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6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前面那些人的喊魂手段各有千秋,但大体上都是很准吧,而他们都没有能够成功,只能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善扬真人的神魂是无法通过常规手段找回来的,与其在这上面浪费精力,还不如做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对吧?
  陆左举起了大拇指来,说到底是跟虎皮猫大人混过的,思路就是清晰,没错,我之前其实已经见过了善扬真人,也知道没得办法了,我觉得其实张天师也知道这样的结果,而之所以会有今天的事情,大概也是因为龙虎山心存侥幸,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碰碰运气而已。
  我说为什么会这么草率?
  陆左说这个不叫草率,人呢,在陷入困境的时候,难免会有一些期冀,希望不灭,所以才会想要多加尝试。

  我说有一句话,叫做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不是么?
  陆左苦笑,说不然还能怎样?
  我没有说话了,而陆左却看着我,说你刚才到底在想些什么,跟我说来听听。
  我想了想,把心头的疑惑跟陆左讲起,他听完之后,皱着眉头,说你的意思,善扬真人和布鱼他们其实是一样的情况?
  我摇头,说不确定,我只是在想,他们在潜意识里面做出来的那个动作,为什么会一模一样?
  陆左偏头思索了一会儿,伸出了双手来,开始结印,然后问我道:“是这样么?”
  陆左一共做了三回,前两次的时候多少有一些出入,而最后一回,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我都不知道他为何会记得这般清晰,要知道,我即便是隐约有一些印象,但总觉得还是很模糊。

  成功之后,陆左又连续做了好几回,我越看越觉得古怪,突然间心头一动,蹲身下来,捡起路边的树枝,在泥土上画了起来。
  我将那立体的动作呈现在二维状态,弄成了一个古怪的符号。
  当我修改再三,把那符号写出来的时候,我和陆左两人都惊讶了,对视一眼,随后我激动地说道:“对,对,就是这个图案,我说怎么会那么熟悉呢——陈老大交给萧大哥手里的那面铜镜,背面就是这个图案,左哥,是不是?”
  陆左的脸变得无比严肃,思索了一会儿,认真地点头,说道:“对,一模一样。”

  如果说一个是巧合,那么连续两个人都出现这样的状况,就绝对不可以忽视了。
  陈老大给杂毛小道的那面铜镜,是前往天罗秘境的钥匙。
  也就是说,布鱼和善扬真人此刻的状态,极有可能跟天罗秘境相关,甚至可以说,他们的神魂,很有可能是进入了天罗秘境之中,所以才会在毫无意识的状况下,结出这样的印记图案来。
  我和陆左两人蹲在地上,借着远处的灯光打量着地上我画出来的符号,沉思了许久。

  终于,陆左打破了沉默:“你有什么想法?”
  我摇头,说有点儿复杂——对于天罗秘境,我们知道得不多,只晓得千通王和黑手双城都曾经去过,那里大概是一个试炼之地,再多的谁也不知道,而问题在于我们知道这件事情并不算久,而现在发生的种种情况,都跟它扯上了关系,仔细想一想,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
  陆左看着我,说你的意思,这是有意再给我们下套?
  我点头,说我不确定是给我们,还是给别人,总之让欲图解救他们的人前往天罗秘境,这也许就是那幕后凶手的真正目的……

  陆左说天罗秘境这个地方,可是能够让人变得更强,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我说活着的人才会变得更强,而死了的人,谁有知晓?
  听完了我的分析,陆左笑了。
  他笑得让我莫名其妙,而陆左则叹道:“我是欣慰的笑,想当初你怀着聚血蛊跑过来找我的时候,傻乎乎的一个人,眼中除了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对于生的执著,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懂,然而现在的思维却已经让我都感到赞叹了,想一想,时间过得还真快啊……”
  我有些羞敛,说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不过我之所以能够变成现在这样,多亏了你。
  陆左摇头,说虽然是你的师父,但我只是提供给了你一个种子而已,对你的成长道理起到真正帮助的,都是别人,说到这里,我还真的是有一些惭愧。
  我说你别这么说……
  陆左话锋一转,然后说道:“你知道之前张天师为什么要找你我去龙虎观星台上,煮酒论英雄么?”

  我一愣,说为何?
  陆左说我之前跟张天师私下见面的时候,他谈及了修为的成长,询问我为何能够突然崛起,是不是去过天罗秘境。
  啊?
  我说他也去过天罗秘境?
  陆左点头,说对,事实上,现如今的张天师之所以被我评价为最深不可测的人物,就是因为他从天罗秘境之中修行回来,他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秘之处,让我也不可捉摸,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位张天师,绝对比善扬真人要强上太多。
  啊?
  陆左的话语让我震惊不已,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有么?
  事实上,我还真的瞧不出来,这位文质彬彬的张天师,到底哪儿强来着——在我的眼中,感觉他整个人的气场并不算太强,甚至跟皮长老这样的人都还有一些差距。
  陆左笑了,说你并未觉察,是因为他藏得深,只有真正交手才能够深刻感受到。
  我说那你们交过手?
  陆左点头,说交过一招,两人对于对方的手段心知肚明之后就停了手。
  我说所以他问你认识的顶尖高手,是想找这些人一决雌雄?
  陆左摇头,说他是在想找到奋斗的目标。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陆左说我想一想吧,明天再说。
  我起身,用脚将地上的泥土踩平,然后跟着离开。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我起床,简单洗漱一番,然后在房间里练功,没多一会儿,全身都是汗,热气在头顶上腾腾而起,就在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我从床上一跃而下,推开门,瞧见陆左也跟着出来了。

  他穿着与我一般的白色练功服,全身也都是汗水。
  即便是走到了今天的成就,他依旧是没有忘记日常的功课,勤奋得让人钦佩不已。
  瞧见我,陆左问道:“怎么回事?”
  我摇头,说不知道。
  陆左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说走,出去看看。
  两人顾不得换衣服,便往外走去,一路行,从四楼往下,路上碰见好些人,有的是龙虎山子弟,有的则是中央调查组的人,大部分人都是一脸错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日期:2017-03-03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