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65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霍沥阳沉默了一会儿:“以前你从来不这样,小微,我们之间怎么了?”
  余清微顿时心如刀绞,原本拿起的外套又被放下,她动作利落的坐在了地毯上,傻乎乎的笑到:“本来想下楼去给你买点熟食下饭的,不过我突然又不想去了。”
  看着余清微明亮的笑容,霍沥阳也慢慢的笑了,他把一副碗筷推到余清微面前,然后自己也盘腿坐在了地毯上:“有你在,吃什么都好,小微,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经常这样,两个人分一碗泡面也很开心。”
  余清微故意吃了一大口面条,鼓着腮帮子说到:“我当然记得了,那个时候你还总抢我碗里的,害我每次都不够吃。”

  霍沥阳伸出手指帮她擦去嘴角的一点油花,笑着说到:“如果不是我牺牲小我,控制住你的食量,你现在能有这样好的身材吗?”
  “身材不好又能怎么样,反正我已经有了……”说到这儿余清微突然顿了一下,连吃面条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她刚刚想说什么,是反正已经有了霍沥阳,还是反正已经有了陈翰东?
  那个名字闪的太快,她一下子没有抓住,所以愣在了那里。
  见她发怔,霍沥阳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了你,难道被我吃面的样子给电晕了?”

  余清微急忙低头垂眸,不敢让他看出一点儿异样,她盯着碗上面大大的鸢尾花喃喃说到:“这些碗筷,还是我们一起买的。”
  “是啊,为了买到这种花纹的碗我们可是逛遍了a市所有的商场呢,腿都差点走段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执着。”
  “因为你喜欢。”
  “因为你喜欢鸢尾花所以我才买这种花纹的碗,我那时候就想把你所有喜欢的东西都买过来,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就会一直待在我身边,哪怕有一天你动了想要离开我的念头,也会看在这些东西的份上留下来。这就是我固执的原因。”
  霍沥阳呆了很久,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静谧的呼吸声间夹杂着余清微忍耐的抽噎声,她的眼泪掉在桌面上,咚的一声,然后泪花迫不及待的分散开来,似是要离开这伤心的场地。

  霍沥阳叹息了一声,然后猛的将余清微拉入怀中,他无比歉疚的说到:“对不起,小微,对不起,我不该离开你……”
  余清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却不是因为委屈而是因为内疚,她曾经是那么那么爱霍沥阳,就算他一声不吭的走了也丝毫没有怪过他,甚至还下定决心要痴痴的等下去,可是现在,她是怎么了,她为什么
  要这样对霍沥阳,为什么想着要走,为什么不留在他身边,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要强颜欢笑?
  她内疚,她感觉自己好像背叛了霍沥阳,背叛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沥阳哥,你知不知道我以前有多爱你,我还记得那天,我固执的要买到鸢尾花的碗,不买到就不肯回家,你什么也不说,就一直那样陪着我,我走累了你就主动背我,虽然你明明比我还累。沥阳哥,错的是我,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沥阳哥,你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是的,是重新开始,因为她的心曾经出走过一段时间,她犯了错,没有守好自己的心,所以她祈求霍沥阳的原谅,所以她说重新开始。
  “没关系的,小微,你说什么都好。”霍沥阳拍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抚着。
  余清微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哭的不能自已。
  霍沥阳越哄,她哭的越凶,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他故意吓唬她到:“你再哭我就吻你了!”
  余清微立刻推开他,一边哭一边还擦着眼泪。

  霍沥阳无奈笑到:“看吧,你还是怕这着,以前只要我一说这话,你就立刻把眼泪憋回去。”
  只是,那时的她眼里隐含的是羞怯与期待,现在,是他看一眼都会心痛的防备。
  他刻意撇开目光,视线落到碗上面的鸢尾花上,他问余清微:“知道鸢尾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余清微擦了擦眼泪:“是爱情,你说过的,鸢尾花代表不断追逐的爱情。”
  霍沥阳淡淡的笑了一声,如果真的已经拥有爱情,他又何须追逐。和余清微在一起的日子,看起来不安的那个是她,其实真正害怕失去的人是他。因为余清微还太小,他怕她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只是把依赖当成了必不可少。

  如果她再坚强一点,再坚定一点,他又何须顾及其他人的看法,他一定向全世界宣布,他爱余清微,他一定牵着她的手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一定肆无忌惮的轻吻她。
  可他怕承受不了世俗的压力,承受不了她妈妈的苦苦哀求,所以他们只能暗中交往,成为地下情人。
  其实,她又哪里知道,鸢尾花还有另一种花语,叫做绝望的爱。
  吃完饭余清微和霍沥阳并排躺在床上,以前他们也这样,互相靠在一起看星星,可是现在,外面一片漆黑,而且因为下雨,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

  气氛安静的很,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以前和霍殷容这样相处的时候她觉得很舒心,哪怕两个人什么都不说就这样静静的待着也不会觉得厌烦。
  可是现在,她却觉得神经都在紧绷,听着霍沥阳的呼吸声竟然会有一些不自在。
  她明白,这样是不对的,所以她努力的寻找着话题:“今天,好像没有星星啊。”
  霍沥阳双手枕在脑后,他偏头看了一眼余清微,然后又转过头看向窗外,肯定的说到:“有,我看见了。”
  余清微又仔细的看了看天空,甚至还站起身走到窗边从霍沥阳的那个角度看去,窗外一片漆黑,依旧什么也看不见。
  她转身坐回床上,伸出手指点了点霍沥阳的肩膀:“没有啊,我还是没看见。”
  霍沥阳定定的看了她几秒,忽然起身猛地将余清微扑倒在床上,沉沉的身子压在她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炬的眼眸里是藏不住的情深:“真的有,就在我的眼睛里。”

  余清微屏住呼吸,怔怔的看着霍沥阳。
  “tuesmastar。”
  他说的是法语,余清微没听懂,眼中有着些许疑惑。
  “youaremystar。”他这次说的是英语,余清微听明白了。
  她告诉自己,不可以推开他,不可以推开,要不然沥阳哥会伤心的,她怎么能让沥阳哥伤心呢,他那么爱她,他对她那么好……所以绝对不可以!
  霍沥阳看到了,余清微一紧张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揪衣角,她现在两手死死的揪紧床单,那床单都被她揪成一道道沟壑,沟壑的源头就算他身下的余清微。
  更加浓重的不甘涌上心头,她以前不这样的。干脆要了她吧,要了她,她就不会再走了。
  这样想着,霍沥阳便狠了狠心,朝她的唇吻去。
  看着不断靠近的脸颊,余清微猛的闭上了眼睛,看不见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看着余清微的样子,霍沥阳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那个心酸的吻终于没有落在她的红唇上,而是亲了亲她颤抖的眼睑。
  然后还要故作镇定的笑着说到:“逗你玩的,不会是吓着了吧?”
  余清微猛的吸了一口气,她刚刚紧张的都忘记呼吸了,一张脸憋的通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