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6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系列的命令发布下去,有人应声而走,而刚才在于青衫剑客拼斗的几人则也围了上来。
  张天师下达了命令之后,转过头来,看着陆左,说那家伙情况如何?
  陆左说他先是被陆言在背后斩了一剑,破了防,在逃走的时候又给我斩去左手,这段时间内,应该是最为虚弱的时候,应该是掀不了什么风浪了——不过也说不好,我感觉这人是个偏激记仇的性子,说不定会铤而走险,将自己身上的痛苦发泄出来,肆意袭杀有把握的无辜之人……
  张天师摇头,说不,他是一个对自己十分珍重的人,对待自己的生命重过于一切,包括他口中的天尊,三十四层剑主。
  陆左眉头一挑,说你刚才有说,之前见过此人?
  张天师点头,说对,这个人原来的名字,只有一个字,叫做牙,来历很神秘,有人说他来自于化外之地,有人说他是上古传承,也有人说他神魔重修,总之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

  牙?
  陆左说可是他现如今却是三十四层剑主的手下。
  张天师说准确地讲,应该是大罗、三清之下的第一人——大罗天,也就是三十四层天,太上之境,其实就是三十四层剑主本人,而三清虽然未有露面,但我相信绝对是与三十四层剑主一般来历的家伙,从这个角度而言,这位贾奕的身份,已经是十分高了。
  陆左抬头,说你觉得关于他身份的传言,神魔重修这个说法可能性比较大?
  张天师说对,今天的表现更是说明如此。
  陆左叹气,说如果真的都是域外天魔的话,这问题可就真的有一些严重了。

  张天师说你觉得比之千通王如何?
  啊?
  陆左先是一愣,随即苦笑,说这个问题,陆言会比较有发言权一些。
  的确,说句实话,我跟千通王打交道会比较多,包括他第一次的露面,以及在白头山的交锋,甚至是天池寨他的马前失蹄,我都有在场。
  瞧见众人都朝着我看来,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两个人没有可比性,如果真的要凭出一个高下的话,我个人会比较不愿意成为这位贾奕的对手。”

  千通王是那种江湖老油条,对于一切事物都了然于心,不会做不确定的冒然尝试。
  他也不会做任何没有利益的事情。
  但贾奕却不会,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不但有着堪称恐怖的实力,而且还拥有蔑视一切的勇气和执行力,这样的人,对于我们来说,方才是最大的威胁。
  面对着那家伙,我甚至都没有放出聚血蛊“偷鸡”的半分想法,因为我知道小红倘若出去,多半也是回不来的。

  就是这么强。
  听到我的话,众人皆是沉默。
  都说千通王是三十四层剑主集团之中的二号人物,现如今我们方才发现,事实与我们的想象差距实在有一些大,当千通王迷失在时空乱流、我们以为三十四层剑主无人可用的时候,居然就出现了这么一个贾奕。
  而一个平育贾奕天剑主都有如此的实力,那么圣境四天里面的三清天呢?
  甭管三清天是一个人,还是分作太清境大赤天、上清境禹余天、玉清境清微天的三个人,我们将要面对的敌人,都是让人透不过起来的强大。
  压抑的气氛让人心情沉重,而这时陆左突然问我,说他逃遁的手段……

  我摇头,说不是通过虚空。
  张天师指着地上金色的鲜血,很肯定地说道:“是血遁。”
  这家伙的鲜血与我们并不相同,呈现出华贵的金色,宛如液体黄金一般,里面蕴含着一种无比神奇的力量,这也许就是对方一身神力的源泉,而凭借着这玩意,使得他在重重包围之中,众目睽睽之下,来去自如。
  当然,也并非没有付出代价,张天师手中把玩的那一只断手,说明了现实到底还是残酷的。

  甭管你有多强,只要落败了,就得留下一些代价。
  交流至此结束,既然确定了对方是通过血遁走的,那么必然也是有迹可循的,贾奕杀了太多的龙虎山道士,我们这一路过来瞧见了二三十具尸体,这些人都是龙虎山的精锐,有的是龙虎山长老,有的则是备受期待的年轻一带精锐,此刻都长眠于此,这仇恨深深地刻在了一众龙虎山道士的心中。
  没有人愿意让那家伙这般轻松的离去,也不愿意等到他伤养好了卷土重来,所以张天师作法,将对方血遁的痕迹找出,然后开始调兵遣将,围捕贾奕。
  而我们这边在得到了一阵感激之后,又给邀请参与追捕过程。

  事实上,因为刚才我和陆左的表现,原本对我们多少有一些看不过眼的龙虎山长老,都变得恭敬许多。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靠资历讲话的,所以许多人对于年纪不算大的陆左并不是很瞧得起,觉得不过是江湖上的夸张之言,然而真正与贾奕交手并且较量过后,他们方才发现,这个男人已经站得比他们还要高上许多了。
  而这些一辈子都不怎么出山的道门真修,他们连陆左都不怎么瞧得上,更何况是我这种坐着火箭窜出来的草根了。
  不过刚才的一战,无论是陆左,还是我,都已经刺激到了所有的人。
  我能够感觉到众人投向我身上的目光,除了敬意之外,还有些许的防范和畏惧。
  这是看待强者的态度。

  接下来的时间比较漫长,通过张天师的作法,我们在大概找寻到了贾奕逃窜的方向,在龙虎山长老的陪伴下,我们分成了几个小组,参与追逐,忙活了一夜,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人的痕迹。
  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正在某一处山谷中搜寻的我们这组人接到了通知。
  贾奕打伤了龙虎山守卫,从山门大阵的某一个漏洞逃了出去。
  跑了。
  这个家伙最终还是离开了龙虎山,据说在离开的时候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最终还是保留了一条性命。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有些失落。
  事实上,像这样的人,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将他杀掉,是最干净的办法,而如果放虎归山,等到他状态全满、回来寻仇的时候,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又或者说那个时候,我们已经飞速成长,抵达了他那帮的高度和境界。
  只不过,这事儿可能么?
  我摇头苦笑,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一些异想天开了。
  因为优异的表现,我单独领了一组,算是这一队里面的外援高手,并不跟陆左在一块儿,所以消息传过来的时候,我连忙问起陆左的下落,那通讯的道人朝着我恭敬行礼,然后说道:“蛊王他人在三清殿,正在与张天师叙话,吩咐我领您过去。”
  日期:2017-03-05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