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5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永新也把目光落到了招商局长身上。
  脸颊肌肉动了动,卜明宇说了话:“市长,那样不好吧?”
  王永新“哦”了一声:“你说说。”
  见市长并没怪罪自己插话,卜明宇顿时来了信心。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成康市招商引资条例有明确规定,凡是不按招商细则要求递交资料或交押金、投标保证金的企业,一律视作自动放弃,要承担因此造成的责任,并且不得再次竞标。条例还有规定……”
  耐着性子,听对方普及完招商条例,王永新“冷笑”一声:“卜明宇同志,对于在招商过程中,不按细则要求,对企业进行刁难、逼*迫企业退出的行为,该如何处置?细则有什么规定?”

  什么?众人都不禁讶异:市长这是要干什么?
  卜明宇先是一楞,随即脸色腊白,结巴的说:“市……市长,我绝对没干这种事,手下人也没……”
  王永新打断对方:“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说着,他又转向监察局长:“我这里接到好几个举报电话,都是关于招商人员有违规行为的。你们监察局跟进、调查一下,务必查证是否属实,查清行为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现在就履职。”
  “是。”监察局长答应一声,站起身来,走到卜明宇身旁,“卜明宇同志,走吧。”
  “我……”卜明宇身子一软,半躺在了椅子上。
  立刻又过来两人,和监察局长一起,把卜明宇“搀”出了会议室。
  事情太突然,众人都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市长,我这里有那些企业信息。”招商局郝副局长站起身,表了态。
  王永新没有理老郝,而是看向楚天齐:“这回行了吧?”
  “市长,人言可畏呀。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还暂管着,然后您派身边人帮我一下,我也避避嫌。”楚天齐一副商量的语气,目光瞟了眼一旁县长秘书。
  “扑哧”一声,王永新被对方的死缠烂打逗笑了:“好吧,那就让杨永亮参与一下。”
  楚天齐神情恭敬:“谢谢市长,会后我马上让李子藤找杨秘书衔接。”
  王永新没接对方的话,而是直接说道:“散会。”说完,率先走出了屋子。
  自从城建招商专题会后,城建招商工作便紧锣密鼓进行起来。
  和以往的情形不同,这次不是以招商局为主,而是由市长秘书杨永亮和副市长秘书李子藤牵头,招商局只是做一些从属配合工作。
  如果放在以往,招商局被这么轻视,那些人早就牢骚满天,到处告状了,但现在他们只得夹着尾巴做人。就是这样,还生怕被收拾呢,每天都担心吊胆,加着十二分小心。而且现在他们也告状无门,局长和多名头目被带走,主管市长又在首都养病,谁又能替他们“做主”?
  其实招商局的这些人有所不知,远在首都的彭市长要比他们还惆怅的多。
  现在马上就到月底,彭少根到首都也二十多天了。虽然他人在首都,但其实心一直在“家里”,他惦记着成康市的招商大计,也惦记着自己的权力。说心里话,他本不想到首都,但情势使然,也只得暂时行这权益之计;否则,夹在那些领导中间,总没个好;尤其不论哪家企业进入,都是在和张鹏飞分“蛋糕”,那可是副省长的儿子,自己更得罪不起。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本来已经打定主意,本来都想好了各种可能,而且既找到了替罪羊,还设定了了及时回归的办法。但彭少根到首都还不足二十四小时,就听到了一个坏消息,王永新临时代管了其它工作。他的本意是只交出城建招商工作,不曾想王永新来个顺手牵羊,把其它工作也抢到了手里。
  彭少根接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回去,绝不能让王永新借此没收了财政大权。但转念一想,他又冷静下来,这还什么都没检查呢,就直接回去,也太假了。而且招商中的危机还依然存在,现在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再说了,自己只是请病假,只要回去了,财政等工作自然还得交回来,分工就是这么分的。如果王永新想要赖着财政不给,那就违反了官场规则,是要遭到“天堑”的。想明白这点,彭少根便踏实的检查了起来。

  既然体检,那就得像回事,反正费用都能报销。彭少根很不客气,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又是化验,又是拍片,检查个遍。一周时间下来,各种检查都出了结果。还别说,有些指标真不正常,有些器官也有健康隐患,什么酒精肝、前列腺肥大、高血脂一共好几项。但医生说,这些症状都很轻微,只要注意养生、调理,都无大碍。那就听医生的,在医院调理几天,彭少根就住了下来。
  彭少根不禁庆幸,庆幸首都来的及时,否则可能因为忽视而给身体留下大的隐患。心情舒畅好多,“想家”的感觉也淡了不少,但“家里”的事他却一直关注着。
  就在检查结果刚出来的第二天,他就得到了汇报,十五家企业只去了一半,楚天齐被放了好几次“鸽子”。虽然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但彭少根仍然高兴不已,心道“让老王八和小年轻忙着吧,老子在首都好好休整休整”。于是,他给王永新去了电话,艺术性的汇报了自己病情,也转述了医生“休息一段”的建议。
  想到小年轻被上司和“现管”们电话轰炸,想到“老王八”被省里追着不放,彭少根就惬意不已,暗道“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心情好,“恢复”就快,彭少根并没有那么死心眼,没有死待在医院,他不想成天闻着来苏水味;而是每天由人陪着出去游山玩水,一旦有什么情况,医院会有人通知他,晚上他也住到了外面酒店。
  好日子总是过得快,在八月二十四日中午,彭少根接到了电话报告,卜明宇被监察局调查了。这可不是好消息,一旦卜明宇嘴上胡说,那可是会牵连好多人的。彭少根首先想到了回去,但此时回去并非上策,还是观察观察再说,而且自己和卜明宇并没什么太深瓜葛。

  在接到卜明宇被调查的电话时,还有一条消息,并未引起彭少根的注意,但接下来他却不得不重视了。从二十四日中午开始,那些上司和“现管”纷纷打来电话,全都是质问他为什么说了不算,为什么耍人玩。面对这些人的质问,彭少根只能尽量辩解和请求对方原谅,可对方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不是直接挂掉,就是斥责连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