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20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德东说,知道了,还有就是骚扰张晓芳的那个男人现在已经掌握了全部的情况,是不是让他也和刘流一样?
  秦书凯想到,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所以自己才有和张晓芳那晚的事情,说起来还要感谢这个男人,于是就说,也行,吓吓就可以了。

  周德东说,好吧。
  秦岭振并不知道李副县长在背后捣腾想要对付他的心思,现在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怎么样才能抓到秦书凯的把柄,逼着秦书凯同意推荐他当县委宣传部长的事情上。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底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还真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
  很多事情就是怕琢磨,一旦琢磨的思路开了,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灵感,就在秦岭振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猛然抬眼看到以前县委领导的一份电话通讯录,那上面还留有开发区工委书记屠德隆的电话号码。
  看到屠德隆的名字,秦岭振灵机一动,当初秦书凯跟屠家五虎之间的争斗红河县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两人斗了这么长时间,屠德隆手里一定有对秦书凯不利的证据,问题是,现在屠德隆已经自杀了,他临死前一定会把秘密留给自己最亲近的人,他的老婆。

  秦岭振不由为自己的聪明而有些得意洋洋,他心说,就算是秦书凯再怎么狡猾,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屠德隆的遗孀身上打主意,这就是各人的命,活该他秦书凯要栽到自己手里。
  秦岭振是个做事比较注重细节的人,他精心的准备了一些自认为合适的礼物,挑了一个傍晚去了一趟屠德隆的家。
  原先的联体别墅早已被归公拍卖处理,屠家的资产大半被收缴后,屠家一家老小都记在一个不到几十平米的房子里,老的老,小的小,四五口人生活很是艰难。
  屠德隆的老婆一直都是居家的,以前男人在世的时候,家里不缺钱花,也就没动过出门找工作的心思,现在家里的顶梁柱倒了,生活一下子窘迫起来,再想出门找工作,除了一些粗活,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机会。
  小姑子姜蔷不忍心看到嫂子快要半百的人了,还要在外头受苦,退学回来后,在外头靠着打工的收入贴补家用,只是现在一家人的日子过的相当不容易,如今一个月的花费竟是抵不上以往一日的花费了。
  偏偏老太太身体时常不好,还得要花费不少的医疗费,该借钱的亲戚都借的差不多了,张晓芳工作是有钱,而且有点底子,所以倒也隔三差五的送些钱过来,可这个家的日子还是过的入不敷出。
  秦岭振没费什么劲就打听到了屠德隆遗孀的居住地,毕竟在红河县里,这一家人也曾经是风光无限,即便是现在潦倒了,知名度还是有的。
  在路人的指引下,秦岭振站在一个有些斑驳的居民楼一楼门口抬手敲门,开门的是位头发花白的中年妇女,秦岭振有些搞不定此人的身份,只能试探着问道,这是原先开发区的屠书记家吗?

  中年妇女有些浑浊的眼神盯着秦岭振的脸上左看右看,问道,请问你是哪位?
  秦岭振赶紧笑道,我是屠书记的老同事,也是屠书记的老朋友了,以前的开发区主任秦振岭,想要过来看看你们,您看能让我进去说话吗?
  中年妇女有些机械的打开门,看着秦岭振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嘴里嘟囔说,这怎么好意思呢?来看看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见客人是拎着东西进屋的,屠德隆的老婆赶紧热情的端茶倒水起来,秦岭振则趁机扫视了一下屋里的设备,客厅有二十多平方,没有沙发,靠窗的位置铺着一张床,其余的大半面积都被纸盒子占领了地盘,秦岭振想要坐下,只能坐在临近门边的一张半旧椅子上。

  看得出来,这一家人现在过的日子应该很窘迫,否则的话,这一个纸盒子才几分钱的收入,屠德隆的老婆也肯在家里做?
  想到一年前,这家人的风光体面生活,再看看眼前的景象,秦岭振不由得感慨人生万象,不过到那一步,说都不知道,接下来命运会有怎样的安排。
  屠德隆的老婆瞧着秦岭振面生的很,刚才介绍的时候没有听清楚,于是问道,您贵姓啊?
  秦岭振赶紧自我介绍说,我是秦岭振,原本在开发区当主任,现在是县里的副县长。
  听到秦岭振这个名字,屠德隆的老婆脸色一下子黯淡下来,她之前好像隐约听屠德隆生前提起过,有个姓秦的到开发区做了主任,他原本是县长秦书凯身边的人,到了开发区后,就是过来跟自己争权来了。
  老婆有些不死心的追问道,我似乎听说过你,您以前是秦县长身边的秘书?
  秦岭振没想到屠德隆的老婆竟然还知晓自己的一些情况,赶紧解释说,我不是秦县长的秘书,我之前在政府办做主任一段时间,那是必须要跟着领导的人的角色。
  屠德隆的老婆轻轻点头后,脸上的神情有些严肃起来,这样说起来,这个人到底是好意还是歹意还没搞清楚呢,她心里依旧有些后悔擅自放了这样的人进来。
  秦岭振感觉到屠德隆老婆的脸色变化,赶紧解释说,嫂子,我在开发区当主任的时候,屠书记待我不薄,自从屠书记走后,我也被调离了开发区,回到县政府弄了个副县长混日子,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当初在很多事情上,我是站在屠书记的立场上,所以得罪了一些县里的权贵。
  屠德隆老婆的脸色又发生了些许变化,嘴里忍不住“哦?”了一声。
  秦岭振看得出来,屠德隆的老婆并没有完全的相信自己说的话,他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只能直接点题说,嫂子,你们今天过的日子都是谁害的,这红河县里没有几个人不清楚,现在我只想问嫂子一句话,这么大的仇,嫂子到底还要不要报?
  屠德隆的老婆毕竟当官太太多年,也算是对人心人事有自己辨析能力,她瞧着秦岭振一副真诚的表情,并未放弃提防心理,冲着秦岭振无奈的笑笑说,秦县长,您也看见了,我现在一大家子的吃喝都得照应着,哪里有时间想那样的心思,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我就心满意足了,秦县长刚才说的话,以后可千万别再提了。
  秦岭振见屠德隆的老婆对自己一副不信任的表情,赶紧表忠心的口气说,嫂子,您可别误会我了,我这次来没别的意思,首先是看看您和孩子,其次我也想要跟您说几句心里话。
  说到这里,秦岭振装作左右查看的样子,确认四周无人后,才低声说,嫂子,我被人硬生生的从开发区的主任位置上弄下来,就是因为之前跟屠书记走的太近了,让某些人看的有些不顺眼了,现在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某些人一直在背后给我小鞋穿,我也是实在忍无可忍了,才会悄悄的过来找嫂子寻找应付办法,还请嫂子能尽力帮我。
  日期:2017-09-29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