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5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是昨天和江霞的深夜约谈,楚天齐知道了程爱国的指示,理解了江霞的真实用意。他现在已然明白,程爱国没有向自己提前说明此事,肯定也是在考验自己,既考验自己的应对能力,也在考验自己的辩明能力。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自己的做法并不能令自己满意,不知道程爱国会怎么认为。
  经过江霞的诚恳说明,楚天齐明白了程爱国的良苦用心,也意识到了与江霞合作的重要。正是意识到了“抱团取暖”的重要性,楚天齐才向江霞讲说了与宁俊琦的故事大纲,这既是向江霞解释不“验证”的原因,也是为了解开对方心中的疙瘩。江霞不同于其他的那几个女性,那几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女性,几乎都知道有宁俊琦的存在,而江霞不知。另外,和那几个女性,楚天齐并不准备解释更多,对方能理解就算,不理解拉倒,大不了不互相往来。但江霞不同,俩人不但要做同事,而且还都是程爱国一系,如果心里有疙里疙瘩,势必要影响大事,因此必须解释清楚。

  当然,在和江霞的解释过程中,楚天齐也为了自圆其说一些事情,运用了小伎俩。在昨晚给江霞看的所谓女朋友手机号,其实是姜云生的,号码中间的四位数字正是沃原市区号。他还故意用手指遮挡了最后的两、三位数字,这样就既证明了和女朋友通话,也巧妙的防止了对方核实。楚天齐不禁为了自己的“高招”,而沾沾自喜。
  自喜过后,楚天齐的思维又跳到了短信内容上。他要尽快做出正确判断,并找出正确的解决方案,而且这个方案要对自己影响最小,最起码千万别留下后遗症。他把提前想过的几套方案罗列在脑中,进行分析、对比,还对个别地方进行了拆分、重组,尽量把方案排布的最优。
  就在楚天齐分析方案的时候,远在成康市的王永新却焦头烂额着。
  这几天,王永新烦透了,被各种电话骚扰的不甚其烦。
  自从成康市发出招商消息后,定野市、河西省的电话就接踵而至。这些打电话的人,除了直接上司,就是能对成康某些工作施加影响的“现管”,王永新都不敢轻易得罪。但对方提出的条件,他却不能随便承诺,那可不比安排一个职位,那是动辄上亿的项目。而且项目就那么几个,这些上司和“县管”却有数十人之多,整个就是一个“狼多*肉少”现状,根本不好取舍。况且,副省长的儿子也在成康投资,弄不好的话,要夹在这些人中间受夹板气。于是,他便每次好话说尽,直接来了个太极推手,把这些人支到了主管领导那里。

  果然,在把这些人推给彭少根后,骚扰少了好多。在耳根相对清静的日子里,王永新暗自看着彭少根的笑话,同时也不禁遗憾失去的这部分权利,遗憾把“好处”推给了别人;尽管遗憾,但他却不敢擅自使用这些权利,自己可是被降级使用的,绝不能因小失大。想清楚事情的利害关系,但王永新总体还是心理平衡的。
  过了不久,王永新就听说了彭少根和楚天齐的那些小摩擦,心中高兴不已。他知道,彭、楚二人的隔阂正是可以利用之处,正是招商结果不至失控的保障。所以,他装作不知,暗中等着为二人调停之时。又过了不久,发生了招商和城建“交锋”之事,王永新觉得时机差不多,该自己出手了。就在他还没来得及“过问”的时候,彭少根忽然拿来了请假条,还附有医院证明。
  在之前,彭少根也有“请假”的口头表示,但王永新都以“再等等”、“忙过这段再说”等理由打发了对方。可这次对方准备的却很充分,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就有故意难为的嫌疑;而且万一对方真的有病,万一因自己的推脱而耽误了,那自己是有责任的;这个责任可大可小,要是被有心人利用了,自己是吃不了也兜不走的。
  经过权衡,王永新原则上同意了彭少根的请假要求,接下了对方的假条,但提出了一个条件,招商工作不能因此搁置。彭少根立刻推荐了楚天齐,也提出了一些便于楚天齐工作的措施,并表示已经和医院约好,第三天就得到医院。第二天,王永新正准备找楚天齐谈过后,再决定是否立即签批假条;可却接到了彭少根电话,对方言说“接医院临时通知,连夜到了首都”;对方明显就是“逃跑”,但事已至此,王永新只得接受现实,找楚天齐进行谈话。

  虽然楚天齐百般推脱,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这让王永新长嘘了一口气,只要那些人不找自己就行。果然,那些人没再找自己,想是应该找到楚天齐头上了。可是过了几天,王永新发现,招商还没什么进展,便找了楚天齐,施加压力。面对自己的施压,楚天齐没有任何积极措施,反而诉苦、发牢骚,偶尔还“耍无赖”,这让王永新很没辙,深也不行浅也不行。
  这边招商没进展,楚天齐态度也不甚积极,但省里催促城建进展的电话却打的很急。自彭少根请假以后,这些电话就三天两头打来,而且越来打的越勤。王永新此时已经彻底判断出,彭少根捣了鬼,“体检身体”纯属杜撰。他只能期盼着招商有进展,先把省里的催问应付了再说。
  可是楚天齐汇报的结果非常不理想:十五家企业中,有七家没来,来的八家又不符合条件。不但如此,王永新还接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那些电话都是原来退出或被淘汰的企业,这些企业纷纷谴责招商不公。更莫名其妙的是,这些人上来就找楚天齐,但却打到了自己电话上。向其中一个企业核实电话号时,对方报的号码也是楚天齐办公室固定电话。王永新认定,楚天齐搞了鬼,电话进行了呼叫转移,于是他来了一个突击检查。但检查的结果,却印证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不过对方却有故意拖延时间的嫌疑。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齐先是下乡,紧跟着又到省里参加婚礼、参加会议。而那些企业的电话却都直接打给了王永新,向市长要回复,周末也不得消停。同时,省里追问进度的电话也是越催越急,王永新不甚其扰。不得以情况下,王永新只得找到薛涛,讨了主意。
  “哎。”想到自己堂堂一市之长,现在竟是这样境遇,王永新不由得叹了口气,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八月二十四日,星期二上午,成康市政府六楼第三会议室,城建招商专题会议召开。市长、副市长、党组成员全部出席,招商、城建、财政、监察、公丨安丨等部门正副职参加会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