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6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战后为纪念在夜战中阵亡的这3位飞行员,美军有两艘护航驱逐舰以他们的名字命名,分别是“莱斯利诺克斯”号(舷号DE-580)和“贝克”号(舷号DE-190)。
  日期:2017-09-29 22:16:59
  (正文)
  日军战机竟然聚集到自己航母上空并试图降落,这说明附近海域至少有敌人的1艘航母,也许更多。“约克城”号情报官比亚德在19时03分截获了一架日机发回的电文,“以罗塞尔岛为原点,方位160度,距离110海里”。另一架飞机声称将在19时40分回到母舰。如果这是一架刚才逃走的飞机,那么它的母舰可能就在周围130-180公里范围之内,方向不明。20时03分,一架日机高呼“我看见你们了”,同时催促己方军舰向海面打探照灯使自己在海面迫降,—发出这一呼叫的是袭击珍珠港第二攻击波的指挥官岛崎重和少佐。类似的通讯一直持续到21时30分才完全消失。从中可以听出有两艘使用不同呼号的航母,那无疑就是日军的主力航母舰队。

  “列克星顿”号的雷达同样跟踪到这批日机,发现它们在距离第十七特混舰队55公里之外盘旋一阵后从雷达屏上神秘消失,似乎是降落了。21时51分,菲奇通过舰际通话短途电台告诉弗莱彻,敌军是一艘或者更多航母,19时30分位于55公里之外,刚才那些飞机很可能来自日军的主力航母。
  这则情报让弗莱彻大吃一惊。既然日军如此之近,能否考虑让金凯德的巡洋舰群或者仅仅派出驱逐舰对敌人实施水面夜袭?此时第十七特混舰队尚有5艘重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可现实困难也让弗莱彻举棋不定。首先即使菲奇的猜测是对的,日军在19时30分到21时51分之间可能朝任何方向移动了90公里以上,派出的水面舰只很难在夜间准确找到他们。一旦夜间攻击失败,夜袭舰队第二天白天将成为日军航母舰载机的活靶子。其次并不是所有驱逐舰和巡洋舰都能参加夜袭,两艘航母必须留下足够的护航力量,他们对于防空或防止水下潜艇的攻击是必不可少的。再者“尼奥肖”号油轮已经损失,护航舰只高速航行会耗费大量燃油,这已成为制约舰队高速机动的最大问题。斟酌再三,弗莱彻最终决定取消夜袭计划,舰队依然保持集中,以便在第二天全力对付日军的主力航母。此举在战后又为弗莱彻赚来了无数的骂名,但当时就在战场的金凯德少将对此表示完全赞成。尼米兹上将后来也曾说:“不作这样的尝试的确是明智之举,弗莱彻当时并不知道敌军的构成,他不分散兵力的做法非常正确。”

  弗莱彻也曾考虑利用舰载机实施夜袭,伯奇少校力主派出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偷袭日军航母。由于几乎所有美军飞行员都缺乏夜间起降和飞行的经验,此举与在黑暗中向敌人开枪毫无二致,刚才日军的失败攻击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多数飞行员对此也持有异议,这一方案随即被否决。
  此时的弗莱彻仍不能休息。由于二号锅炉出现故障,“莫纳汉”号驱逐舰航速降低到28节。虽然仍可继续战斗,但无疑会在即将开始的大战中拖舰队的后腿。弗莱彻命令伯福德少校带“莫纳汉”号驶离大队前往指定海域,在救起“尼奥肖”号和“西姆斯”号的幸存者之后前往努阿美。驱逐舰受命在离开舰队一段距离之后打破无线电静默,向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汇报当天的战斗情况。同时发电给克瑞斯,指示他“向莫尔兹比港靠拢以获得战斗机保护,但你也可相机行事”。弗莱彻对未能及时与澳大利亚人汇合表示了歉意。

  在错进错出的5月7日,弗莱彻的运气可以说是相当好。他派出的克瑞斯舰队吸引了日军的注意力,第十七特混舰队始终处于恶劣天气的保护之中。可惜第二天,无论是运气还是天气都不再会偏向于他。
  晚上20时10分,屡遭猛揍的高桥机群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为了让攻击机群顺利着舰不再导致更大的损失,几艘日军驱逐舰冒着被美军潜艇攻击的危险打开了探照灯,为飞机降落指示航路。第一个降落的高桥跳下飞机就朝着舰桥猛跑,边跑边喊:“舰长,敌人就在附近,再给敌军一次猛烈的‘刺’吧!”听取了高桥的汇报之后,舰长城岛高次大佐用信号旗向高木和原汇报了敌情。此时夜色已深,加上之前的冒险攻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估计也实在挑不出来更好的飞行员了,高桥的建议最终被否决。

  偷鸡不成反蚀好几把米的日军共损失俯冲轰炸机1架、鱼雷机8架,包括两名分队长在内的机组成员26人阵亡,村上喜人、坪田义明、稻垣富士夫、荻原努等多名参加过珍珠港作战的“老鸟”在夜袭中丧命。8架鱼雷机及其经验丰富的机组在这次无果而返的攻击中丧失,严重削弱了第二天日军有效实施鱼雷攻击的能力。
  在大致确认了美军舰队的实力和位置之后,日军两艘航母上所有人员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值军官福地周夫中佐详细记述了当时舰上的情形:“夜晚的航母上寂静无声,确实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寂静。在这个深夜里,刚刚返回的高桥队长早已身心疲惫,却仍然在研究第二天的攻击计划,作为队长他责无旁贷。但仍保持如此高昂的战斗精神,实在让普通人难以企及。在阴暗的机库一角,有人正满头大汗,认真地用步擦拭着飞机的机翼。他是那架飞机的机长、菅野兼藏飞行兵曹长。”这福地看似名字挺吉利,但绝对是大乌鸦嘴,他提到的那两个人都没能活到第三天。

  当天晚上,坐镇拉包尔的井上中将同样是彻夜难眠。晚上22时,他向联合舰队司令部发去报告,“鉴于珊瑚海突然出现不止一艘美军主力航母,建议对莫尔兹比港的登陆作战推迟两天至5月12日进行”。山本很快回电批准了井上的请求。
  同一天晚上,“大和”号上还有一个人试图努力通过井上及其主要下属发来的电报理清珊瑚海海战第一天战斗的脉络。大起大落的战况让他又惊又气,他在当天的《战藻录》中哀叹道:“我们能够预见到敌人的攻击,怎么就不能设法改进我军各部的协同呢?”大家已经猜到了,这个人就是参谋长宇垣缠少将。
  不单宇垣,1943年日本海军一个总结战争第一年经验教训的委员会也对5月7日的战斗做出了令人沮丧的结论:“这些报告不仅在当时极难分析,即使到了今天也令人困惑。”1972年,珊瑚海海战亲历者、原“列克星敦”号航空长达克沃思中将也说:“毫无疑问,1942年5月7日的珊瑚海一带是世界战争史上最混乱的战场,要是将双方错误和幸运的决策一起列出,那将是十分有趣的。”
  5月7日的战斗终于拉下帷幕,双方可谓是牛刀小试。交战双方指挥官都已知道了对方的大概位置。双方都曾谨慎考虑过以水面舰艇实施夜袭,但最终无一例外地取消了夜战,以免损失巡洋舰和驱逐舰。大战在即,双方都怕因此削弱自己的警戒力量。
  日美两军在珊瑚海区域活动已达两日之久,实际上两军相距最近是下午18时左右,居然只有130公里。夜间弗莱彻指挥第十七特混舰队首先向南,尔后向西进行规避。同时高木舰队则向北航进,双方之间的距离逐渐拉开。高木和弗莱彻都很清楚,决定海战胜负的航母决斗将在第二天隆重上演,胜负的关键在于谁在第二天率先发现对方并发出致命的一击。
  双方均枕戈待旦,静候5月8日黎明的来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