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6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后我们给领到了一处山峰之巅,那儿修筑着一片高台,寻阶而上,高台宽阔,差不多有半个篮球场那般的面积,我们上去的时候,张天师已经在那里等待。

  陆左带着我上前,来到了张天师面前。
  因为吃饭的时候已经有过了介绍,便也不再重复,双方招呼过后,陆左拱手问道:“不知道张天师叫我们兄弟二人前来,可有什么吩咐?”
  张天师笑了,说吩咐不敢当,只是想请两位过来,聊一聊。
  陆左说哦,聊什么?

  张天师没想到陆左这般直接,先是一愣,随即说道:“2012年年末的世界末日之战,群豪汇聚天山,小佛爷召唤出来了波比瘤般虫,差点儿就让世间变成虚无,而当时是陆左你挺身而出,不但化解了对方的阴谋,而且延续百年的邪灵教这块毒瘤,从此也是销声匿迹,从这点看,陆左你乃是当世的真豪杰,真英雄,那么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询问你。”
  陆左说天师太过夸赞,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张天师缚手而立,眺望远处云霞,然后目光回转,落到了我们兄弟二人的身上来,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古有青梅煮酒,论天下英雄,今朝我想问问你,在你的心中,你觉得天下间的顶尖高手,有几人?”
  啊?
  听到张天师突然间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来,陆左先是一愣,随即说道:“天师问得有些突兀——不知道你所谓的顶尖高手,是如何界定的呢?”
  张天师想了一下,说你心中能够与你并肩,胜过你的,你都可以所以说。

  陆左说无论正邪?
  张天师点头,说对,无论正邪。
  陆左沉思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我这个人,半路出家,见识浅薄,才疏学浅,不过天师询问,不敢不从,那便妄言几句?”
  张天师说好,正想听你说一说。
  陆左说老一届的天下十大,都乃当世英才,陆左素来敬佩,都当得起顶尖高手之名。
  张天师摇头,说你这话儿在敷衍我,老一辈的天下十大之中,现存于世的,能胜过你的,也是屈指可数,你这话儿太圆滑——不行不行,你我之前已有交心,你可不能这样子敷衍我……
  陆左苦笑,说天师我真不是敷衍你,你也知道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们混武夫子这个行当的修行者,孰高孰低,只能真正较量过,方才知晓。
  张天师说高手的心中都有杆秤,你按照自己的估量来说。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陆左也不再藏着掖着。

  他点头,说好。
  当下他竖起了手指来,说贵派的善扬真人,龙虎大派,千年传承,一身修为登峰造极,造化夺人,当属此列。
  张天师点头,说然后呢?
  陆左又说道:“白云观海常真人,天下道观总理,白马寺元晦大师,禅宗领袖,也在此列。”
  张天师点头,说这是自然,还有呢?

  陆左又言,说吾友萧克明,南海一脉王明,入魔之后的黑手双城,皆在此列。
  张天师说这三人名头甚大,我亦有知。
  陆左说崂山的无尘道长,自疯癫之后,心思单纯,修为又有精进,据说已经突破了地仙之位,倘若如此,也在其列。
  啊?
  张天师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是脸色异样,说果真?
  陆左说传言而已,不过你要我说,我便也说出了口。
  张天师说还有么?
  陆左说自然有的,其实这天底下,奇人异士数不胜数,若说我见过的,也无法一一说来,多少也会有些纰漏,比如藏边白居寺的宝窟法王也是,燕尾鬼王闻铭也是,您自然也在其列,就连我这老弟陆言,我也觉得他能够入列。

  啊?
  张天师看向了我,好久之后,方才说道:“千面人屠,当得起这话儿。”
  我正犹豫着是否谦虚几句,却听到那陆左又开了口:“不过我认识的所有人,都不及那位三十四层剑主来得厉害。”
  张天师的眼睛眯了起来,说我听说了一些消息,但具体的,还真不知道——你们在白头山跟他交过手,果真是强大到无敌的状态么?”
  陆左点头,说对,当时我们自觉都是巅峰状态,但在他的手下,还是只有落荒而逃的下场。
  张天师说你之前的那个提议,真的有必要么?
  陆左平静地说道:“你自己考虑。”

  张天师沉默了许久,郑重其事地朝着他行礼,说多谢赐教。
  陆左拱手,说客气。
  谈话就此结束,陆左在转身离开之前,又忍不住说了一句:“我之前谈的,是国内的高手,至于国外,更是繁多——阿言曾经在南极洲见过一位叫做“先知”的老人,一个照面,便将河东屈胖三给擒下,转瞬千里,估计也堪比地仙人物……”
  说罢,他带着我离开,下了高台。

  两人下山,默然而走,一直走了许久,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他找我们过来,问这么一堆屁事儿干嘛?”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人做决定的时候,难免彷徨,总希望从别人的身上得到答案——这位张天师,他是我见过的人物里面,最深藏不露的一位,但遇到这样的事情,难免也会忐忑……
  我瞧见陆左的神色复杂,却不太愿意开口的模样,想了想,没有再问。
  一路无话,傍晚时分,陆左被叫去参与给善扬真人招魂的相关事宜,而陆左则带上来我。
  这一次张天师没有露面,来的是那位叫做皮志侠的长老。
  这个时候,我终于瞧见了善扬真人。

  大概是清理过了的缘故,此刻的善扬真人穿着一套银色的绸缎长衫,平躺在大厅的木床之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双目紧闭,之前仙风道骨的模样再也不见,脸上还浮现出了许多晦暗的老人斑,如同一个垂垂老矣的耋耄老人。
  事实上,他的确也是这样的年纪了,只不过之前的修为强盛,此刻却恢复了真实的情形。
  唉……
  我站在大厅旁边,瞧见道家、佛门、萨满、巫术……等等,诸般手段,轮番而上,声嘶力竭,却最终还是一动也不动,一直到一位楚巫传人走上前来,脸色冷漠地点了三根线香,随后开始疯狂作舞。
  几分钟之后,他双手一拉,那善扬真人的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随后如同木偶一般,径直坐直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瞧见善扬真人的双手,又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
  他的双手,在划着某种古怪的圈。
  旁人或许并不觉得,但在我的心头,却惊骇无比。
  因为昏迷之后的布鱼,也曾经做出过这样的动作,几乎是一模一样。
  日期:2017-03-03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