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6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这一次,那银瞳人说的时机,或许是真的到来了。
  这赤红色的大门里面,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大殿门口那赤色石头台阶上,看着面前的门槛,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抬脚往前一伸。
  曾经那股阻力再未出现。我很顺利的跨进了台阶之内。

  火神庙的外面,即使我站在门口也没有任何感觉,但刚一进来,便感觉到空气中充斥着火曜之力。
  尽管当初那块篆刻着“东君司命,荧惑守心”八字的石碑已被玄学会之人取走,但这一点都没影响到此处的火曜气息。
  我抬眼往前面看去,一眼便看到了当初我见过的那个赤色平台,以及上面摆放着的巨大朱红座椅。
  这个座椅,的确跟殷商王陵内的那个巨大雕像的座椅一般无二,唯有颜色不同。

  但奇怪的是,那银瞳人,这一次却不在。
  我没有着急,站在那里,举目四顾。
  上一次我在火神庙里曾四下搜寻胖子他爹的下落,几乎走遍了所有我能去的地方,但自始至终也没见到银瞳人,更没见到这把赤红色的火神椅。
  而这一次,我刚进来便一眼看到了这把椅子,尽管银瞳人还未出现,但我相信,他就在不远的地方。
  又等待了一会儿,四周还是没有动静,我干脆跳上那平台,朝着赤红椅子走了过去。

  按照我的推测,商朝祭殿内那个半人半兽雕像和银瞳人都是我的前世,而两者身下的座椅也大致相同。由此可见,这把朱红色的座椅,显然也是我的。
  当时我刚进到春祭殿内,脑海中便恍惚出现自己坐在高处,接受众人血祭的一幕。如果那是我前世记忆的话。这记忆很有可能正是靠身下的座椅引发。
  所以我基本没太多犹豫,直接便走到椅子前,准备先坐上去再说。
  到了跟前,我伸手先抚摸了一下上面的赤色纹路,结果手刚碰到椅子。便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灼烧感,下意识的猛缩了回来。
  以我此时的修为,肉体强度本就到了一种极强地步,可我抬起手一看,手掌上方才与椅子触碰地方的皮肤。已经被烧的缩皱起来,形成了一处丑陋疤痕,看起来有点像当初玄学会发下来的那些火曜石上的纹路。
  我这才心里一动,试着调动自己体内的道炁感应了一下,果不其然,这椅子上散发着浓烈的火曜气息,甚至比当初那块由火曜石组成的巨大石碑上的火曜气息更加浓郁。
  我几乎可以断定,这椅子的材料肯定也是火曜石,而且其中蕴含的火曜之力更强,很有可能,这火神庙内充斥的火曜气息,正是来自于这把座椅。
  此时我已到了识曜后期,对曜石并没有太大需求,但哪怕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看着面前的一对金子,难免也会心生贪欲。我也不例外,看着这巨大的椅子,心里忍不住寻思起来,若是把整个椅子都弄出去,将上面的火曜石切成小块,恐怕在玄学界内很容易就能聚拢起一股势力。
  只可惜的是,这些曜石都是火属性,若是五行俱全,说不定我还能借助这些曜石,让我道炁也到达识曜。
  虽说玄学界内曜石可以交换。但那仅仅是指零星数量的交易罢了,这么多曜石一起出手,哪怕龙虎山和玄学会加在一起,恐怕也很难完成交易。
  心里这么想着,我那微微一丝贪念也隐没而去。目光从座椅上收回来,准备转身坐上去。但就在我刚转过身时,目光一凝,却是终于看到的那个银瞳人。
  他就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脸上表情看起来很怪异。
  我心里并未有太多惊讶,只是停住了准备坐下来的举动,抬眼对视着他的眼睛。
  一直过了十几秒之后,那银瞳人才终于开口,内容跟上次一模一样。他轻声问道,“你来了?”
  这一次我没再惊慌,只是点点头,沉声答道,“没错,我来了。”
  回答的同时,我心里有些惊疑。
  按照我的推测,春祭殿里的那个雕像和这个银瞳石像人都是我的前世,可之前那个雕像起码身体的一侧跟我长的一模一样,可眼前这石像人,却跟我长的根本不一样。

  其实我心里早就有这个疑惑,但之前我以为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时,并未看清楚银瞳石像人的模样,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我心里正思索着这个问题,那银瞳石像人听到我的回答,忽然咧开嘴角,欢愉的笑容迅速充斥了满脸。只是他这一笑,又让感觉非常不对劲。
  上次来时,我便看到银瞳人的身体是由石头一般的材质构造而成。所以一开始才把他认成了雕像,而这一次,他咧嘴笑着,脸上的线条没有一丝生硬痕迹,看起来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原本在我看来,这银瞳石像人,很可能是利用远古时期的道术秘法制作而成的人形法器,有点类似于道术傀儡那种。

  可现在我忽然发现,这银瞳人……极有可能是一个活人!
  若真像我推测的那样,他是商人先祖商契(xie),那岂不是说,他足足活了数千年之久?
  人的寿命不可能这么长,即便到了天师境界,也不可能超脱生老病死的窠臼,最多只是寿元比普通人多些罢了,唯有成为传说中的仙人,超脱凡俗世界之后,才能够获得真正的长生。
  莫非这个商契是个仙人?
  可他是仙人的话,我又是谁?一个活生生的人,或者说仙人。是绝不可能有转世存在的。

  我一直沉默不语,银瞳人笑完之后,举步向前,走到我身旁,双眼依旧直直的盯着我。双膝却是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我顿时又是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银瞳人双眼慢慢从我脸上移开,头部缓缓扣到了地上,这才终于又开口道。“东皇有言,剑灵不在他处,而在父皇身上。”
  东皇?剑灵?父皇?
  我还没反应过来,银瞳人抬起头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头部迅速在地上又扣了八下,凑成九扣之礼,然后,他从地上站起来,没再说话,转身便往远处走去。
  这没头没脑的举动让我一直没反应过来。直到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时,我才着急冲他喊着问道,“我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商契?”
  听到我的声音,银瞳人猛的停了下来,转身冲我道,“我是商契……至于父皇是谁,父皇心中自知……万年棋局,如今只差一步,父皇珍重!”
  说完,他再也没有回头,身影一下子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中。
  我心中大急,正要快步追上去再问,眼前却忽然一暗,那充斥在四周的赤色光芒忽然消失不见,远处哪还有银瞳人的身影?
  就在此时,一个纤细的声音忽然传到我的耳朵中。
  “相公,你回来了?”
  这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猛的转回头,方才在我身后的那赤红色座椅此时不知去了那里,甚至我发现我根本没有站在那红色高台上。而是诡异的站在火神庙的门口,身后正是挂着“火神庙”三字牌匾的正门口。
  日期:2016-11-01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