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350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着,我从后面一把抱住李雪,然后狠狠地往前挺腰,撞在她那挺翘的两个半圆。
  “哼,让你不听话,看来得好好教育一番,让你知道人生最伟大的哲理——生命在于运动!”
  李雪身子一颤,接着在我手拍了一下说道:
  “别闹,我一身汗,难受死了,先让我洗洗。”
  这么轻易想逃脱我的魔掌?
  切,怎么可能?

  我没有理会李雪的话,下其手动作了起来,这女人再不教育教育,以后还不得天啊?
  想之前那段时间多好?
  有事没事,只要在家往我身凑,不是嘘寒问暖是削水果,让我枕着大腿休息,而且动不动会穿情.趣内.衣玩诱.惑。
  现在呢?
  整天早出晚归,我主动一点,她有时候还嫌弃,说什么累了一天,想好好休息。
  借口,都是借口!

  我又没不然你休息,再说休息和摆什么姿势有关系吗?
  不行,必须得教育教育!
  狠狠地教育!
  想着我狠狠地在李雪挺翘拍了一巴掌:“不行,要洗澡一起洗!”
  李雪闻言,笑了,扭过头靠在我身眨了眨眼睛说道:
  “你现在的腰、行吗?”
  呃~
  我张了张嘴,顿时泄气,休息两天,虽然好了一些,但距离恢复还差地远,做剧烈运动,能却不敢!
  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松开了李雪,不过看着李雪脸那笑嘻嘻的笑容,我没好气地又在她那挺翘处拍了一巴掌。
  嗯,手感很好,好像以前更有弹性了。
  李雪没好气地瞅了我一眼,然后风情万种地扭着小腰走进了厕所,进去前还故意回头嫣然一笑,笑地抚媚诱.惑犹如玫瑰盛开,美艳不可方物。
  我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欲、火唰的一下冒了出来。
  狠狠地盯了一眼李雪,我无奈地摸了摸不再隐隐作痛的腰,心想这妞绝对是故意的!
  明明知道我不敢动,却还敢这么诱.惑我。
  看等我好了后,怎么处置你,观音坐……一字马……冰火两重天……金鸡独、立……哼哼哼哼……有你受的!

  厕所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不用说,李雪在洗澡。
  听着流水声,再看着玻璃墙那模糊不清的影子,想着李雪正在里面赤.裸.裸地湿身,我觉得身火热地难受,总忍不住想要不顾一切地冲进去。
  我看了,厕所的门并没有关,想要进去绝对不会受到一点阻拦。
  可有伤,我不敢啊!
  故意的,绝对又是故意的。
  狠狠地瞪了一眼厕所的方向,我觉得有点忧伤,李雪这是学坏了啊。
  身的欲.火越来越旺盛,这玩意不是你不想想可以不想的,柳下惠那样的人我不知道有没有,但我知道,若是旁边有一位美女在洗澡,你可以无动于衷,要么不举要么你是女的!
  眼不见心不烦,怕克制不住,我赶紧溜出家,跑到外面转悠去了。
  巡风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总是不见踪影,我去公园找了好几次也没有找到。
  我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这老头才会这么久都没影子,可能是家里出事了,也可能是别的一些原因。
  可惜他总是不告诉我关于他的情况,家庭啊,工作啊什么的,搞地我对他了解少之又少。
  想找他也找不到。
  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开始在大街闲逛。
  成都的夜间还是非常漂亮的,灯红酒绿、五彩缤纷、繁华地一塌糊涂。
  只要是个店铺酒吧之类的消费场所,那门面前的灯光绚丽多彩,一个一个炫酷,一个一个花哨,花样多地很。
  尤其是一些大型的地方,整座建筑更是挂满了彩灯,一闪一灭间各种各样的图形浮现而出,连医院这样的地方也不能例外,整个夜晚被各式各样汇聚而来的灯光照射地犹如白昼,却白昼漂亮十倍!
  我不由地赞叹一声,大城市是大城市,完全不是乡下那些小县城可以较的。
  连路边都有着长长的彩灯闪烁,还被摆成了各种心形、苹果、小羊、大象之类的图案。
  我看着觉得有点怪,马路边什么时候有彩灯了?
  想了一会后,我才忽然想起,春节马到了。
  春节。

  一想到这,我有点愕然,这么快?
  转眼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掏出手机,看了下日期,我心里微惊,原来距离春节只剩下十多天了。
  看着路边闪烁的彩灯,我感觉但一丝怅然,春节马到了,那么说,该回家过年了?
  我忽然感到有点心虚,以往无盼望的节日,现在却下意识地不想回去。
  以前过年的时候,几个人拿着家里给的压岁钱,嘻嘻哈哈地去大吃一顿,然后成群结伙地去吧打游戏,一连好几天,算不回家,家里的大人也不会管。
  那日子过地叫一个舒坦,简直是人生最美妙的时间。
  可现在,打游戏对我来说,好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无热衷的游戏已经好久没碰过了。
  怅然若失的感觉在心里升起,我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
  漫无目的的在大街又溜达了一会,除了看到一对对嘻嘻哈哈的男男女女,别的什么也没有。
  这也是城市的特色,半天繁忙,晚的夜生活则是所有人习惯和喜欢的。
  没有半天工作的烦扰,多了夜色的掩护,似乎白天那个规规矩矩的世界一下子远去,转而是可以不负责任,无所顾忌尽情地释放,聚餐、欢呼、唱歌、热吻……
  仿佛每个人都生活地非常惬意,潇洒无忧,浪地翻天。
  看着看着,我忽然感到心里有点厌恶,说不来,可看到一对对的人出去酒吧、KTV、酒店,心里莫名地烦躁与讨厌。
  只想离他们远一点,再远一点。
  匆匆地回到家,直到把门啪的一下关,这种感觉才淡了许多。
  呼……
  深深地吸了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平复一下烦躁的心,背后响起了李雪的声音。
  “走地这么急,出什么事了?”
  扭头,我看到李雪裹着白色的浴袍,正拿着毛巾擦头发,眼睛里露出几分不解与关心。
  前两步,一把抱住李雪,把头深深地埋进那双、峰之间,狠狠地吸了一口,顿时一股夹杂着沐浴露的清爽和麝人心魂的体香的味道钻进了脑海。
  “王林,你怎么了?”

  李雪担忧的声音响起。
  抬起头,抱着李雪丰、腴的身子,我感觉心里满足的同时又很是空虚。
  “春节来了”
  我看着李雪,说出这句话,莫名地忽然想哭。
  李雪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沉默地低下头,伸手慢慢地抱着我的腰。

  我在李雪脸拱了拱:“我不知道该不该回家。”
  李雪温柔地看着我:“说的什么话?
  春节当然要回家。”
  “可怎么回去?”
  我搂着李雪的手,紧了紧,没有暖昧的想法,可是不想放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