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6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姽婳此时站在门内,正眉眼含笑的看着我,一身红色嫁衣即便在这昏暗的环境中,依然显得异常鲜亮。
  我有些发怔。刚才我明明记得我已经走近了火神庙之内,还跳上了那红色高台,站在赤红色座椅之旁,可现在,我为什么忽然又到了门口?
  刚才银瞳人的出现,以及我俩之间的对话,莫非跟之前在祭奠内一样,又是一场梦境?
  我摇摇头,祭殿内的那场梦境我自己有清晰的感觉,后面我也是昏过去重新睁开眼后才清醒过来。可现在,我整个过程中甚至都没有闭过眼,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境?
  我不信邪,顾不上跟姽婳说话,跳进门内,四下里飞快寻找,结果一路找到先前与姽婳共居数日的那个房间,也没发现那个红色高台,更没看到那张朱红色的座椅。

  姽婳此时已经跟着我一起来到这里,我转过身,着急对她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看见那个银瞳人?有没有看到那张朱红色座椅?”
  姽婳面色有些疑惑,不过马上便摇摇头道,“我听到夫君的呼唤,第一时间便从庙内出来,打开门迎你……你说的银瞳人和座椅,我一个也没看到。”
  连姽婳也没有看见,方才那银瞳人的出现,真的只是一场梦境?
  我吐了口气,半年多没见面了,这才刚见到,当着姽婳的面,我不好再去做别的事情,只好先将那银瞳人的事抛到一旁,对姽婳笑着说道,“前段时间本就要来的,不巧遇到了一点事情,然后就拖到了现在……”
  姽婳安静的看着我,微微一笑,檀口轻启,摇头道。“这里是我的家,也是夫君的家,早回几日晚回几日,并无太大分别。”

  她还是那么的善解人意,我心里未遵守约定的愧疚却一时无法忘怀。带着歉意又道,“是没有太大区别,但还是让你白等了这么些天。”
  姽婳又是摇摇头,“没事的,妾身在这洞府内幽居足有千年。半载时光恍然而过,与一日却也没有太大分别,相公不必自责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更是无法介怀,同时还忍不住的有些心疼。
  幽居千年……听起来没什么,可事实上,这是多么残酷的四个字,如此冷清空旷的洞府,让我独自一人呆在这里三五天,恐怕就要发疯。姽婳一人独居千年,我根本无法想象这背后有多少的心酸和无奈。
  只是,她为何要在这里独居千年呢?
  上次我问过姽婳的身份和她待在这里的原因,可她直接拒绝了我,说是时机未到,暂时不能告诉我。而这一次,连那银瞳人都说时机已到,姽婳背后的事情,是否也到可以告诉我的时候了呢?
  一念至此,我忙把心头所想问了出来。
  姽婳愣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倒是怔怔的盯着我看着,好一会儿之后,才带着探寻的语气又问道,“夫君……还不知妾身的身份吗?”
  我被她弄的有些迷糊,茫然摇摇头,“你还没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
  姽婳似乎对我的回答并没有意外,只是表情微微透出几分失望,把头偏转到了一旁,幽幽叹了口气。
  “夫君既然还未想起妾身的身份。那就证明时机还未到来。”
  听到她这话,我顿时懊恼的拍了拍头。
  南宫是这样,银瞳人是这样,连姽婳也是这样,他们全都知道些关于我的事情。偏偏我自己不知道,而且他们还不说,非要等什么时机到来之时……
  都是修行之人,我自然知道很多事都有禁忌,也非常理解他们,但心里总还是觉得不舒服。
  不管我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管他们到底身上背负着什么使命,一切事情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岂不是更好?像现在这样,一步一步的如同解谜一般。着实太累。
  这些话我并未直接说出口,但脸上表情多少流露出了几分不喜,姽婳或许是察觉到了,声音里头顿时带了几分歉意,迟疑着又道,“夫君,妾身并非有意欺瞒,实在是……天命难违,有些话,时机未到之时,一旦出口,对你我来说,都是一场灾祸。所以我……”
  我苦笑着打断了她的话,点头道,“你不用道歉,我明白的……五弊三缺这些虽然只是左道之人的忌讳,可对我们这些真正的修行之人来说,也是一种警醒。能力越强,天道规则的束缚也就越大,我怎么会责怪你?只是心里有些不耐烦罢了。你不介意就好。”
  姽婳柔柔的笑了下,“妾身自然是不介意的。”
  半载不见,我心里隐约觉得跟姽婳有些生分了,但她却好似没有这种感觉,反而在我面前表现的更加自然和熟络,往常不太常见的笑容,现在随时挂在脸上,看向我的目光中,也带着一股热情。
  在她的带动下,我心里那微微的一点生分顿时也烟消云散了。一边说着话,一边随她到房内的石凳上坐下。
  闲聊中,姽婳忽然问起了瞳瞳的事,问我瞳瞳有没有好些。我这才想起,瞳瞳可是对红影子仰慕已久,早就吵着让我下次过来的时候,一定要喊她出来找红影子姐姐说话。
  想到这里,我忙拿出玉环,意念微动。
  几秒钟之后,瞳瞳的身影一闪,直接便出现在了我面前的空地上。她瞟了我一眼之后,便转过头去,目光牢牢盯在了红影子身上。
  “姐姐……你就是哥哥说的红影子姐姐?”瞳瞳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姽婳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先看了我一眼。然后才对着瞳瞳点头道,“没错,你就是瞳瞳?”
  瞳瞳飞快的点点头,一下子跳到姽婳身旁,自来熟的拉住她胳膊,开心的说道,“哥哥说我这回能醒过来,全靠姐姐你帮助呢。”

  姽婳摇摇头,“是相公让我救你,你要谢他才是。”
  不知怎么的,姽婳说话的声音有些清冷,方才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一边说着,还转头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忍不住有些尴尬,虽然我跟瞳瞳之间并没有什么,但毕竟昨天夜里才对她有过不好的心思,这时候看着姽婳冷淡的表情,我总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瞳瞳却是个没心没肺的,根本没注意到姽婳的表情,依然缠着她,嘴里笑着又道,“我当然要感谢哥哥啦,但也得感谢姐姐你,你不光上回救过我,以前在我刚住进玉环里的时候。你也救过我一次呢。”

  姽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是有些奇怪,张口问道,“以前?”
  瞳瞳点点头,“是啊,不过那次姐姐你没穿红色衣服,穿的是白色衣服呢。”
  姽婳的表情猛地变了一下,转头目光盯着瞳瞳,好半天没有说话。
  瞳瞳被她看的有些疑惑,一直不停说话的嘴巴终于停了下来,害怕似的躲开她的目光,转头怯怯的看了我一眼。
  我这时候也想起了当初我和瞳瞳险些殒命在邓教授手里那件事,心里顿感疑惑,忙开口也对姽婳问道,“是啊。那是六七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跟一个养小鬼的动手,险些丧命,玉环里忽然出来一个人影,赶走了那人。救了我和瞳瞳一命。当时我眼睛受创看不见东西,听瞳瞳说那个人影也是一个女子,只是身穿白衣……是你吗?”
  日期:2016-11-02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