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8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玩到半夜夏文博他们兴奋起来,因为隔壁传来了‘嗯嗯啊啊’的叫声!
  那时候夏文博他们都没钱,经常在一个廉价的招待所里玩,房间很小,招待所老头把一个房间用三合板隔开。变成两个房间。里面只够放一个写字台一个电视和一张床,隔音效果特别不好,但是对于夏文博他们来说却求之不得。
  这种‘嗯嗯啊啊’的情况经常碰到,一般都是几分钟过后声音就停止了,然后他们几个敲着隔断起哄,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那天隔壁异常凶猛,都半个多小时了不见鸣金收兵!陈强关了灯,拿钥匙在屋顶的墙角小心翼翼的弄了一个手指粗的洞,隔壁没有开灯,但是为了扰乱视听,电视开着。对于比现在阳台大不了多少的房间,这点光足够让他们看到里面的精彩。
  于是夏文博和小顺子他们几个轮着站在桌子上观摩着隔壁的表演。
  陈强第二次上去的时候看了没多久兴奋的表情就不在了,他们想象不到是什么画面让他突然凝重了起来,隔了几秒!他骂了句:“操他吗的。”
  夏文博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冲出去把隔壁门踢开了……
  这小子用烟灰缸把另一个学校的校草给开瓢了,夏文博他们冲进去的时候两人正虎视眈眈。
  看到他们又进去四个人,这校草气势一下子下去了。退缩到角落里,陈强举着双手,用脚踢着那校草的胳膊。
  而夏文博相信他们四个的目光都在那姑娘白花花的身上。
  就在他们看裸体的时候,陈强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一个塑料的烟灰缸砸在了校草的头上。
  床单上红了一大片的时候,夏文博他们才把目光转移到这两人身上!
  后来陈强进了拘留所,再后来退了学,再后来和他父亲跑了运煤车!慢慢的做起了煤贩子。
  陈强后来说,那天他看到床上的衣服像他对象的,再看发型也像那姑娘,但是他还是不确定,因为他没听到过姑娘叫,没看到过姑娘大腿,姑娘的脸被那个校草的屁股挡着,校草的两条腿夹着姑娘的头,最后他踮着脚看到了桌上的手包,那是陈强偷他表姐送给那姑娘的。
  陈强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但据说睡过的女人可能比夏文博他们在座几个加起,在平方一下都多。
  “文博兄弟,好多年不见了,来,我们碰三下!”
  夏文博说:“三杯就三杯吧,既然是你说出来了,这个面子必须的给。”
  他们两人一口气灌下三大杯,近半斤酒。

  可是刚喝完,陈强讨厌的声音再次传到夏文博耳朵里:“文博,你这看到女人就像看到蜜蜂见花一样,今天这么多美女,你怎么也的好好喝一个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叫夏文博为文博了,而不是博哥!
  夏文博哼一声,这小子,妈的。
  陈强看到夏文博心不在焉,又说道:“就是不和别人喝,和孙紫薇的酒怎么也推不掉吧。”

  这三个字夏文博终于又听到了,这时他才故作镇定的抬起头,环视了一遍在座的每位,他左面开始看了一圈,左胳膊旁边是张空凳子,凳子左边白衬衣的同学是官场比较得意的一个,这小子大学毕业考进了市劳动局,短短几年时间混到了副科长!用别人的话说是前途无量啊!
  听说今天本来在外面出差的!接到孙紫薇的电话,特意从外面赶回来的,说是出差,谁不知道又是借口腐败去了。这点从他那堆着的肥肉就能看出来,坐在那里肚子的肉快探着膝盖了。
  张彩虹特意挨着小顺子坐,整个饭局都能听到张彩虹的笑声。一直用话缠着小顺子,时不时眼睛里还放出妩媚的光芒。
  可是小顺子呢,并不感冒,很少接张彩虹的话。
  刚吃饭的时候,张彩虹凳子是挨着她老公袁志峰的,可是酒喝开了以后,夏文博突然发现张彩虹的凳子离小顺子好近,离她老公袁志峰好远。对于老婆的这种表现,袁志峰好像并不像夏文博这样介意,他在和同学们一一喝过酒后,话就少了下来,显然他开始的荤段子蚝光了他的幽默和智慧。
  而他老婆张彩虹却是越战越勇,除了和陈强和夏文博喝酒的时候没有站起身来,和其他人喝的时候充分表现出了良好的交际能力和酒力,很难想象到她的职业是神圣的人民教师,不过教师见的多了,也就慢慢理解了,教师也是人。教授,也是人。
  小顺子和孙紫薇无疑是现在各种活动的中心,但孙紫薇要低调很多,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听着身边同学小声的说话,听着他们的奉承,却也露出意思不好意思的笑容,她更多的可能实在回忆那些青春美好时光吧。
  刚才说陈强睡过的女人太多,比夏文博他们平方都多,但是谁都没敢包括小顺子,因为小顺子睡过多少,他们都不知道,他也从来不显摆这些,在他眼里,他觉得只要能经常参加一些重大的会议,经常能说出几句最前沿的用语,足以体现出他的土豪。
  小顺子左边打扮时尚的这个女孩子,夏文博都忘了她叫什么了。
  因为好多年没见过,夏文博特意多看了几眼,他努力回想着她读书的时候的样子,后来不得不说女大十八变啊,为什么她没有变?漏网之鱼太多。
  挨着冯彩霞的就是孙紫薇了,他的眼睛转了一圈才发现她早就盯着自己了,清脆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敲着夏文博的回忆。
  她对他笑了笑,端着一杯酒走到了他的身边:“这杯酒是罚你的,你不该就这样和我们断绝关系。”
  夏文博没多说什么,自己喝掉了一杯酒。
  “文博,记忆中的你,和现在并没有两样,你依旧洒脱而骄傲,虽然你混的并不好!”
  夏文博沉吟片刻说:“也许你说的对,也许不对,每个人对生活的感触和标准都不一样。”
  “是吗?愿闻高见!”
  夏文博环顾一下四周,笑着说:“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谈这些思想深处的东西,我们还是喝酒吧!”
  对夏文博来说,他真的并不在乎这些同学的慢待和小瞧,因为他们在追求的,羡慕的,奋斗的东西,自己早都拥有过,就像是有人说过的那样,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来,对这些表面的,世俗的东西,夏文博已经感到没有了一点点的意义和引力,他渴望的是一种独自的奋斗,灵魂的升华。
  他不由的想到了当年一个村民的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人家都能有那样的境界,何况自己呢!
  第四百九十八章:风儿

  孙紫薇用迷蒙的眼神看着夏文博,像是在自语:“我经常都能记得你在中学时候的样子,那一身白,像一片云!”
  说完,孙紫薇自己像一片云一样的离开了。
  夏文博看着孙紫薇的背景,也记起了那个时候的自己,上学的时候,夏文博喜欢留长发,那时候的冬天,他穿着白色的秋衣,白色的裤子,白色的外套,他觉得自己很帅,他想别人也会认为自己很帅。
  这样的打扮必然的异常招摇,毕竟是北方冬天。
  于是夏文博成了他们学校的风景,一个话题,他也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那时候的他们风度大于温度,意志高于气质,在陈强追求丨乳丨沟迷住她的姑娘时,夏文博却在盲目的展示着自己的潇洒和气质,并不为哪一个人,只为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