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6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
  青衫剑客转过头来,看着他,说你居然知道我的身份和来历?
  张天师脸色阴沉地说道:“我们在天罗秘境,曾经打过照面啊,大罗、三清之下的最强者,平育贾奕天剑主阁下!”
  一直以来,关于我们头顶上的星空,都有无数的说法,道家的典籍之中,有说是三十六层天的,也有说是三十三天的,乍一听感觉很不统一,但其实不过是说法不同而已。

  如果按照三十三层天来算,第三十三层,叫做圣境四天,而如果按照三十六层天来算,这圣境四天其实又被分作三清天的太清境大赤天、上清境禹余天和玉清境清微天,以及三清天之上的大罗天,按照道家典籍上面的说法,三清便是“一气化三清”中的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三清天分别住着这三位圣人,而大罗天则是一片虚无,是宇宙最高的存在,超脱万物。
  道家的体系复杂无比,且不多谈,但这平育贾奕天,则是圣境四天之下的那一层,最接近圣境的那种。
  而这位平育贾奕天剑主的实力,似乎也很接近那位三十四层剑主。
  他一出现,就有横扫一切的气度,这种实力,显然并不是通过河图洛书那样的东西复制出来的,而能够够得上这样称号的家伙,绝对是有出处的。
  听到张天师的话语,那平育贾奕天剑主,又或者说青衫剑客贾奕看着她,眯眼想了好一会儿,方才摇头说道:“很抱歉,我不记得。”
  简单一句话,将人伤得不行。
  堂堂龙虎山主人,在他眼中,都没有半分的印象,显然是根本没有将人放在眼里。

  对于这事儿,张天师倒是十分豁达,平静地说道:“在我记忆之中,你其实并不应该叫做贾奕才对,当年你为何要改名呢?”
  青衫剑客贾奕听了,不由得一愣,随后笑了,说想不到还真的碰见了一个老熟人,不过你放心,我这个人公是公、私是私,分得很清楚,你就算是认识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所以没有必要乱攀交情。
  陆左这个时候突然插了话,说阁下很自信?
  青衫剑客听到,不由得笑了,说对,我的确是很自信,在我看来,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陆左又问,说那你来龙虎山的目的,是什么?
  青衫剑客看向了乾坤峰的深处,说奉命来找一位同伴,它被你们的先人镇压在了这里,现如今天尊既然出现了,是时候让它重见天日了……

  同伴?
  我听到他的话语,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刚才在虚空之中感知到乾坤峰下面的那股恐怖力量。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埋伏,现如今一听,方才知晓,龙虎山的禁地,也封印着某种可怕的的东西。
  而那东西却被青衫剑客称之为“同伴”?
  他刚才还说过一句话,“卑微的人类”,能够说出这样话语来的人,他自己会是人?
  我似乎猜测到了这位“强无敌”的来历,而陆左则问道:“天尊,是那个叫做三十四层剑主的家伙么?”
  青衫剑客点头,说对。

  陆左居然笑了,然后说道:“你奉他为尊,则应该叫我伯父才对。”
  啊?
  青衫剑客一愣,居然没有破口大骂,而是认真问道:“为何?”
  陆左认真地说道:“天尊的母亲,是燕尾老鬼的老婆蛇仙儿,也就是你们的孔雀圣母,而我与燕尾老鬼,情同兄弟,而我长他一岁,所以你们天尊都应该唤我一声‘陆伯父’,你随你们天尊这么叫,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对吧?”
  他说出这一番话儿来的时候,我顿时就愣住了。
  大哥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说的是什么鬼啊?这不是明摆着在拉仇恨么?
  我在这边发愣,而青衫剑客则果不其然地狂怒了起来,手中的长剑在这个时候迸发出了小太阳一般的耀眼光芒来,指向了陆左,说我与你好好说话,你却敢如此侮辱于我——卑微的凡人,是谁给你这样的勇气?
  陆左在这个时候,居然好不畏惧地挺身而出,然后说道:“少他妈的在我面前装逼了,就你这个几把样子的小角色,老子杀了不是一个两个,有什么好狂的?来吧,别他妈的废话,拿剑说话。”
  我靠!
  哥,你这话儿也太霸气了,你想好了没有啊?
  这个什么平育贾奕天剑主,可是一人单剑,将整个龙虎山都给弄得焦头烂额的角色,你这话儿说出口,要是被挂掉了,那可怎么办?
  还没有等我思索太多,那青衫剑客果然没有再废话,身子一闪,人便出现在了陆左的身前。
  他手中的长剑,与陆左的鬼剑陡然碰撞到了一起来。
  铛!
  一声沉闷如雷鸣般的声音陡然响起,面对着敌人宛如山峦倒塌一般的恐怖力量,陆左居然手持长剑,一步也未曾后退。
  两人死死抵在了一起。

  这场面看似寻常,然而对比起刚才仅仅只是一记飞剑,就让被官方列入天下十大之中的马烈日疾退七八步的情形,就能够感受得到陆左的强大。
  这个时候,我的余光处居然也瞧见了马烈日。
  这位西北马家的扛把子瞧见陆左的表现,双眼顿时就瞪得硕大,眼珠子都仿佛要掉下来一般。
  怎么、可能?
  吃惊的人并不仅仅只有马烈日,刚才凭借着法阵在与青衫剑客死斗的龙虎山众人也是惊讶不已,特别是那位龙虎山主人,他眯眼打量着陆左,眼神之中不断变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僵持的时间并不算长,也就两三秒钟的样子,然而对于旁人来说,却如同过了半个世纪。

  三秒钟之后,陆左脚下的地面突然间裂开了巨大的裂缝来,坚硬无比的岩石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沙石地,柔软无比,陆左站立不住,不得不变招。
  两人开始拼斗起来,每一剑的交锋,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效果。
  起初,他们拼斗得很快,浮光掠影,然而到了后来,却越发地缓慢,每一剑都如同押上了沉重的力量。
  而他们之间力量碰撞所爆发出来的劲气,也如同旋风一般飞出。
  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刹那,凶险都存在。
  眨眼之间,胜负就会分出。
  短短十几秒钟的交手,让人觉得仿佛过了太久的时间,而简单的试探过后,青衫剑客的身上,突然间爆发出了一股金黄色的气息来,宛如烈焰一般,紧接着一股宛如天神般的威严从天而降。

  龙威与其比起来,都有一些不如。
  在这样的强大气势下,我感觉到原本稳如泰山的陆左,身子稍微地颤抖了一下,而对方显然也感受到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随之而来。
  糟糕。
  我感觉到了陆左的危险,知道这个平育贾奕天剑主的实力,远远不是那些普通剑主所能够比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