  难道是因为他早就发现余清微和霍沥阳有不正当关系?
  应该也不会,见到余清微的时候他明明那样吃惊。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叶迟百思不得其解。他当然想不出陈励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因为陈励东纯属是路过。
  今天任务一结束,他立刻就迫不及待的赶回家见余清微,为了早点回去,他特意选了这条小路,却没想到半路徒然冲出来一个人,差点撞到他的车上。
  那人身后还追着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虽然有些不耐烦,他还是下车把那个人从那群黑衣人手中给救了出来。
  把黑衣人打跑之后,他把躺在地上的那个人翻了个身,结果就看到一张有点熟悉的脸,竟然是叶迟苦苦寻找的霍沥阳。
  他看着霍沥阳鼻青脸肿的样子,心里还感叹了一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看他一副随时都要断气的样子陈励东也不敢随便把他搬上车,这一路都是山路,很可能把他颠出什么内伤来,还是等救护车来吧。
  于是她把霍沥阳给搬到小木屋里去了。
  接着他打了电话给叶迟,又打了电话给医院,然后开车回家。
  车子走到一半,他又把车开了回来,他倒不是担心霍沥阳会怎样,因为霍沥阳根本不关他事,他是担心叶迟去的时候会遇到那群黑衣人。
  叶迟是个斯文人,论阴谋诡计他在所有人中绝对排的上第一,可论身手他绝对就差远了,遇上那群人恐怕连自保都成问题。
  结果,他一回去就听到了余清微催人泪下的真情告白。
  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像个傻逼,这辈子从来没那么蠢过。
  他闭上眼,静静的躺在车后座上,面无表情,可是口腔内已经弥漫起浓重的血腥味。
  而此刻,小木屋内,余清微的表情竟然是浓的划不开的哀伤,她痴痴的盯着陈励东离开的方向,滚烫的眼泪将她的衣襟全部打湿。
  她缓缓的转身,摇摇晃晃的走到霍沥阳的手边,拉起他的手,放在脸颊处,哭泣着说到:“沥阳哥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他,我可以陪着你一起死却想让他活下去。他是个好男人……值得更好的女人……全心全意的爱他………沥阳哥……原谅我好不好……我这就来陪你。”
  她的手机被偷了,无法拨打求助电话,这里离市区又那么的远,就算她跑去求救也来不及,与其到时候面对他冰冷的尸体,不如留下来,陪他走过最后一段路程。
  她慢慢的把身上的厚外套脱了下来,然后盖在霍沥阳身上,围脖也取下来戴在霍沥阳的脖子上。
  于是她身上就只剩一件薄薄的毛衣和一条冬款打底裤。
  她静静的躺在霍沥阳身边,和他手牵着手,眼睛却一直盯着门外。

  门外好像有什么东西翩然落下。
  余清微眼睛亮了一下,又很快的暗了下去:“沥阳哥快看,下雪了……下雪了……”
  “…不知道回去的路好不好走,他又那么生气,该不会超速吧………”
  说着说着,眼泪又顺着脸颊滑了下来,她急忙把脸颊埋入霍沥阳的肩窝:“沥阳哥对不起,我又想他了。”
  霍沥阳一动不动,他的手越来越冷,没有一点点的温度。
  那凉气仿佛透过她的手掌直达她的内心,那凉意又从心底冒了出来,余清微忍不住颤了一颤,双腿已经冷的没有了知觉。
  “我……我只想……在还能想他的时候多想他一点……”
  “他真的是我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好……最好的男人……”
  “对不起沥阳哥……他……好像比你重要了那么……一点点……”

  “我是不是……不该说这种话………可是……沥阳哥……我欠你的只能下辈子……再还你了……”
  “我……我好冷……”
  她的四肢已经冻僵,山上的气温本来就比平地低,加上天气骤变,她又穿这么少,很快就浑身冰凉,一动不能动。
  “雪……花……真……美啊,瀚……瀚东……”她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眼睑也缓缓的缓缓的闭上。
  医生们抬着担架气喘吁吁的上山之后,看到的就是一对男女并排躺在木板床上,毫无动静,那场景怎么看怎么像殉情自杀。
  其中一个大叫不好,快救人!
  叶迟本来想送陈励东回陈家结果被他拦住了,说除了陈家随便把他扔到哪儿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