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14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现在还不用,目前的情况,他应该还罩得住,起码几个孩子还没表现的太明显,和几个人闹的事情,看起来也都是普通事件引起的,还可以再等等看看,如果几个孩子实在闹的不像话了,再将他们送走,起码,也能保住几个孩子的命,自己也算对得起对老标子的承诺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到码头,码头宋却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信步走到了码头上,抬眼看着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随手抽出三支香烟来,点了往地面上一放,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标爷,我码头宋无能,只能做到这样了......”

  日期:2016-11-06 00:20:00
  月光冷清,湖面静谧,只有冷风吹过,吹散了袅袅升起的烟雾。
  第二天上午,码头宋叫人到医院来叫小兄弟五个,五人早就商量好了,让楚震东、许端午、金牙旭三个人随码头宋去,就说黑皮老六在昨夜菜场的械斗中,也被砍成了重伤,行动不便,为此还专门给黑皮老六开了个病床,而王朗则得留下来照顾黑皮老六和海子。
  为什么这样安排呢?黑皮老六可是当街逼着小汪下跪了的,楚震东怕黑皮老六去了,小汪会难为他,如果真的逼黑皮老六下跪,黑皮老六跪是不跪?
  至于王朗,这家伙脾气太倔了,性格爆裂,他才不会管什么场合,更不会管什么人在场,一言不和他就敢动刀子,一旦发生这种事,那就完了。何况,王朗的奶奶确实是大龙烧死的,他看见大龙不杀了他就算好的了,让王朗去给大龙道歉,只怕打死王朗也做不出来。
  而金牙旭社会经验相对多点,脸皮也厚,也能说会道的,许端午则相当聪明,楚震东自己更是沉稳,他们三人去,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也能忍得下来,所以楚震东就这么安排了。

  三人出了医院,一直到了中街,中街上还有不少商户都认识他们,一眼看见他们三人又来了,顿时指指点点起来,小兄弟几个是得罪了不少人,可他们的名气,也随着昨天连续打的几架,算是打响了。
  日期:2016-11-06 00:21:00
  到了福源楼,早有码头宋的人在等着了,让三人上了三楼,进了最大的包间,一眼看去,嗬,好家伙!整个泽城的地下势力,叫得响字号的,几乎全到了。
  这包间特别大,里面放了三张桌子,最里面一桌,坐了六个人,正是码头宋、红桃k、癞皮老李、王波,还有朱思雨和马蛮子竟然也在坐,虽然还空了几个座位,却没人敢坐过去,在泽城,能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也只有死了的老标子、骡子和辣椒了,连钉子都没这个资格。

  前面两张桌子上,一张桌子边坐着快刀老五、快刀老六、横窝疯狗、大老黑、小白龙、老嫖、小汪、大龙、赵爬犁几人,却没见斧头张和范年,应该也还躺在医院里呢!
  另一张桌子则空了好几个座位,坐着水鬼老萧,两个生面孔的年轻人,看年纪也就二十出头,面容神色都十分刚毅,坐在那里腰杆挺的笔直,应该是马蛮子的手下,还有一个人,则是王建军!
  一个包间之内,除了还躺在医院里的海子、斧头张和范年,头号人物和二号人物,全部到场,简直就是泽城的混子大聚会。
  日期:2016-11-06 00:22:00
  说着话,就手一伸将酒杯端了起来,对在座的五个老大一举道:“各位,你们都知道,我码头宋是个粗人,收了这几个徒弟后,只知道教些拳脚,却不会教他们怎么做人,几个孩子又年轻,好勇斗狠的,以至于昨天五个劣徒和几位楚震东没想到码头宋将王建军也叫来了,包间里人又多,也不好打招呼,只是互相点了一下头,就坐了过去了,空着的那几个座位,分明是留给他们五个的。
  三人一坐下,大龙就说道:“怎么?王朗不敢来了?”小白龙也张了张嘴,但又咽了回去,只是眼神阴狠的盯着楚震东。
  小汪也阴阳怪气的说道:“黑皮老六呢?没了沙喷子,连吃饭也不敢来了?”他以为沙喷子是码头宋的,码头宋既然摆了赔罪酒,肯定已经将沙喷子收回去了。
  他俩这一说话,王波就一拍桌子骂道:“你们两知不知道什么叫丢人?你妈逼这么大的人,被人家几个孩子给打了,还有逼脸在这说话,少说少丢脸知道不?”
  他这一拍桌子,码头宋就站起来了,扬声说道:“老王,你说这话,不是打我脸吗?我今天可是诚心诚意的摆这赔罪酒,还将朱老大和马老大也都叫来了,就是想请两位做个见证,你给我点面子,压压火。”
  日期:2016-11-06 00:23:00

  说完话,举杯一饮而尽,他是老大的级别,他这一杯是向几位老大赔礼的,别人可没资格端酒,红桃k、王波、癞皮老李虽然脸上都不好看,却也端起了酒杯,马蛮子一脸的无所谓,朱思雨则笑道:“宋大哥说这话就见外了,我们六个人可是穿一条裤子的,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都是自己人,不用说的这么严重。”
  朱思雨这话一出口,赵爬犁就笑道:“实际上闹的还真满严重的,小白龙兄弟被砍了好几刀,一条腿差点废了,大龙兄弟伤的不重,脸丢的可不小,小汪兄弟听说被逼得都当街跪下了,晚上带了四五十个人去找场子,还被打了一顿,我两个兄弟,斧头张和范年,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宋爷这五个徒弟,本事可真不小啊!”
  他这一说话,等于将在场的好几个人的脸,都给打了,而且直接点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意思很明白,你码头宋要想请顿酒就将这事给摆平了,只怕没这么简单。
  可他这一说话,码头宋就将空酒杯往桌子上一放,看了红桃k一眼,淡淡的来了一句:“城东现在谁说话?”
  红桃k面色一沉,也将酒杯一放,手一伸就将酒桌上的两个酒瓶子抓了起来,一手抓一个,直接走到了赵爬犁的身边,手一扬,砰的一声砸在了赵爬犁的头上,酒瓶子砸的粉碎,好在脑壳够硬,红桃k砸的也够技巧,酒水洒了赵爬犁一头一脸,却没见血。
  随后红桃k才阴着声音说道:“轮到你说话了吗?没大没小!再多嘴我割你的舌头!”
  一句话说完,随手一酒瓶,就砸在了楚震东的头上,又是砰的一声,楚震东脑袋上顿时血就下来了,红桃k这才又阴声说道:“你小子长点记性,别他妈老是连累你师父出来给你摆赔罪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