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2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子婷也没心情睡了,爬起来,贴在张清扬的肩上,拉着他手说:“不要这样,我会担心的。”
  张清扬免强对她笑笑,拉着被子披在她的肩上,说:“我没事,只是突然听到一个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的消息,感觉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梅子婷就拉着他的胳膊肘儿说:“我不管什么事情,我只知道你一定要快乐!”
  “嗯,我答应,天还早你接着睡吧。”张清扬拉着她躺下。
  “不嘛,我要安慰你,你是我的老公……”梅子婷打着哈欠说,然后双眼一眯,很快又睡着了。她睡得很安详,发出轻微的鼾声。
  张清扬看着她苦笑,心说就你这样还安慰我呢!其实她一点也不怪梅子婷,她知道梅子婷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是最踏实的,一年当中,也只在这种时刻她才会觉得安安稳稳,才会舒舒服服地睡着。张清扬望着梅子婷睡着的模样,心里升起一股暖意,好像烦乱的心情淡了很多。
  他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早晨六点钟左右,他知道半个小时以后,爷爷肯定会打电话通知自己这件事的。这个时间老爷子应该在打太极拳,或者在写书法。他想爷爷也许还会布属接下来应对杨家的工作。刘老可不知道苏伟同张清扬的关系发展到这种地步。有时候张清扬就想,苏伟其实很有政治头脑,而表面上有意装出一种玩世不恭,也许政治家庭的孩子缺少一种放松吧。
  第554章
  这么想着,他把手机调成了振动。电话虽然打来了,可是却晚了半个小时,老爷子的电话是七点钟打来的。张清扬并不知道,老爷子今天没有打太极拳,一直在书房写字,而且是用狂草书写曹操的《神龟寿》。老头子一早写了十多张,直到满意了之后才给孙子打来电话。他的心里比张清扬更加的复杂,是别人无法扑捉的。

  “清扬啊,杨仆……还是走啦……”老爷子的话听起来意味深长。
  张清扬能够理解爷爷心理的不舒服,却不能完全理解他对这件事的看法。他没有说自己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他知道杨仆的死让老爷子的振动很大,他一定也想到了自己的身体。他小心地问道:“爷爷,他的死……会有什么影响?”
  “中央的意思,还是要高规格对待,必竟他也是领导人嘛!”刘老好像没听懂张清扬的意思。
  张清扬正在想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听刘老接着说:“清扬啊,你让小李动手查吧,我就不和贺保国联系了,只要小李知道,贺保国也知道怎么办。”
  张清扬明白了,现在杨家人会全身心的对待杨朴的葬礼,这个时候正是清查龙华集团的好时机,他便说声知道了,也没多说什么。
  刘老接着说:“你和小李说,让他只查证据,不要下决论,单凭他还是成不了事的,中央如果不下专案组,浙东的事情啊……他们摆平不了!”
  张清扬听懂了爷爷的意思,连连称是。刘老在电话的最后说有空来看看我,就挂上了电话。张清扬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把电话打给李金锁,他按照老爷子的意思交待一翻,李金锁就全部领会了他的意思。老爷子的意思是让李金锁查出证据,查出龙华集团这个犯罪窝点,而且要把声势搞得大一些,只要中央知道事情严重了,也就不好捂盖子了。张清扬不得不感叹老爷子的智慧。
  早上吃早点的时候,张清扬打开电视看早间新闻,果然听到了有关杨仆去世的消息。看来爷爷说得没错,党内对杨仆的去世还是很重视的。虽然他没什么功劳,但必竟身份在那摆着呢,更何况他是建党元老杨老的儿子,这件事一定要大力宣传。
  xxx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中国xxx第xx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杨仆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xxx年x月x日2时23分在京城逝世,享年72岁。
  杨仆同志共产主义信念坚定,对党、对人民、对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无限忠诚。他刻苦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爺爺思想、邓爺爺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决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具有很强的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善于从政治上观察、分析和处理问题,在大是大非面前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经受住了各种风浪的考验听着新闻上对杨仆的表扬,张清扬有些失神。这时候梅子婷才说:“今天早上你接到的电话就是关于这个老头?”

  张清扬点点头,知道梅子婷的意思,就笑道:“你可别小瞧了这位老头,他父亲可是杨老,就是那个杨……”
  梅子婷的脸色这才变了,说:“怪不得呢,如果他是普通党员,才不会这么大力宣扬!可你……这事与你有什么关系,我看你……”
  张清扬摆手道:“政治上的事情你不懂,就不要问了,总之我告诉你一句话,杨仆一死,将会有很多人被拉下来啊……”
  梅子婷果然不问了,笑嘻嘻地说:“我才不要了解政治呢,我只要有你就足够了!”
  周一上班,张清扬突然接到市委办的通知,紧急召开书记碰头会。张清扬不明白朱天泽又搞什么突然袭击,等到会议室一听才明白,原来是省长钱卫国要来辽河调研工作。这三年来辽河的经济发展与城市建设走在了前面,为全省带动了一个好头。钱省长决定来辽河市听听辽河干部的想法,顺便带领他的一些秘书班子来学习,看样子是要大力宣传“辽河模式”了。
  朱天泽在会上说,省政府的通知下的比较晚,看得出来钱省长是临时做的决定,可是同志们啊我们一定要做好一次迎接准备,一定要准备好汇报材料,同时安排好一切事宜,争取钱省长在辽河调研期间不发生刑事案件,不发生群众上訪的事件。有关部门需要认真协调工作。下面各位都议议吧。时间很紧,省长两天后就到了!
  张清扬不明白钱省长为何选择这个时候来辽河,是不是有什么政治目的呢?他想不清这里的原因,便按照套话讲了讲,说了一大堆原则。每位都发言之后,朱天泽又给各位布置了任务。散会之后,他有意走到后面和张清扬握手,说:“钱省长下来,我们一定要展现出辽河干部的团结与稳定!”
  张清扬明白他的潜台词,就笑着点头。可朱天泽错解了张清扬的笑容,从他的笑容当中想到了有关父亲的那份“犯案资料”,他脸色便有些红。

  京边高速中的辽河至延春段已经峻工,钱省长这次下来就是从江平路过延春再转辽河。他只在延春停留两三个小时,吃顿中午饭后休息一会儿便赶往辽河市。可是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却也让延春有些鸡犬不宁的感觉。
  延春的主干道全线禁严,老百姓们清楚地看到了一排小车在警车的带领下缓缓驶进延春宾馆,都知道是大干部来了,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干部。几个小时以后,又是警车开道,把钱省长一行人送出了延春地界,直到上了高速才离开。钱卫国原本不想这样的,可是孙常青既然已经如此安排了,他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