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3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紅梅也发现了张清扬的异样,就笑道:“市长,我是不是很笨?”
  张清扬咳嗽起来,心想你不是很笨而是很漂亮,嘴上却说:“你觉得我的想法怎么样?”
  第566章
  “我觉得很有操作价值,我回去后就与他们协商。”

  张清扬点点头,然后说:“当然,不能为了广告而广告,我们要表明我们的立场,那就是广告一定要自然,这点我们要完全听从导演的安排,一定不能破坏影片的艺术效果。必竟《杜鹃花之恋》是艺术电影,假如这部电影在国际上了得大奖,那我们辽河更有面子!”
  关紅梅信服地点头,笑道:“什么事情到了您这里都会得到充分的利用,我服你了!”
  谈完了正事,张清扬话锋一转,闲聊起来,他很含糊地问道:“最近怎么样?”
  关紅梅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就说:“挺好的,离婚后自由了,这种日子我盼了很多年。市长,我谢谢你。”

  张清扬便像一位长者似的说:“紅梅啊,你要注意身体,等谈完这个电影的项目,你就休息吧。”
  关紅梅起身道:“那您就休息吧,不打扰了。”
  看着她妖娆的身体离开,张清扬心里有些发痒,特别是她那圆润的美臀勾得人真想伸出手去揉捏。
  通过一轮一轮的谈判,辽河市终于与美国代表团最终签订了一系列协议,总项目资金为40亿美元,如果这大量的资金全部投在辽河,显而易见的会为辽河带来翻来覆去的变化。在最后一天的合约签订仪式上,张清扬特意从省里把省长钱卫国请来压阵。一来是为了表示对美方的重视,二来也是为这一大项目的宣传造势。
  有省长的地方,就有省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晃来晃去,这也是张清扬请钱卫国来的主要目的。辽河市临河西城CBD项目的成功启动需要大力的宣传造势,有钱卫国在,省去了不少宣传费用。
  签约协式当天,朱天泽身为市委书记也参加了,只不过他不是主角。记者们最会把握政治风向,都知道他要离开辽河,镜头便只在他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大部分时间都在钱卫国和张清扬的脸上晃来晃去。老百姓看着新闻上市长的出镜如此之高,都在说年轻的市长就要把书记挤走了。
  与美国朋友吃完中饭,经过短暂的休息以后,钱卫国把朱天泽与张清扬一同叫来自己的房间,说是想随便的聊聊。说是随便的聊聊,两人自然不会当真,以钱卫国的身份,又怎么会随便聊呢?两人来了之后,钱卫国认真地问了问辽河近期的工作发展,特别是经合区以及南亭县工业园。经合区的招商工作暂时由李小林负责,由于有张清扬之前打下的良好基础,成果喜人。工业园的成立事项仍由杨尚云来处理。张清扬一一做了介绍。

  听着张清扬汇报,钱卫国却是把温和的目光投向朱天泽说:“天泽啊,你一定要行使丨党丨委监督的职责。清扬年轻,有干劲儿,但我就担心他一时头脑发热驻成大错,你可要把把关。”
  钱卫国的话表面上是说张清扬年轻,信任朱天泽,其实是在安慰朱天泽。要不然看着政府这边的大动静一个接一个,难免朱天泽心态失衡。为了大局的稳定着想,钱卫国必须言语上照顾朱天泽的情绪。朱天泽满脸的羞愧,心想自己都混到让人可怜的地步了,这滋味真难受。但他也不好挑明,只能答应道:“市长工作认真,经验丰富,又有学历,他的工作我很放心。”
  钱卫国表示满意:“嗯,我这次下来看到了团结的辽河,看到了辽河的希望,不错,很不错啊。一个城市的发展,首先就要有一个团结稳定的班子,这几年辽河让省里放心了。辽河将是全省第一个集中建设CBD商业区的城市,你们一定要做好后期的工作,为全省带出一个好头,将来我会向全省介绍你们成功经验,那时候你们可不能藏着掖着,多给兄弟城市讲讲成功的方法。”
  两人都点头,张清扬开玩笑道:“省长,那我们是不是要收学费?”

  “哈哈……”钱卫国开心地笑了笑,“你啊你……总是挑我话里的毛病!”
  张清扬连说不敢,一旁的朱天泽也跟着笑起来。钱卫国话锋一转,语重心长地问道:“案子怎么样了?”
  张清扬知道他在问三通集团的走私案,就说:“还在调查之中,三通集团的股权很乱,财物也很乱,我们地方正府一边全力配合中央专案组的工作。”
  钱卫国的脸色沉重起来,点头道:“没想到啊,这么大的一个走私集团经营了这么多年而不倒下,而且还是跨省、跨国的合作,真是丢我党的脸面!”
  张清扬马上自责地说:“都怪我们没有做好监督工作,只顾着经济发展了。”
  朱天泽的脸更红,外界都知道他与三通集团关系要好,他便开口道:“这样的集团能够屹立不倒,与我们领导干部是有关系的。就比如说我吧,当初还以为这是一个好集团,为他们的发展做了不少工作,可却没想到啊……”

  “这是历史问题,不能怪你们。”钱卫国很宽厚地说:“三通集团的背景很深,那个新明同志……你们都知道了吧?”
  两人明白钱卫国这么说的意思,便也不好直接点明,点点头。钱卫国转向张清扬,说:“清扬啊,好好陪陪美国人,我明天就回省里,省里还有很多工作啊。先这样吧,我和天泽有话要谈。”
  张清扬马上起身道:“那就不打扰领导谈工作了。”
  朱天泽被钱卫国单独留下来,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竟然产生一种领导更看重自己的心理。当然这种心理稍纵即逝,他挺不好意思地站起身送张清扬到门口,这才退回来重新坐下,表情很激动。
  “天泽啊,我现在代表组织上和你谈话,你向省委打的报告我看了,省委考虑到你所说的那些问题,同意你的意见,觉得你的确不应该继续在辽河工作了。至于你接下来的工作问题,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朱天泽虽然知道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的,但是当这一天真正的到来时,他仍然难掩失落,他说:“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组织上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你个人真没有什么想法吗?”
  朱天泽摇摇头,“我犯下了这么严重的失误,正等待着组织上的处分呢,不敢有什么要求。”
  “你如果有想法,就对我说,明白吗?”钱卫国温和地笑着。
  朱天泽还是那句话:“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钱卫国低下头想了好久,然后才抬起头来说:“你刚来辽河工作一年多,如果马上就把你调走,影响不好,我在想是不是派你到中央党校学习半年,这样一来也有个缓冲的时间,你觉得呢?”
  朱天泽明白这是钱卫国为自己的面子着想,说去党校学习,他的面子上好过一点,便说:“我同意,谢谢钱省长能我为考虑。”去党校学习,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为升职做准备,二是说明被边缘化了,朱天泽当然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升职了,也许政治生命将会在这厅级的位子上终结。

  “天泽啊,你也不要失落,革命工作在哪都是干,你是说吧?”钱卫国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