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61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余清微只得把书全部带回家继续看。
  刚上地铁,放在包里的手机却就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是一串既陌生又熟悉的数字。前面那几个数字她不会忘记,因为之前她一共拨了八十多个。
  是霍沥阳,没错的一定是他,她惊喜到不能自已,不由的捂着嘴巴连声尖叫。
  也许是她的动作太过诡异,坐在前面的乘客不禁都回头看他。

  可是她已经来不及羞怯,手指一颤就摁下了通话键,她的声音也抖得不成样子。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一道明朗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兴奋与激动。
  “是小微吗?”
  余清微拼命压抑着想要哭泣的冲动,哽咽着喊了一句:“沥阳哥。”
  那边紧张的声音松了一口气:“真的是你小微,听到留言的时候我我真是不敢相信。小微你还好吗?我不在的时候你还好吗?小微。”
  他一直喊着余清微的名字,好像通过那两个字就能将她拥入怀中。
  余清微的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爱哭鬼,可是霍沥阳喊他的名字她就承受不住了,不停的想掉眼泪。

  “沥阳哥我好想你,你为什么一直……一直不给我打电话。”
  霍沥阳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小微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是迫不得已的,在法国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秒我都在想你。你知道吗?今天我刚从雪山上下来。山上发生雪崩,我被困在山上,弹尽粮绝,又饿又冷,时间那么漫长,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快支持不下去了。可是只要一想到你,一想到你还在等着我回来娶你,我的内心就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撑着我走下山。我每走一步仿佛都听到你在我耳边喊我,喊我的名字喊我快回去,果然,我从医院一回到家就听到了你的留言,我们还是那么心有灵犀,小微是你救了我,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回到你身边。我是连死亡都经历过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余清微早已泣不成声:“沥阳哥,雪山那么危险,你为什么还要去……我会担心的你不知道吗?”
  “我没有办法,思念折磨的我几欲发狂!你还记得吗,有一年冬天,a市下了好大一场雪,你高兴坏了,感冒都还没好就跑出去玩雪,你堆了一个大大的男雪人,说那是我。我在你那个雪人旁边堆了一个小小的女雪人,说那是你。”
  “我记得,我们还说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哪怕春天来了,积雪化了,我们也早已融入彼此,成为彼此。”
  可惜那一对雪人还没等到春天来临就被霍殷容一脚一个给踢散了。
  那年她十五岁,已经很少哭泣,可是看到那散成一堆的雪人还是忍不住哭了,然后梗着脖子和霍殷容大吵了一架,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和那个恶魔吵架。
  哦,对了,她还用雪球打了他……

  “小微,我在雪山上也堆了两个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那里常年积雪不化,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沥阳哥……”余清微的心像被温水浸泡过一样,开始慢慢发软,发胀,眼睛又酸又痛。
  “那年的大雪治好了你的感冒,我想试试,大雪是不是也能治好我的相思。可是,当我看到那并肩而立的两个小雪人的时候,我发现我更想你了,那终究不是真实的你。小微……我真的好想你……”
  “沥阳哥……我也是……虽然你一声不吭就走了,可我还是想等你……”说着,已是泪流满面。

  霍沥阳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特别的,是无人可以取代的,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世界怎么变换,她都一直相信他。
  她和霍沥阳聊了很多,可是每当她问起他为什么不和她联系的时候他就总是欲言又止,最后都说他会回来,等他回来他就跟她解释。
  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余清微心中一阵怅然。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来例假的时候,妈妈跟着霍刚去了国外,她心里害怕的要命,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绝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连霍殷容吼她她也不怕,心想,反正自己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怕什么。
  最后还是霍沥阳察觉到了不对劲,把她带到房间,又把霍殷玉叫了进去。
  在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之后,她羞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霍殷玉冷嘲热讽的骂她是白痴,霍殷容眼神怪异的看着她仿佛她张了三头六臂,只有霍沥阳,会笑着揉揉她的脑袋,一本正经的告诉她没事。
  虽然他通红的耳尖尴尬的眼神早已出卖了他。
  所以,即使妈妈说霍沥阳心机深沉,即使霍殷容一再强调霍沥阳不是真的爱她,她也相信霍沥阳不会害她,因为他是沥阳哥啊,一直照顾她给与她温暖的沥阳哥啊。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家里空荡荡的,陈励东还没有回来。她懒得做饭,就把上午剩下的饭菜随便热了一下,将就着吃了。
  草草吃过晚饭,她心事重重的进了卧室,一边想着霍沥阳,一边开始叠衣服,一件衣服翻来覆去的叠了好几次,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由的深深叹了一口气。
  最后她干脆把衣服扔在一边不管了,拿了件浴袍就进了浴室,因为心烦意乱,她连门也忘了锁。
  不一会儿陈励东回来了,浑身酒气的摸进了浴室。
  他突然扑了上去把正在浴缸里眯眼泡澡的余清微吓了一跳,尖叫着对他一顿拳打脚踢,天马流星拳九阴白骨爪各种招式都用上了。
  陈励东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抓住她。
  “小微,是我!”
  余清微心慌慌的定睛一看,果然是他!

  她顿时委屈的大吼:“你干什么啊你,吓死我了,心还在扑通扑通乱跳呢!”
  陈励东摸了一下她的脸,余清微明白过来了,她翻过身抵住陈励东的胸膛:“瀚东,我今天真的不想……我明天还要考试……”
  这个理由,陈励东还真没办法拒绝,只能哀嚎一声。
  第二天余清微是在手机滴滴滴的一阵乱响声中醒过来的,那是她标记的记事本,提醒她今天中午还有本学期最后一门考试。

  手忙脚乱的起床,噼里啪啦的声音把陈励东也给吵醒了。
  她刷牙洗脸,他下床准备早餐,她吃完早餐,他目送她出门。
  夫妻俩的一天又开始了。
  余清微到达寝室的时候夏子苏正捧着本四级词典在那狂背单词,见她来了立刻拉住她说:“小微,江湖救急,快把你那英语作文给我看看,我直觉,这次肯定考环境问题。你的作文都被老师当范文了,只要我把它背下来,到时候这么一写,哈哈,过关。”

  日期:2016-10-31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