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72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余清微的声音,叶迟愣了一下,一抬眼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叶辰翻身而上动作迅速的将叶迟踢倒在一边,然后还嚣张的大笑:“看看吧,意如她最爱的还是我,她根本就不爱你!”
  叶迟也不知道是被叶辰打傻了,还是被那一句话给打击傻了,他完全忘记了反抗,呆愣愣的躺在地上任由叶辰对他拳打脚踢,他没有躲也不喊痛,像个没有情绪的木头人,只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乔意如。
  那里面的绝望,看得真让人心碎!
  他们两个真是太过分了!
  余清微刚要上前劝说叶辰,叶辰突然又飙出一句:“刚才操嫂子操的太卖力了,不然你以为你能打倒我?”
  这种话真是有够不堪入耳,简直欺人太甚!!!

  虽然知道不管自己的事,余清微还是冲动的拿起了茶几上的大茶杯然后猛的敲上了叶辰的脑袋,这还是她第一次动手打人,手不免有点抖,力道也就差了一大截,敲在叶辰头上一点动静都没有,反倒把一旁的乔意如吓到了。
  她一把推开余清微:“你哪儿来的你谁啊?”
  叶辰打累了翻做到一旁休息,似笑非笑的看着余清微:“难道是叶迟的新欢?”
  然后用那种痞痞的目光将余清微从头到脚看了个遍:“身材也不怎么样嘛,品味真差。”
  乔意如疲倦的吼了一句:“闭嘴吧你,有完没完?”
  叶辰大大方方的站起身,把地上的衣服一一穿上,然后得意的看着地上如同死人的叶迟:“你还敢说你比我强吗?”
  余清微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个猪头样真让人恶心。”
  叶辰习惯性的勾起嘴角,却痛的倒抽了一声冷气:“哟,你还对他挺衷心,那这个没用的家伙就留给你吧。意如,我们走。”
  说着,他就搂着乔意如的肩膀往外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说:“雨下这么大,怪不得没听到他回来的汽车声。”
  余清微心中暗骂了一句人渣。
  等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余清微又不免开始后悔了,她要拿这个大家伙怎么办?
  谁能想到避雨的时候还能看到兄弟夺妻的戏码?
  就这样走掉好像不太好……
  余清微犹犹豫豫的来回走动着,要不先把他搬到沙发上然后再叫救护车?
  打定主意,余清微弯下腰刚要讲话,叶迟却自己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朝吧台那边走去。
  经过一场混战,客厅里乱七八糟,叶迟却像没看见似的,直接从那些东西上踩了过去。

  他打开一瓶洋酒,也不用杯子,直接对瓶吹,咕咚咕咚的像喝白开水。
  此地不宜久留。
  余清微小心翼翼的关心了两句:“那个,你没事吧?要不要去趟医院?”
  叶迟没理她,继续喝。
  “那……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话音刚落,叶迟就把一瓶酒推到了余清微面前,然后他自己又开了一瓶,继续喝。
  他的酒量很好,一个人曾经干翻一桌人,最后还能清醒的结账,所以现在他怎么喝也喝不醉,那种痛苦的感觉也就怎么也忘不掉。
  余清微看了一眼那瓶洋酒,然后继续说:“我还有事,真得走了。”
  叶迟猛的转头,一双猩红的眼死死的盯着她:“陪我喝。”
  那语气,仿佛她不喝就要吃了她似的。

  余清微心里也烦的要命,看着那酒,脑子一热,一咬牙就答应了:“好,我们一醉方休!”
  说的十分霸气。
  不过等叶迟又干掉一瓶之后她才舔了一口瓶口。
  就是因为舔了一口,辛辣的要命,她才不敢喝。
  结果她现在就是右手抱着一瓶酒,左手被叶迟抓着,两个人并排坐在他的室内温泉里洗热水澡。
  之所以会到这个地方来是她冷的连打了三个喷嚏。
  叶迟是个克制的人,清醒的时候他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直到五六瓶酒下去,人有一点点醉了,才开始絮絮叨叨的诉说着内心的痛苦。
  “我这是,第一次这么真心的对待一个人,我甚至想跟她结婚安定下来,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竭尽所能的对她好……甚至把心都给她了,她还有什么不满足?”
  结婚就是最好的归宿吗?而且现在发现她和你兄弟乱搞总比结婚后发现强吧,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绿帽子。当然,这些话余清微只敢在心里说而已,叶迟现在极度敏感,说什么对他来讲都是伤害。
  “为什么要背叛我?”
  你说呢?
  “为什么是他?”
  对啊,两个人虽然长的像,但他明显没你帅。
  等等,长的像?难不成是乔意如认错人了?
  额……
  余清微悄悄的看了一眼叶迟,然后自己往水里缩了缩,绝对要忍住,不能乱说,要不然叶迟杀了她都有可能。
  叶迟缓缓的转过头,眼神迷离的看着余清微:“你知道……”

  余清微急忙摇头,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出生在晚上十一点,所以我叫叶迟,他是第二天凌晨一点出生的,所以叫叶辰……”
  “哦……”原来是想说这个。
  大概是想到了伤心事,叶迟突然抽噎了一声,然后就没动静了,余清微看到,他的眼泪沉默的流了下来。
  “一个,是我最爱的女人,一个,是我最亲最亲的兄弟……”
  “也许……你给的并不是她想要的……”余清微叹息着喃喃说了一句。
  谁知道这么不经意的话竟然把一直安分的喝酒的叶迟给惹恼了,他把酒瓶一砸,气势汹汹的朝余清微吼:“那你说你想要什么,你说啊,你想要什么,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说到激动的时候还用力的抓着余清微的肩膀前后摇晃。
  余清微被摇的头更加痛了。她的耐心也终于告罄。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她。”
  叶迟怔住:“对,你不是她……你不是她……”
  余清微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再看看被他捏的红肿的手腕,委屈的想哭。
  “那你说,女人想要什么………”

  余清微沉默着,想了很久才说到:“莫失莫望,不离不弃。”
  这次轮到叶迟沉默了。
  “我还以为你会说票子房子车子,原来竟是这个。”他忽而自嘲一笑,“我也不是给不起,可她为什么要找别人,而且那个人还是我弟弟……连最亲的人都背叛了自己,我真的不知道该相信谁。”
  余清微动了一动,眼神也不禁变得迷茫起来:“是啊,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亲人,爱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她也分不清了。
  叶迟夺过她的酒,又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最后一狠心说到:“如果他们才是真心的,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可以放手成全。”
  “也许是怕你受伤害。”有时候,真相往往比谎言更残酷。想起了伤心事,余清微不由得悲从心起,她抢过酒瓶,学着叶迟的样子喝了一大口,酒才到喉咙那里她就咽不下去了,直接一口全部喷了出去。
  呸呸呸,难喝死了。
  叶迟呆呆的看着她:“你刚刚往哪儿吐来着?”
  余清微一看,哟,不好意思,全吐他脸上了。心情本来还十分沉重,被他那个样子一逗顿时忘却了忧愁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这样子真是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