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58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有人的脸上都闪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这丫的迟钝了,刚刚袁老板才说过,大家要叫人家杨秘书,不能叫小顺子,这小子张口就来了。
  扬顺志恨恨的看了夏文博一眼,对夏文博这样的人,扬顺志又能怎么样,惹是惹不过他,吵也吵不过,自己从来都受他欺负,只能是不理他。
  “去去,一边去,没大没小的!”扬顺志装出一副大狗的模样,打开了夏文博伸过来的手。
  几个同学赶忙一起帮着夏文博说了许多道歉的话,什么夏文博是想他想的有点忘情了,什么也就是同学才能这样无拘无束的叫,这表示夏文博还是很念旧的人。
  唯独孙紫薇看到扬顺志对夏文博这个样子,心里帮着夏文博有点生气,扬顺志过来招呼她:“大美女啊,你老人家亲自来了,哎呀,哎呀,帮我签个名吧。”
  “少来了,装什么大尾巴狼啊,文博不就是叫了你一声小顺子吗,你至于这样给他脸色吗?现在你混好了,同学,发小都可以不要了是不是?”
  扬顺志愣怔了一下:“哎呀,孙紫薇,我怎么觉得你今天不大对劲呢,这是我和夏文博的事情,你帮着出什么头啊,该不会是你丫的又是旧情复燃,想起你们过去上学时候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吧?”

  “去去去,瞎扯,走吧,都进去吧,大家等着迎接你都站了好久了。”
  “罪过,罪过,主要是今天堵车太凶了,请大家多担待。”
  孙紫薇这一提议,大家也都一下忘记了刚才的小小不快了,拥着孙紫薇和扬顺志,往楼上的包间而去。
  夏文博到成了娘不疼,爹不爱的人了,一个人拉在后面,没精打采的走着,扬顺志回头看了两眼他,给他挤挤眼睛,做个鬼脸,夏文博也是懒得理他,想着问题,慢慢走在后面。
  其实这也怪不得别人,这些年来,夏文博离开了华夏这个经济,文化,政治中心城市,再加上他刻意的和同学们断绝了来往,所以很多次的同学聚会,他都没有机会参加,大家对他的了解也就很少了,只有扬顺志知道他的情况,但扬顺志也不可能给别人说起夏文博的家里的情况,对所有国家部长级首长的家庭,中央是有保密规定的。
  一行人进了这个酒店的大堂,上楼到了包间里,这包间夏文博也是坐过的,知道一点行情,暗暗感叹,有钱就是不一样,这样一个包房的消费,轻轻松松要用好几万元,寻常百姓想都不敢想啊。

  进入包房,夏文博又看见了很多熟悉的面孔,毕业好多年时间了,但那学生时代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夏文博还能从每个人的脸上看每人都有不同的际遇,兴高采烈、大声说话的,面带微笑、话语不多的,面容严肃、沉默不语的。
  夏文博进去之后,和大家打招呼,相互说着话。
  孙紫薇也取下了口罩和墨镜,几年不见,她变得更加妩媚万千,勾人心魂了,她显得很高挑,因为,她有一副骨架匀称的身材和翘臀长腿,一头长及腰的乌色卷发围着一张曲线分明的脸。描画得自然的两道蛾眉,张着卷睫毛的大眼睛,直鼻厚嘴唇,微现出几分健康的性感和妖艳的诱惑。
  有那么一小会,夏文博几乎都看痴了。
  夏文博坐下来,发现了右手边的是一个男同学,他叫陈强,听小顺子说,是京城邻省挖煤的大老板,夏文博主动问了他:“最近不忙?”
  “白天没求事,晚上求没事。”陈强声音特别大,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他自认为很好笑的小段子。
  但显然,陈强并不是今天的重点,对于陈强的话大家像没听到一样。这让陈强沮丧极了,这不是他想要的效果。
  还好,从对面传来一个俗气的笑声,接话说:“以前数你陈光头的那东西忙了,这煤炭不景气,你的求也确实该响应号召,停产整顿了。”
  这下大家都哄笑了起来,同样的内容,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合,不同的性别说出来,效果却大不一样!因为这是一个女同学,而且还是在一个重点中学当了个小小的头目。
  大家说,人民教师就是有文化。
  大家说,真是女中豪杰,巾帼英雄。
  坐她旁边的袁志峰说:“还好咱这产量够,一直都在生产,天天有夜班。”

  袁志峰刚说完,大家再一次哄笑起来,他旁边的那个俗气笑声的女子笑的眼睛瞪的老大,好像不是说她一样,唯一女人的矜持的表现,就是轮起拳头在袁志峰的膀子上垂了一下。袁志峰还没等大家笑完,揉着胳膊说:“这老话说如狼似虎的岁数,一点都不假,力气够大的!”
  大家想了下,又接着刚才的笑声延续了一会。
  第四百九十七章:致青春
  俗气笑声的女人叫张彩虹,他是袁志峰老婆,他们两口也是唯一知道的高中同学里修成正果的一对,这对狗男女在高中的时候,根本没什么交集!袁志峰对张彩虹唯一的印象就是嗓门大,女汉子。经常用一辆很破的自行车拖着班上不同的男女。
  两人在毕业以后,朋友给介绍的张彩虹,当时朋友形容说:“人家丽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她老爸管京城文教系统的,家里很有文化底蕴,人家丽虹也是长的漂亮,性格温柔,还是一名中学老师。典型的贤妻良母啊。”
  于是袁志峰怀着面试工作的心情去面对了他的相亲。
  张彩虹说相亲那天,她在饭店玻璃窗前就认出袁志峰了,她没想到原来是这个袁志峰。于是她进去一巴掌拍在了袁志峰膀子上。
  “袁志峰,还能记得我吗?”
  袁志峰后来回忆说,他当时看到进来一个高大的女孩,他正在想,这不会是温柔贤惠的相亲对象吧,膀子就被拍红了。
  当时袁志峰蒙圈了半天,然后抱拳说:“虹哥?”
  这两口的小段子算这场聚会夏文博感到很有意思的一个亮点。
  那个陈强感到有点无趣,就主动的和夏文博说起了话,其实当年上高中的时候,他们玩的还挺好,陈强心里也一直对夏文博很佩服的,只是现在成了暴发户,眼界看的高了,当年在坐的哪一个没让夏文博直接或者间接的收拾过?

  那时候陈强总拿夏文博当榜样,感觉夏文博说什么都对,穿什么都帅,和谁说话都不忘问夏文博一句:博哥,你说是不是?
  后来陈强喜欢上一姑娘,陈强说他第一次决定喜欢这姑娘是因为在运动会上,当时这姑娘在做热身运动,弯下腰来压腿的时候,陈强看到了这姑娘白白的胸沟。从此陈强同学就堕落了,夏文博他们打架的时候,他约这个姑娘看电影,夏文博他们逃课的时候,他在拉着那姑娘的手逛街,夏文博他们操场踢球流汗的时候,他背着姑娘公园爬山。
  只有偶尔没烟的时候,他会出现在厕所门口等着夏文博他们出来,挫着耳朵根理直气壮的说:“快,兄弟断粮了……”
  夏文博和小顺子经常说:“陈强,你堕落了。”
  有一次夏文博和兄弟几个在一个宾馆里打牌,后来陈强也来了,打架逗他说:“今天不陪夫人陪兄弟了,这么重友轻色不是你的风格啊。”
  陈强挫着耳朵根笑着说:“今天她姐姐从外地回来了,给我放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