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3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单位以后,关紅梅过来向张清扬汇报与那家娱乐公司副导演商谈的具体事情,张清扬便收了收杂乱的心思,把精力极中到这部电影上来。据关紅梅讲,对方八成是看准了这个景地。只是双方在价钱以及合作的方式上还有矛盾。张清扬认真地听着关紅梅汇报,心思却是飘到了远方。

  担心夜长梦多,朱天泽急于同杨校农就临河西城那片地的开发签订合同,常委会两天后就和三通集团商量好了所有的细节,他在没有做出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与杨校农签好了合同。
  当天晚上,坐在杨校农的会客室里,听着他对自己的恭维,朱天泽终于感受到一点一把手的威信了。自从到辽河以后,他就觉得被张清扬打击得体无完肤,这下可好了。朱天泽正准备改天抽空去省里汇报一下,把张清扬的失误向上面讲一讲,那样张清扬就没法在辽河混下去了。
  “朱书记,我们公司会以最快的速度组织拆迁工作,争取半个月以后工地开工!”杨校农举起了他的人头马。
  朱天泽也美美地品了一口洋酒,感觉很是不错。他说:“杨总,老爷子刚刚去世,你……不要影响了心情啊,工作要紧。”

  杨校农点点头,很是感慨地说:“老爷子生在战争年代,刚出生就体质不好,我家老太爷在十年動亂时死了之后,爸爸又受到了很多苦,后来才得到平反,但身体却是完了。说句不该说的话吧,他的身体能挺到现在已经是奇迹啦,老爷子也算可以闭上眼睛了。”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要向前看。”朱天泽也有感而发。
  “张清扬那小子这回要离开了吧?”杨校农微微一笑。
  “这个不好说……”朱天泽神秘地笑着。
  “哈哈……”杨校农大笑,“朱书记,不要这么神秘嘛,我看为了庆祝一下,今天晚上就别回家了,享受一下我这里的佳丽如何?我这的姑娘可和外面的不一样,干净得很哪!”
  朱天泽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脸有些红,摆手道:“早听说杨总这里花红柳绿,可是我不太喜欢这一口啊,无福享受,呵呵……”

  杨校农笑道:“朱书记,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
  “不不,杨总,我是真的……不爱好这个。”
  “那就不难为你了,我们专心喝酒。”
  夜深了,朱天泽就告辞了。嘴上说不好这口,但他也是男人,一想到传说中这栋别墅里的那些漂亮女人,他又怎么能不动心?为了不让杨校农抓住把柄,他控制自己的慾望离开这里。
  朱天泽走后,杨校农身边的那位“牛郎”笑嘻嘻地说:“先生,那批货已经发了,为了安全,会从渤海湾那条线过来。”
  杨校农拉着他坐在自己的怀里,问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吧?朝鲜边防军那里……不会出事吧?”

  小男生笑道:“您放心吧,这次给他们的价钱是过去的两倍,那帮穷鬼,只要有了钱就高兴了!”
  “嗯,不错不错,会办事了!”杨校农很是欣慰地揉捏着他的手,接着问道:“辽河海关也准备好了吧?”
  “辽河海关这些年都是我们养着的,他们恨不得我们天天有货进来呢!”
  “哈哈……你真会说话……”杨校农捏着他的手,很是高兴:“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批货,我与大哥商量好了,今后不做这个生意了,这些年……够本了,以后转行!”
  “您累了,早点休息吧……”小男生往他的怀里缩了缩。
  “宝贝,痒痒了?”杨校农的笑容很是淫邪。
  小男生突然就脸红了,把脸藏了起来,惹得杨校农开心极了。
  “我让你办的另一件事,你办了吗?”

  “办了,我们的老本全部转到了加拿大银行,现在集团里就有个二三百万了。”
  “那我就放心了,宝贝,我和你说啊,其实我心里一直都在担心,那里……是我们的最后退路啊,我已经和大哥说了,让他也做好准备……”杨校农说着说着就失落起来。
  “不会走到那一步的……”小男生很不甘心地说。
  晚上八点,中南海西北角昔日的摄政王府中灯火通明,现在这里是國務院办公地点。唐总理仍然在办公,他的办公室内坐着两个人,一位是纪委书记白政明,另一位就是浙东省省长贺保国,两人汇报的正是浙东省的龙华大案。
  唐总理的眉头一直紧索着,静静地倾听着两人的汇报,不发一言。外界都说这是一位亲民总理、铁腕总理,他上任后的反腐工作引起了党内很多干部的恐慌。这几年他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但是他仍然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革命精神,一身正气地面对着那些恶势力的挑战。
  第560章

  虽然贺保国也年过半百,但是在唐总理面前仍然是位年轻干部,他仍然有些胆寒。关于这位总理,外届传出的消息太多太多了。听说上任之初他曾经亲手批视了某军区的高层指挥官的贪污案,传出了兵变的传闻。听说那位指挥官当时发出豪言壮语,要死也要和唐XX一块死,据说那天晚上,中央紧急调动警卫队,强硬地把唐总理转移到神秘的安全之地保护起来,等到那件案子完全办好,军区的首长平稳过度之后,中央才放松了对总理的保护。

  白政明作主要汇报,由贺保国补充。等汇报完之后,唐总理手里捏着两人带来的文件,还是一言不发。贺保国望向白政明,眼神十分的紧张。
  “可恨……”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唐总理终于敲着桌子表态。
  白政明也很痛心地说:“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这将是建国后最大的……”
  唐总理没看白政明,而是温和地望向贺保国,问道:“保国,这两年你在浙东没少受委屈吧?”

  贺保国红了脸,笑着点头。纪风桥在江南派干部中是出了名的强硬,而贺保国与他又不属于一个阵营,他在浙东面临的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件案子……”唐总理摇摇头,没有把话说完,他不能轻易表态。以他的身份,说出去的话就很难收回来,所以他必须谨慎。
  白政明忧心地说:“这件案子有损国威,对党的尊严也是一次挑战,其影响是不可能控制得好的,再怎么低调,也会引起海浪啊!”
  白政明说出了唐总理刚才想说的话,唐总理点点头,他终于下了决心,严厉地说:“这是对国家对法律对党章的一次污辱,我的意见,要查……查个底朝上,无论牵扯到谁,都要往深了查。我建议由中紀委组织专案组,直接去浙东,不用同地方打招呼,一定要挖出党内的蛀虫!”
  白政明点头,神色紧张地说:“不好查啊,单是以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这是一场持久战!再说会不会有人……”他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这个不用担心,政明,我们先统一口径。我一会儿与主席联系,明天开会研究,由你在会上做报告!”
  “杨仆同志刚刚离开,我觉得有些人会在这事上做文章……”
  “他们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的时候,想没想过杨朴同志?这些人丢尽了干部子弟的脸,要查就要来狠的!”唐总理又一次敲着桌子,目光中带着血丝。
  “那好吧,我的意见与总理保持一至!”白政明站起身体,然后暗示道:“杨家的子弟在双林省的辽河……我的意思是说,也许这件案子不单单是浙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