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7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龚金树哼了一声,道:“怎么?不走?我的话你都敢不听了?”
  冯阔不敢再说什么,垂下头灰溜溜的走了。
  旁边杨长剑眼看冯阔落得这个下场,别提多开心了,冯阔这一走,他之前的种种担心全部消失,以后能高枕无忧的当这个大队长了,不啻于是得到了一次新生。他目送冯阔离开一段路,转目看到李睿脸,心对他的佩服之情已经像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却也再次佩服自己的明智,要不是一开始坚定不移的站在这位的身边,自己哪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龚金树趁热打铁,吩咐杨长剑道:“杨队长,你赶紧让人把姚记者放了,带我过去见她,我要亲自给她赔礼道歉。”
  杨长剑心说这位副书记倒也是个人物,能屈能伸,虽说显得脸皮厚了些,却也令人不得不承认,他很会为人处世,道:“好,龚书记您跟我来。”
  二人正要迈步,李睿伸手阻拦,笑道:“放姚主持也不急,先调查清楚事故真相再说吧。如果姚主持是被诬陷讹诈的,那再放她也不晚,否则她要是真撞了人,这么放了她,反倒显得咱们徇私了。”
  龚金树听得微微色变,不知道他在说反话,讽刺自己,还是真的要走这么一个过场,陪着笑说道:“姚主持既然是宋书记的御用记者,那人品德行肯定没的说,怎么可能撞人呢?撞了人又怎么可能不承认呢?肯定是被诬陷的。我那家亲戚,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贪便宜成性,蚊子大腿也要侉二两肉,估计他们是逮着机会要讹姚主持一笔。因此姚主持肯定是无辜的,直接放了行。”
  李睿连连摇头,心说你这个家伙倒是变得快,之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帮你们家穷亲戚,现在又是不管不顾的帮雪菲说话,还真是墙头草的典型,世怎么总有这么无耻的家伙,道:“别,还是按正规处理程序走吧。反正张队长也已经开始派人调查了,相信很快能得到一个结果。”
  龚金树这便明白了,他是真心要走这么一个过程,确保外人无话可说,心说这个市委一秘,年纪轻轻,却难得如此沉稳持重,真是难得,要是换成自己,怕是要得意的带着姚雪菲直接回返市区了,笑道:“也好,那我陪李处在这里等待结果。”
  李睿道:“啊?这不必了吧?龚书记事务繁忙,日理万机,没必要陪我在这里浪费时间。”
  龚金树笑着摆手道:“没事,没事,今天不忙,呵呵。”
  杨长剑趁他俩对话的当儿,走到旁边,给张泰巍打去电话,让他将龚金树的态度变化,告诉那些涉案的交警,类似刘小宇之流,其实是将龚金树与冯阔人为强加在他们头顶的禁锢去掉,让他们能够恢复本心,秉持公正。

  打完这个电话,杨长剑回来请李睿和龚金树到自己办公室小坐,等待张泰巍那边的调查结果。
  李睿让二人先过去,他自己跑去事故处理科,将最新变化和雪菲说了下,让她安心等待。
  姚雪菲听说这案子里面的阻力已经全部扫除,激动得不能自已,又听说龚金树还要亲自向自己赔礼道歉,心所受的怨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不尽的放松与欣喜,一时间忘记了身之所处,也忽视掉了旁边坐着的杨夕,爱意满满的看着李睿道:“老公这次多亏有你,要不然我……”
  她说到这,才陡然惊觉,自己好像说错了话。
  旁边杨夕与李睿二人却已经惊呆了,杨夕不可思议的看看姚雪菲,又看向李睿,媚目瞪得老大;李睿则是死死的瞪视向姚雪菲的嘴巴,一时间只想找根针来将她的嘴巴缝死,这个臭丫头,叫自己老公叫习惯了,竟然当着杨夕的面叫了出来,这可叫自己如何收场?又叫杨夕这个外人怎么想?杨夕要是醒悟了自己和她的关系,以后会不会产生邪心?
  此时事故处理科里一个交警都没有,只有他们三个,也因此,姚雪菲这声“老公”也只有杨夕这唯一的一个外人听到了耳朵里,可即便如此,却也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眼看即将无法收场,关键时刻,姚雪菲显露出自己的冰雪聪颖,她戛然止口,哈的一笑,看看门口,故作镇定的自嘲道:“你看我,屋里都没交警了,我还当成有交警呢,喊李处为老公,生怕那些交警怀疑他不是我的家属……”
  李睿也是机灵之人,闻言利马顺着她的口风笑道:“我说呢,你叫我老公干什么,敢情你还在演戏状态里面呐。现在不用演戏了,有杨队帮咱们了,不像最开始,我不扮你老公就进不来,呵呵。”
  二人这番对话,比较合理的解释了那句“老公”的来由,杨夕听后也就信了,跟着笑起来,不过她内心深处也带有一丝浅浅的疑惑,姚雪菲叫李睿为老公的口气,自然随意,像是叫熟了的,可不是演戏那样生硬,而且她刚才看李睿的眼神也透着柔情,如果那也是在演戏,那她演得就太完美了。
  这个小插曲过后,李睿再也不敢和雪菲说话,生怕又招她说漏了嘴,起身走出屋子,在外面等着张泰巍消息。
  他倒是可以去杨长剑办公室坐着等,但他不想和龚金树打交道,所以宁可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枯等。
  等了十分钟左右,张泰巍大步昂扬的走了过来,站到李睿跟前,道:“李处,之前咱们不是说定了嘛,兵分两路,一路是去事发现场,找目击者了解事故真相;另外一路,是和涉案的一线交警做思想工作。第一路的交警已经赶到现场,正在寻找目击者,估计不久就会有消息传回来;第二路,我已经和负责现场的三中队的中队长谈了,他承认,受了冯阔的指使,将事故责任推到姚主持头上,但实际上,现场并非轿车撞自行车的样子,姚主持是被诬陷的。”

  李睿感叹无比,苦笑着道:“什么时候事实变得如此难以看到了?”
  张泰巍也很感慨,道:“这也就是姚主持有您这个朋友,要是换成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小老百姓,这次就吃亏吃定了。”
  李睿暗叹口气,不能不承认,大多数国人的素质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啊,别管是低低在下的村民,还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问道:“那我们还缺目击证人的口供吗?”
  张泰巍道:“已经不缺了,多项证据表明,姚主持就是被诬陷的。死者老头在事故发生之前,骑自行车溜车下坡,而且是逆行,没有捏闸,导致速度过快,来到姚主持轿车前时,或许是他没有把握好间距与方向,或者是躲避对向来车,结果与姚主持轿车发生碰撞,他倒地后后脑勺着地,摔了个大口子,因失血过多而最终身亡。这事跟姚主持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自己要承担全部责任,还要帮姚主持修车。”

  李睿失笑道:“他都死了,还怎么给姚主持修车?这事就算了吧,姚主持大人大量,不跟死人计较,只要能够洗刷清白就行了。不过姚主持不能原谅死者儿子郑有福,我也不能原谅他。他诬陷勒索姚主持在先,掌掴姚主持在后,必须要向姚主持赔罪,还要自打耳光,给姚主持出气。”
  日期:2017-09-28 0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