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75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他们母女两个神秘兮兮的说着什么,胡静月心里很是不满,特别是本来嫁给陈励东的应该是她的女儿殷玉,却没想到竟然被这个丫头抢了去,新仇旧恨不由得让她越发怒气冲天。
  她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噔噔噔的走到他们面前,大声说到:“你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呵,还只有一个人,怎么,陈励东终于发现你是个贱人,准备把你休了?你们余家还真是专门出弃妇啊。”
  这话不但把余清微给骂了,还把余家所有人给骂了,饶是好脾气的余莞也不由的面色铁青:“静月,主意你的用词,小微和瀚东两个人感情好的很,她这次回来只是来看看老爷的。”

  “呵,”胡静月又是一声冷笑,用一种蔑视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余清微,“她会有这么好心,我看她是知道老爷快不行了,特意跑回来分家产的吧?”
  她转脸又看向余莞,气势凌人的说到:“你让谁注意一点?这个家有你说话的份吗?你算老几?别人喊你一声余小姐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余小三我告诉你,我才是这个家正正经经的大少奶奶,应该注意点的人是你!”
  她骂自己就算了,还骂自己的妈妈,这绝对不能忍。余清微腰背一挺就要和她理论。
  余莞牢牢的拉着她的手臂让她别惹事,余清微拍了怕她的手背示意她别怕,然后挺身上前说到:“胡阿姨,您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教训我,我是小辈,虽然觉得不堪入耳但还是忍了。我妈可不是你的晚辈,你这样指手画脚的会不会太过分了。如果不是你自己说你是霍家的大少奶奶,就你这气质修养我还以为是什么市井泼妇呢。而且老爷子只不过是暂时生病了,你就开始不停的说遗产什么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孝这顶大帽子你还是留着自己戴吧,我可承受不起。”

  胡静月气的简直要吐血,因为以前余清微是万万不敢这样顶撞她的,现在嫁了个陈励东就敢这样跟她叫板,当正是野鸡飞上了梧桐树把自己当成了金凤凰。
  她伸出手,指着余清微大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还有没有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里?”
  余清微笑了:“当然有啊,我现在满眼都是您,您这手可是又白又嫩呢,不知道咬起来是不是比手腕可口?”
  说着笑意更浓了,洁白的牙齿还故意还她眼前晃着。
  胡静月立刻抽回手,隐约感觉手腕一阵刺痛,她还真怕余清微扑上来又咬她一口,可是就这么认输太没面子了,一张阴柔妖媚的面容急的都快扭曲了,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只好拼命朝霍正使眼色。
  霍正板着脸上前,冷声说到:“你跟她较什么劲,也不怕辱没了身份,还不跟我去医院守在老爷子身边?”
  “还是老公你说的对,”有了撑腰的,胡静月立刻又神气活现了起来,“跟这种人说话真掉价。”
  她扯了扯身上的意大利手工订制披肩,得意的挑眉,挽着霍正的手臂嚣张的走了。
  余清微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可是为了妈妈,有时候她不得不变得强硬一点,就连霍沥阳也常说她就像一只披着盔甲的刺猬,及时掀开了她的盔甲,也还会发现她浑身长满了刺。
  等胡静月和霍正走了,余莞把余清微拉到她的卧室,一进门就劈头盖脸的责问她:“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回来别回来,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
  余清微争辩:“可是能救沥阳哥的只有老爷子。我不得不回来。”
  余莞立刻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前,示意余清微别说话。她悄悄走到门前,小心翼翼的把房门打开了一条门缝,然后从门缝里朝外张扬,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余清微就站在她后面,自然也看到了那个人影,她心中一惊,正要动作余莞却又把房门重新关上了。
  然后拉着她悄悄走到了房间的正中央,这里可以观察到房间的各个角落。
  余清微觉得奇怪,同时又有一些不可思议。她问余莞:“妈,刚刚那个人是谁?”
  余莞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背后的人是谁。最近霍家越来越不太平了,到处都有人监视着,所以你今天不该来。”
  “我不来的话沥阳哥怎么办呢?现在只有老爷子能把他从霍殷容手上救出来。”
  “那你找到老爷子又该怎么说?如果要老爷子相信你,势必得把事情的真相全部说出来。你以为你说出来之后就能救霍沥阳了吗?你会害死你自己的你知不知道?”
  “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能救沥阳哥,要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反正这条命本来就是他救的。”余清微的眼中已经有了泪光,她的眉心从进来开始就没松过,可见她有多担心霍沥阳。

  而这也是余莞最担心的,她怕到最后受伤的只有余清微一个人。
  “你来之前我就已经找霍殷容旁敲侧击过,他看起来还不知道霍沥阳失踪了的事。”
  “可靠吗?会不会是他在撒谎?”霍殷容那么阴险的人能试探出真假吗?余清微怕妈妈也被他给骗了。
  余莞摇头:“应该不会,霍殷容这人虽然诡计多端但不屑于为了这种事撒谎。”
  “那沥阳哥会去哪里了呢?真是急死人了。”
  余清微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难不成是霍正和胡静月干的?他们怎么会知道沥阳哥回来了呢?
  余莞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下,指尖在桌面上敲打着十面埋伏的调子,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她眉心拢了一下又飞快的松开:“你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什么?”余清微急切的问到。

  余莞看了一眼余清微,犹豫了一下:“也许这一切都是霍沥阳自己策划的,他故意告诉你他和霍殷容不和,然后再失踪,制造出自己被人绑架的假象。因为有了他之前的说辞,你很容易就会怀疑到霍殷容身上。然后,你就像他预料到那样,过来找老爷子。接下来他只要等着老爷子带人过去救他,然后再指正是霍殷容派人绑架了他。当然,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必须把自己弄的惨一点,缺个胳膊少个腿什么的,当一切顺利结束之后,霍殷容就算不用坐牢,也彻底失去了霍家继承人的资格。他才是最后的赢家。”

  余莞不紧不慢的把自己的猜测全部说了出来,最后又补充一句:“我早就说过霍沥阳绝对不像表面那么简单,他的心机可能比霍殷容还要深沉,他绝对是个高智商罪犯。”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余清微几乎是咆哮着下了结论,身体却像遭受到重大打击一样摇摇晃晃站不定,眼中盛满了哀楚,她狠狠咬唇,“沥阳哥才不是那种人,他和你们都不一样,他是个好人。妈,他现在还身处险境,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
  “为什么不能说,这很明显不是吗?他那么了解你,你会怎么做他知道的一清二楚。霍沥阳唯一估算错误的就是,老爷子在你来之前病倒了。现在他身边有霍殷容守着你就更不可能见到他了。”
  余清微痛苦的捂住耳朵,蹲下身,哀求到:“妈,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余莞起身,走到她面前,摸了摸她的发顶,叹息到:“孩子,有些事不是你逃避就可以当作没发生的。你现在会这么痛苦不就是开始相信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