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5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过丨警丨察局长的缘故,楚天齐打破砂锅问到底:“他们说的‘掺和’到底是什么事?”意识到唐突,他又补充道,“我没别的意思,要是不方便的话,算我没说。”
  “恩人,不碍事。”赵总监忙道,“一直他们也没有明说,我只是猜测,可能和最近一个项目有关。有一个县级市对外招商,我们也去参与了。在参与过程中,就多次接到警告电话,但我们一直没理这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可是对方招商人员竟然以可笑理由取消了我们的招商资格,根本不收我们的保证金,我们也只得做罢。自我们被取消了资格,警告电话就没了。前几天,我听有人传,市里可能还有与我们谈的意向,我就把电话打了过去,可是对方招商人员直接噎了我,说是没有这回事。没曾想,从打完那个电话,警告电话又来了,还发生了今天的事。”

  楚天齐心中一动,问道:“那个电话号码是多少?”问完又马上补充了一句,“我也许能问出实话。”
  “电话是……”赵总监报出了号码。
  听到这串数字,楚天齐心中暗道:真是巧了。
  “恩人,你怎么称呼?”赵总监又提出了先前的问题。
  “我到地方了,停车。”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问题,而是叫住汽车,下车而去。
  会议还没正式开始,厅领导还未就位,会场内人声嘈杂。
  参会的这些副处级干部,平时在(市)县里都还算一号人物,可是到了省城,到了省厅的大会议室,那就是小兵一个。平时在小县城还需要拿架作势,摆出一副领导派头,到了这个环境已经没必要再装,众人素质也立刻下调了几个档次。大家不时说笑,大声喧哗着,互相之间还开着一些荤笑话,显得很是随意,也轻松了不少。
  在这些轻松的人群中,有一个人显得很是另类,那就是楚天齐。其他人都是满面笑容,容光焕发,精神异常;只有他是眉不开眼不睁,双手或环抱胸前,或撑在桌面上,面对别人的招呼,也只是“嗯”、“啊”的随便应对一句。这并不是他故做清高,也不是他狂傲自大,而是他实在困乏。
  昨晚后半夜,不,准确的说是今天早上五点多,楚天齐才回到住处。躺下的时候已经将近六点,刚七点多又起床,匆匆打车赶往会场,他焉能不困?

  其实在前天,因为中午喝酒过量,胃里不舒服,又睡的较晚,他就没有休息好。昨晚本来准备早点休息,可又赶上江霞上门,被对方折腾了大半夜。对方先是敞开胸襟,消除误会,后又频频示好,还让他“验证”;好不容易避开尴尬,她去冲澡,还遭到了对方“被咸猪手”的戏弄。在江霞洗完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她先说要休息,后又说要去赶火车,让他送她去车站。到车站的时候,江霞非要他到候车厅去送;他以“万一被人发现,岂不前功尽弃”为由反对,可她直接来了句“哪有领导凌晨到车站赶车的”进行了回怼,他便只得举手投降。

  好不容易送走了江霞,可又在回酒店的路上遇到赵总监被打,结果这么一抱打不平,一个多小时又耽误过去。两晚加起来休息不足五小时,昨晚更是只躺了一个小时,他要不困不乏才怪?
  “楚市长,这谱可是越来越大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尽管声音不高,但却清晰的传进了楚天齐耳朵里,因为发声人就在耳边。他抬起沉重的眼皮,回头望去,身后站定一个女人,女人正笑咪*咪的看着他。楚天齐赶忙起身,略带尴尬的回应着:“楚县长,你好。我有点困,迷一小会儿。”
  站定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的老相识,许源县副县长楚晓娅,楚晓娅刚刚在上月分管城建。楚晓娅一挑眉毛:“瞧瞧,这疲惫不堪的样。大晚上不好好休息,干什么去了?庆祝节日?是哪个红颜知己?”
  自然听出了对方话里的醋意和讥讽,但楚天齐不能和对方一般见识,便随口撒了个谎:“庆祝什么节日?半夜看了场球,看完一时又睡不着。”
  “看球啊?是意甲还是德甲,是哪支球队赢了?比分是多少?进球最多的是谁?”停了一下,楚晓娅又补充道,“我也看了场球,不知是不是同一场?”
  “哪支呢……德……意……好像……”楚天齐一时编不上来。以前的时候倒也经常看球,自从从政后根本就没这个时间,也没这个闲心,他早就好几年不关注了。
  “别编了,你根本就没看。对不对?”楚晓娅露出了一抹讥笑。
  楚天齐尴尬一笑:“就是没休息好,根本不是你说的过什么节。”

  “撒谎了吧?不用解释了,越描越黑。”说到这里,楚晓娅“咯咯”一笑,“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没看球,我可不想牺牲美容觉,我也不懂足球,只是听我小侄儿成天‘德甲’、‘意甲’的。”
  啊?自己被耍了。怎么一遇到女人,大脑就短路呢?
  “对于你的欺骗行为,总该有所表示吧?”楚晓娅追问着。
  楚天齐“嘿嘿”一笑:“中午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楚晓娅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吃大餐。”说完,踩着“咔咔”的皮鞋声,向前走去。

  楚天齐摇了摇头,正要坐下,发现好多人投来了目光。那些人应该没听到说话内容,但两个高个男女说笑交谈想必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楚天齐发现,在这些注视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眼神,他迟疑了一下,向那个人走去。
  来到近前,楚天齐露出笑容,打着招呼:“黄书记好,您也来开会?”
  对方迟楞了一下,站起身形,伸出右手:“小楚,楚市长,一向可好?”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更是楚天齐的老熟人,是楚天齐从政后的第一个直接顶头上司——黄敬祖。
  楚天齐握住对方右手:“还好,还好,黄书记样子还是没变。”
  “老了。哪像你们年轻人?”黄敬祖停了一下,忽又疑惑的说,“气色可不好呀,哪不舒服?”
  “没有,没有,看踢球了,没睡好。”楚天齐又拿出了那个谎言。
  音乐声忽然响了起来。
  “回你座位吧,会议要开始了,有时间再聊。”黄敬祖松开了右手。
  “好的,黄书记。”楚天齐挥了挥右手,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
  在楚天齐身后,黄敬祖笑容迅速散去,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刚坐下不久,音乐声低了下来。后台匆匆走上一人,把一个桌签放到最中间桌,并迅速调整了其它桌签的位置,然后快速离去。
  楚天齐发现,那个桌签上赫然打印着三个字:张天凯。他不禁疑惑:张鹏飞父亲分管城建?
  “哗”一阵掌声响起,由小及大,掌声一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