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5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双方的关系刚刚缓和不久,倘若是拒绝了,生了嫌隙,日后想要再弥补的话,只怕不知道又得费多少的功夫。
  在这样外敌逼近的危机之时,陆左只能够牺牲自己,成全大局了。
  我思索了好一会儿,说道:“我对虫原并不熟悉,有你在,前期工作没问题,那我就去龙虎山吧,不管怎么说,说不定还能够卖一把力气。”
  王明笑了,说你这一把力气,不知道吓死多少人呢。

  这边做了决定之后,王明没有再作停留,虽然他对于龙虎山遭劫之事也是十分关心,但毕竟有了我们,他也安心不少,决定先返回虫原,专心找寻小妖姑娘,而在离开的时候,他塞了一张纸条给我。
  纸条上写着前往虫原的路线和方法,让我留着,到时候时机合适了,直接过来,用不着再费周折。
  我珍而重之地收进了乾坤囊中,送别了王明。
  王明离去之后,我通过吴盛帮忙,联络了徐淡定,不过他那边一直在忙,开各种各样的会议,一直到了半个小时之后,他方才亲自打了电话过来。
  在得知了我的决定之后,徐淡定很高兴。
  他说他还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请动我随团一起去龙虎山呢,既然我这边已经提了出来,那自然是最好的。
  他现在就派人过来接我,让我随同中央特派组一起前往龙虎山,至于身份什么的,他会帮我安排妥当的,让我用不着担心。
  聊过了龙虎山的事情,他又跟我谈起了饕餮海渔女的后续之事。
  昨天过后,饕餮海渔女似乎学了乖,没有再闹事端,就仿佛消失了一般,而他们这边也通过叶慈的这条线,查到了那个红桃k的身份——那个家伙是崂山弃徒,曾经是无尘道长、无缺道长的小师弟,后来在七十年代的时候偷渡香港,继而又前往了菲律宾,九十年代的时候以海外华侨的名义回国,在鲁东开办了多家道修馆……

  上面对于那位叫做赵天奥的家伙似乎很了解,我并不清楚总局对于这件事情的追查手段,不过也知道一旦确定了身份,那家伙看起来是蹦跶不了了。
  不过布鱼依旧没有任何变故,躺在军区医院的病床上,大小便都无法处理。
  他告诉我,几分钟之前,他已经跟王明通过了电话。
  布鱼的事情,他已经委托王明帮忙通知了布鱼的女友小玉儿,希望在他躺在床上的这段日子里,能够有一个亲人在旁边帮忙照顾。
  虽然军区医院有最专业的护工,但总是不及自己最亲近的人来得有意义。
  而且有很多的病例,说有家人在旁边照顾,会发生奇迹。
  那神魂说不定就会自己回来了。

  徐淡定说这句话儿的时候,我在苦笑。
  这话儿,终究只是一个安慰。
  二十多分钟之后,我的电话又响了,打过来的人是窦超,就是上一次接我和王明去门头沟的人。
  这一次他又被派过来接我,看得出来,他是深得徐淡定的信任。
  在与徐淡定的通话之中,我得知我将继续顶用“庞英杰”这么一个假名号前往龙虎山,所以用不着怎么准备,稍微对着镜子弄了一下,然后辞别了茶馆的罗胖子,去与窦超汇合。

  与上一次一样,窦超将我接到之后,简单地说了几句,然后一言不发地开着车。
  没多久,我们抵达了南苑机场,从特殊通道进入。
  跟着窦超,我们来到了一个特殊的候机厅,而这里已经有不少的人在此,不过与寻常的候机厅不一样的,是这儿显得分外安静,大部分人都保持着沉默的模样,只有少数几人在低声细语,不知道交流着什么。
  窦超找到了一个身材魁梧、骨架颇大的老者,对他说道:“秦局长,你好,我是总参的小窦,他是我们徐主任介绍过来的庞英杰,请您查收。”

  那位秦局长转头瞧了我一眼,仿佛知道些什么一样,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朝着我温和地点了点头,说小庞来了,好,先坐,我们还有二十分钟登机。
  我说好,谢谢您。
  跟带队领导打过招呼之后,我们来到了旁边空着的座椅上坐下,而窦超则对我低声说道:“领导,我先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给我。”
  我起身,说好,我送你。
  窦超连忙拦住我,说甭客气,我自己走就行,你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还有得你忙呢。
  我瞧见他这么客气,也就没有再多说,朝他挥了挥手,以作告别。
  窦超走后,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人,我环目四望,发现不只一百人,候机厅这儿,差不多有一百四十多人,而打量周遭,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着不错的实力,单独拉出去,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而一直到快要登机的时候,又来了一群人,当我瞧清楚对方的模样时,瞳孔下意识地一阵收缩。
  白马寺的元晦大师,西北楼兰神鹰马烈日。
  这两人并不是一同抵达的,而是前后脚,而且陪同他们的人也各有不同,不过刚才的那位秦局长对他们都十分客气,不但亲自上前迎接,而且礼数方面都做得十分周到。
  我知道,虽然第二届的天下十大名单被我们这帮人搅和了一阵,但不管怎么说,名列其中的马烈日,名声还是扬了出去。
  树的影,人的名。
  不管第二届天下十大的名单如何被人诟病,但马烈日的实力还是得到了众人的认可,而出于义务,现如今出了事儿,他就得出来救场。
  马烈日的出现让我还算接受,但元晦大师就让我有些意外了。
  像他这样的佛门大拿,按理说很少会参与这样的世俗之事的,没想到他居然也来了。

  上面对于龙虎山遭劫一事,到底还是很重视。
  有着这两位镇场,登机的秩序有条不紊,我缩在人群中,不言不语,上了飞机之后,也是缩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然而没一会儿,有工作人员过来叫我,说让我换一个位置。
  我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起身跟人走。

  没想到我给领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这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大大的光头在那儿等着。
  瞧见我过来,元晦大师朝着我作了一个揖,然后我的耳边响起了他的传音来:“陆言施主,多日不见了。”
  面对着元晦大师的问好,我并没有傻不愣登地问他是怎么看出我来的,而是朝着他抱拳行礼,说元晦大师好。
  老和尚伸手,示意我坐下,然后说道:“当初一别,已有多日,总听人谈及过你的名声,也说起了你的种种传奇,今日能够再相逢,当真是一件让人心情舒畅的事情——怎么,你也去龙虎山么?”
  我点头,说对,我堂哥陆左应邀去给善扬真人看伤,我过去跟他汇合。
  日期:2017-03-02 05: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