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73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迟生气了,懒的理她,又开始喝酒。
  余清微斜着眼睛看他:“明明很难喝,为什么你们男人都喜欢喝?”
  “这个酒,就像女人,经常喝并不是因为有多好喝,而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东西,能够让你忘记所有忧愁,当然,代价就是宿醉后的头痛。”这个比喻虽然有点奇怪,但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
  “那乔意如对你来讲,她是哪种酒?”
  “她?她是,一生只有一坛的女儿红。你呢?霍家的那个在你眼里又是那种酒?”
  霍家的那个?谁?霍殷容吗?
  说起霍殷容余清微就觉得头痛,那一连串可怕的反应又来了,她不得不重新夺过酒瓶,实实在在的喝了一大口烈酒。
  “他不是酒,他是毒药。”说完,整个人就华丽丽的醉倒了。
  那种烈性洋酒对她这种一喝就醉的人来说才是毒药吧。
  “毒药?”叶迟仔细品味了一下,忽然发现,用毒药来形容女人再贴切不过了。
  一开始有着很绚烂的外表,你会不知不觉的被她吸引,等你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咬了一口之后,你才会发现,蜜糖底下,裹着的是毒药,一口,就能致命。
  第二天余清微是睡到了中午才醒的,昨天那点酒精差点要了她的命。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头痛欲裂。不过,也感谢昨天那点酒,让她不至于又度过一个无眠之夜。
  强忍着头痛查看了一下房间内的摆设,她猜测之前住在这里的人肯定是乔意如。
  再看看被脱的一丝不挂的自己,她顿时有种想从楼上跳下去的冲动。

  衣服也不知道是叶迟帮忙脱的还是自己脱的,如果是自己脱的也不知道是当着他的面脱的还是躲起来脱的。
  总之,不管是哪种她都没脸再见叶迟了。
  从衣柜里借了一套乔意如的衣服穿上,余清微悄悄的走了。
  同时,她终于明白男人为什么那么爱喝酒了,因为酒真的是个能让人忘记忧愁的好东西。

  磨蹭了一番,余清微还是决定去看看霍沥阳。
  但这并不就代表她要站到他那边和自己的妈妈作对,因为她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她想的是,也许霍沥阳把事情想像的太严重了,他们并不会走到非选不可的那个地步,就算走到了那一步,他们也并不一定就是对立的。
  所以,事情还没发生前,什么都不要想。

  她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握拳暗暗想到,如果有一天真到了那一步,她就去买一瓶烈酒,一口将自己灌倒,酔死过去。她掏出钥匙正要开门,忽然发现门锁坏了,而且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门上有一些男人的脚印。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明白这绝对不是入室盗窃这么简单。她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动作尽量轻柔的朝屋内走了一步,接着眼前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
  屋里被人砸的乱七八糟,桌子椅子也是翻倒着的,还有卧室里的东西都被扔了出来,一片狼藉。
  想起还在家里等自己的霍沥阳,余清微顿时心急如焚,她冲进屋内大声的喊着霍沥阳的名字:“沥阳哥……沥阳哥你在哪里?你不要吓我啊!”
  她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把房子里所有人藏人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她甚至连洗衣机和冰箱里都找了,没有,还是没有。
  她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沙发上,不敢想象这间小小的公寓里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因为害怕她抓起了一个抱枕抱在怀里,却忽然感觉到掌心里黏黏的,她低头一看,顿时失声尖叫出来。
  “啊!!!”抱枕上和手上都是鲜红的血迹,而沙发上之前被抱枕盖住的地方,颜色更是深了一大片。

  肯定有人受了伤,而且还是很严重的伤。
  她吓得立刻把抱枕扔到了一边,神情呆滞的盯着那滩刺目的血迹,血迹还没干透,说明这场袭击不过是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前。
  那她现在该怎么办?
  首先,冷静,然后,打电话给霍沥阳,说不定这些血迹并不是他的。
  她得确定他的安全才行。

  那只沾满血迹的右手像被冻住一样,僵硬的连弯曲都做不到。
  她只能用左手动作迟缓的翻出霍沥阳的号码,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摁下了那个绿色的键。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道机械的女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前后再拨。
  这对余清微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她整个人都被打击的晃了一晃。
  脑子里已经开始自动弥补那些没看到的画面。
  几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闯进了这间公寓,霍沥阳发现了他们,并且和他们展开了激烈的搏斗,但他寡不敌众,被对方打成重伤然后带走。

  可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霍沥阳到底被带到哪里去了,又是被谁带走的。
  手指一滑,电话被挂断,霍沥阳下面的一个名字露了出来。妈妈。
  她来不及多想又飞快的拨了过去,等待电话接通的时候她的脑袋都是空空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只剩下一个念头反反复复的旋转着:不能让沥阳哥出事,不能让沥阳哥出事,不能……
  这次电话依旧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余莞还在为上次余清微为了霍沥阳和她吵架的事生气,所以语气带了三分埋怨三分冷淡三分无奈和一分心疼:“怎么又给我打电话,你不是为了那个男人要和我断绝往来吗?”
  余清微动了动:“妈……”
  她不该问,不能问,因为这个人是她最亲最亲的妈妈啊,她怎么能怀疑她?

  她吸了吸鼻子,把无助的眼泪给逼了回去,然后走到阳台的地方,靠在栏杆上看着天边又黑又重的乌云发呆。
  “怎么了?”听到她那么无助的声音,余莞到底有些心软,只是好面子的她并不肯立刻表现出来,依旧冷冷的说:“有话快说,我忙着呢。”
  语气里的埋怨已经少了几分。
  余清微舔了舔唇:“妈,我还记得那年,我咬了胡静月一口,你为了不让我被赶出了霍家,跪在地上求他们,你还抱着我大哭让我给她磕头道歉……妈……为了我给那些人渣下跪真的值得吗?”
  突然提起往事,余莞怔了一怔,随后是无尽的尴尬,她轻咳了一声:“干什么突然说这个?怪难为情的。”
  “我就想知道,妈你有没有后悔?”
  “傻孩子,这有什么好后悔的,我唯一后悔的就是当时没跟着你一起出去,导致你后来……”说到这里余莞说不下去了,后来的事,不仅对余清微来讲是个噩梦,对她来讲,也是一生之中最大的伤痛。
  “妈,所以我……会喜欢沥阳哥,这没什么奇怪的吧,妈你为什么不喜欢沥阳哥呢?为什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小微,”余莞叹息了一声,原来她打电话过来又是为了霍沥阳,“我并不是不喜欢霍沥阳,我只是没有选择。事情也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想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
  余清微屏住呼吸,狠狠咬牙之后问到:“那……那如果,如果我和霍殷容在一起,您会同意吗?”

  这句话简直就是平地一声惊雷,炸的余莞头晕目眩,她差点栽倒在地,幸好及时扶住了旁边的柜子才勉强站住:“你……你说什么?我说,如果我和霍殷容在一起,你会不会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