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4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江霞将信将疑,“那怎么从没见她去看你?你也没去看她?”
  “我俩约定,不到对方单位去找,见面放到第三方,比如省城。”楚天齐编着瞎话。
  “省城?这么说你今天是在等着她?怪不得你只围个浴巾……你们……我……她会不会现在来?”江霞警惕的望向门口方向。
  楚天齐道:“没有,她今天不来。”
  “不来?你俩不庆祝节日?”江霞疑问着,“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八月二十二日,星期日,今天能是什么日子?楚天齐疑惑着。
  “你不会不知道今天是七夕节吧?”江霞双眼盯着对方,“天齐,你不必编瞎话,不必杜撰个心上人出来。我不明白,我就真的让你那么嫌弃?”
  “我没编瞎话,我俩真的互相有着对方。”情急之下,楚天齐拿起手机,调出一个号码,把手机伸了过去,“你看,在你来之前,我俩还通过电话,还互相祝七夕节快乐,她这两天工作实在太忙,走不开。”
  看看那串号码,又看看对方,江霞疑惑的问:“既然真像你说的这样,你俩那么好,为什么不结婚,这也不影响仕途呀。”
  “她太要强了,她说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担心结婚生小孩影响她的进步,女人混官场不易啊。”楚天齐继续编着瞎话,“你应该有深刻体会呀。”

  “是呀,太不容易了。”江霞感同身受。
  “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介绍你俩认识。”为了防止对方继续追问,楚天齐把瞎话编的更加逼真,“你俩实际上有好多相似之处。”
  “真的吗?你说说。”江霞向着楚天齐这边移了移。
  事已至此,那就继续编吧,楚天齐扳着手指头,说了起来:“你俩都上进心强,都善良、正直,都……”
  江霞打断对方:“我俩谁漂亮?”
  你俩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没有可比性。这是楚天齐的心里话,但他不能这么讲。于是说了四个字:“各有千秋。”
  看了对方一眼,江霞忽然再次脸罩红晕,低头看着自己褶皱的衣裙,柔声道:“天齐,我得去洗一洗,我都被你弄……”说着,她向卫生间走去。
  什么呀,怎么就跟我有关系了?楚天齐暗自腹诽着。无意中低头看去,他的脸也迅即红了,裤子文明口上的扣子已经开了,里面的那层贴身的布都露出了好多,想必是被对方刚才撕扯开的。他赶忙关好文明口,快步坐到了圈椅上。
  屋子里响起哗哗的水声,楚天齐长嘘了口气,心中暗道:可恶的七夕。
  算上今天,已经连续八个七夕,每年都得遇上事,每年都会和女人发生纠葛。前几个七夕,他可是一直防着,但防不胜防,从来就没防住过。这两年,他干脆就听之任之,结果每年的这一天,总会有一个女人出现,总会给自己找点儿事。

  除了七年前那个伤心的七夕,以后每年的这个日子,楚天齐几乎都没特意去关注,但总有女人找上门来。就拿今天来说,他是想也没想到,没想到江霞会来,没想到江霞会向自己敞开心扉,更没想到她会让自己“验证”。
  想到“验证”一词,楚天齐也不禁惊异,惊异江霞会是黄花大闺女。这并不是说楚天齐怀疑对方所讲内容的真实性,而是他已经先入为主,给对方设定了“少丨妇丨”这个标签。在他的潜意识当中,女人能混到副处级常委,肯定要有男人做后盾,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丈夫,那就应该是和女人有特殊关系,当然也可能是父辈有做官的。他知道江霞好像是普通家庭,那她身后的男人只能是前两种情况了。

  想想刚才对方的疯狂,那是誓要直接奉献。反思自己,似乎意志也不够坚强,似乎还很享受对方的“进攻”,否则就不应该给对方出手的机会。还好那个骚扰电话来的及时,否则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非礼勿为。他也暗自庆幸,今天没有喝酒,否则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天齐,帮我拿拿东西。”卫生间传出一个声音,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东西?楚天齐很是疑惑,四下看着。
  “就在挎包里,有一个塑料包装袋。”江霞的声音再次传出。
  楚天齐“哦”了一声,走过去,拉开了那只女包的拉链,一个透明包装袋露了出来。看到包装袋里的蕾丝花边,楚天齐迟疑了一下。
  “快点,你是不是偷看呢?”江霞催促着。
  什么呀,我偷看?楚天齐哭笑不得。他迅速拽出那个包装袋,来到卫生间外,敲了敲门,把包装袋伸了进去。
  “我够不着,再往里。”江霞声音娇滴滴的。
  依着对方的话,楚天齐胳膊向前伸去。忽然,他触电一样,迅速收回胳膊,手中的包装袋也脱手而去。他刚才触手之处软*绵绵、热乎乎,好像是对方的腿或肚子。
  “咯咯咯……”笑声响起,回荡在卫生间,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可恶的七夕。楚天齐暗骂一声,坐到沙发上,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坐在候车厅里,每过一会儿,楚天齐就偷偷四处张望,生怕看到熟人,尤其担心万一遇到宁俊琦或是其他不该遇到的人。然后便低着头,闭目养神。
  明白对方的心思,江霞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点破,同时不停的和对方聊着一些闲话。尽管她说了好多,但换来的往往只是“嗯”、“啊”的应付回应。

  “三*点二十分,开往……”广播喇叭里,终于播放出火车检票的提示。
  楚天齐迅速起身,示意对方:“检票了,别误车。”
  “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江霞慢腾腾的起身。
  “我……我急着回去睡觉休息,瞌睡死了,明天还要开会呢。”楚天齐找出了理由。
  江霞“嘁”了一声,没有再和对方斗嘴,而是向检票口走去。
  在检票进站的瞬间,江霞再次回头:“天齐,谢谢你陪我一起过节!”
  楚天齐没有回话,而是给了对方一个微笑,算是回应。

  江霞带着满意的笑容,随人流向登车地点去了。
  楚天齐快速走出候车厅,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问明地点后,司机启动了汽车。
  坐在汽车上,楚天齐连打了两个哈欠,确实困了。为了怕自己在车上睡着,他便不停的向车外张望着。
  在走出大约七、八公里的时候,楚天齐忽然发现,路旁昏暗的灯影下,有几个人正对一个人手脚并用着。而那个被打的人正抱着头,倒在了地上。
  “停车。”楚天齐说着话,把二十元钱递到了前面。
  “嘎——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过,出租车停在了路边。
  松开手中纸币,推车车门,楚天齐一个箭步蹿了出去,只奔那几个撕打的人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