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8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可真厉害,二十三岁很多人大学都没毕业呢。”唐莉说道,“现在部队的干部都这么年轻了?”
  “干部年轻化嘛,和你们地方上的一样,部队也非常的需要年轻干部,年轻人有冲劲,接受新鲜事物速度快。”赵旭说。
  唐莉微笑说道,“把自己说得有多老似的。”
  “三十岁的正营实际上算是慢了,这是事实。”赵旭说。
  微微耸了耸肩,唐莉说,“赵营长,我今年二十七,毕业之后进入市委办公室工作至今。平时的工作非常繁忙,无暇考虑个人问题。我很少相亲的,我个人挺反感相亲。总感觉像是在做买卖。”
  “这点我基本同意。”赵旭呵呵笑着。
  笑了笑,唐莉说,“我很好奇,你们,确切地说,像你这样有崇高理想的军队干部,婚姻问题是怎样解决的?你们当兵的一年到头没什么时间待在家里吧?结婚后感情是怎样维持的?家庭生活形态会不会很奇怪?”
  面对唐莉连珠炮似的提问,赵旭沉稳如山。
  “这些问题,很多一部分,有政策保障。”赵旭说道,“现在的军属随军政策是正营级,我这个级别的干部,军属是可以随军的。部队对军属有完善的保障,住房,就业,医疗,包括孩子的上学问题,都有保障。而且,未来的军属随军条件可能会放宽,往下降一个级别。对于军人婚姻,相信你也知道,军婚是受法律保护的。显然,更重要的是靠夫妻双方共同维系。当兵的把自己贡献给了军队,的确是需要另一半有很高的觉悟,理解军人支持军人。”

  顿了顿,赵旭说道,“当兵的想要找个称心如意的伴侣的确很艰难,你说得没错,现行的社会价值观之下,找老婆是越来越难了。不过话说回来,在这样的条件之下,能走到一起的都是真挚的爱情。”
  “爱情……”唐莉微微哼了一下子。
  微微摇了摇头,唐莉望向窗外,说道,“马上要过年了。生活条件一年比一年好,可是年味一年比一年少。”
  赵旭笑着说,“起码一年比一年安稳。”
  唐莉回过头来望着赵旭,正要说些什么。
  忽然赵旭的手机响了,赵旭拿起来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变得非常的严肃,告了个歉,赵旭起身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小赵,还在家吧,家里都好吗?”爽朗的笑声,是旅长的电话。
  “报告首长,家里很好!”赵旭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板,如果不是公众场合,怕是他会掷地有声地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咱们当兵的啊,欠父母的最多,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啊。小赵,我记得你今年三十了吧,怎么样,个人问题,家里施加了很大压力吧?”旅长哈哈大笑着说道。
  赵旭下意识地扫视了周遭一圈,心想,旅长难不成有千里眼,苦笑着说,“报告首长,家里的确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这不,回来这半个月,家里就给了政治任务,频繁地相亲。”
  “哈哈哈,这是好事,你小子要理解,我可是过来人了,你嫂子当年也是家里介绍认识的。”旅长标志性的大笑着说。
  赵旭慢慢冷静下来,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旅长不可能打电话过来聊相亲这种事情。
  “首长,是不是有什么紧急任务?”赵旭沉声问道,“我随时可以归队。”
  那边沉吟片刻,旅长沉声说道,“你小子聪明。的确有个紧急任务,不过这事儿没硬性要求,征求你的意见。”
  顿了顿,旅长说道,“陆院搞了个试验部队,具体情况电话里就不说了,他们点名要你过去,我还没答应,问问你的意见。”
  赵旭想都没想,说道,“首长,我服从组织安排。”
  旅长也不废话,“那你回来吧,不过也不用着急,后天下午六点前回到部队,在家好好陪陪二老。”
  “是!首长!”

  赵旭挂掉电话,苦笑连连。两千多公里的路程,只给了两天的时间,还让不要着急,旅长话说得倒是轻巧。
  但,军令如山倒,后天,也就是大年初一十八时之前必须要回到部队。
  回到座位,赵旭连坐都没坐下,抱歉地说道,“唐小姐,真对不起,我接到命令要马上归队。马上就要走。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聊,真对不起。”
  没等唐莉说话,赵旭就急匆匆地快步离去。
  唐莉愣在当地半天没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情况,说走就真的的马上走了,有那么急吗?唐莉生气地一口喝光咖啡,赵旭那一杯咖啡却是一口都没动过。

  回到家匆匆与父母告别,赵旭背了个沙漠迷彩的双肩包就急急忙忙地上了一辆出租车。
  赵旭父母都是国企职工,非常有军属的觉悟。自从儿子考上军校成了人民解放军陆军中的一名军官,加上服役于野战部队,他们早就习惯了儿子的冷不丁的告别而去。
  对于赵旭来说,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在四十八个小时之内回到部队。从唐山回到部队驻地物理直线距离约为一千三百公里,没有直达班机,所以赵旭回来的时候是先飞帝都,然后再转火车回到唐山。
  之所以马上出发,是因为到了驻地所在的城市之后,回到营区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那真的是在深山老林里面。

  最关键的是,正是春运的最高峰,一票难求!
  在路上,赵旭首先用APP查询了最早一班帝都飞金陵的航班,意料之内地发现全部售罄。受法定节假日的影响,绝大部分的人们都集中在了这一天回家,因此这一天的交通运输量通常会是整个春运期间的最高峰。
  有三千多万常住人口的帝都会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走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可想而知交通压力有多大。
  这个时候想买当天的票,比登陆月球都要难。
  “师傅,去火车站!”赵旭当机立断。
  出租车司机一打方向盘,转向火车站的路,说,“这是要回家啊?买票了吗?”
  赵旭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当地口音几乎没有,让出租车司机误以为是外乡人,便有此一问。
  “没呢,到火车站了再想办法。”赵旭说。
  “要回哪里?”出租车司机问。
  “金陵。”
  “哟,那可不好买,到哪的票都不好买。小哥,你咋没提前买票呢,春运呢,有钱也买不到票。”出租车司机说道。
  “临时决定的。”赵旭说。
  出租车司机说道,“我劝你别去火车站浪费时间了,坐大巴吧,辛苦是辛苦了点,但好歹能买到票。”

  赵旭笑了笑,没接茬,说道,“师傅麻烦你再快点。”
  “得嘞。”
  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一个急停在站前广场前面的出租车落客区停下,赵旭下车一看,站前广场被分割成了好几个等待区,黑压压的全是人头,大量的武警在维持着秩序。
  紧了紧背包,赵旭大步朝售票厅走去。
  艰难地穿过人群,来到售票厅,售票窗口前排队等待买票的长龙一条比一条长,旅客们脸上焦急激动向往共存。
  对于现役军官来说,怎样才能坐上南下的列车?
  日期:2016-11-0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