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6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这能证明什么?我是这个商契的转世?然后呢?高辛氏曾手持轩辕剑与那个什么妖帝夋同归于尽,所以他把轩辕剑找回来给了我?
  听起来似乎有那么一些关联,可我总觉得事实绝不会仅限于此。
  而除了这个发现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重大发现,这个商契曾被他的父亲,也就是帝喾,封为火正之官,又被称为“阏伯”、“火神”。迄今商丘还有“阏伯台”存留。
  此时我正要往姽婳所在的火神庙去,这“火神”二字,顿时便触动了我的神经。
  火神庙……会不会就是这个什么商契的祭祀之处?而之前我在火神庙内见到的那个银瞳石像人。莫非就是他?
  念及至此,我不由得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那银瞳石像人从宽大的赤色座椅上起身,嘴角带着莫名的笑容,告诉我说,我来早了。
  当时我不懂他的意思,只觉得莫名奇妙,但按照现在的推算,那个银瞳人,显然是我的前世!很明显冥冥之中,有一种宿命在我身上,支配着我早晚要去那里一趟。
  上一次银瞳人说我来早了,那这一次了?
  在宿命的安排中,我这一次火神庙之行是否正当其时?
  还有南宫,之前他只告诉我了巫道之争的时。听起来只是玄学界内两个流派的争斗,可现在,一切不一样了,似乎这是从上古洪荒之时遗留下来的问题。
  南宫的纸条内虽然只写了什么“混沌之力”和“本源”,但只要简单一分析。太岁显然出自混沌,他说的“混沌之力”极有可能便是巫炁,而那个“本源”,推测一下,大约便是道炁了。
  而且按照他纸条内的说法。神农氏修混沌之力,轩辕氏取混沌之力另修本源,两人又联手共同对抗那个妖帝夋。再加上炎黄二帝共同对抗蚩尤,传播华夏文明的事情也是所有华夏儿女都耳熟能详的典故……
  如此说来,巫道似乎在远古之时本为一家。
  至于为什么后面会成为敌人。纸条内也给出了理由。
  “其后人取尽混沌以弱妖帝之力”,这一句显然跟我之前推测商朝之人利用祭祀秘法将太岁完全转化为真龙脉的意思一样。
  如此算下来,一切似乎都能说得通了。
  只是还有一点我有点奇怪,南宫是修行巫炁的,我也是修行巫炁的。即便巫道之争只是个误会,可他把轩辕剑给我干嘛?莫非因为我是那个什么商契的转世,即便修行巫炁也不影响使用轩辕剑?
  简单判断了一下,我便觉得不太可能,巫道虽然同处一源,可毕竟性质不同,别的不说,光是轩辕剑剑匣上透出的道炁波动,都让我感觉到有些不舒服,若是真把轩辕剑拿在手里对敌,恐怕还没伤到敌人,就先把自己弄伤了。
  心里这么想着,我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原本以为这次安阳之行,我只是陪着张坎文走一趟而已,却不曾想,在这里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一切事情跟执意要来这里的张坎文没什么关系,反倒是跟我这个无意到来的人密切相关。
  都说冥冥之中有天意,莫非这便是所谓的“天意”?
  修行路上。修的不光是修为,更是心境。天意这两个字,足以让每一个修行者心生敬畏,我同样如此,但我不明白的是。如果这一切都是天意,那我的使命是什么?
  任何事物都有缘由,哪怕天意也是如此,天启之后,必有天命。上苍给我做出了这样的启示,那他要给我的天命又是什么?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原本是一种调侃、文雅的说法,意思是到了五十岁这种年纪,人普遍身上生有疾患,天气变化之时。疾患部位提前会有感应,这便是所谓的“知天命”。

  当然,这只是表象,更深一层的意思是,知天命之后,人却无力改变结果。所以“知天命”的本意之中,带着很强烈的“认天命”的意思。
  此时我想起这句话,同样也是想到了“认天命”这层意思,人都说“天意难违”,可见上天的旨意根本不容普通人抗拒。
  所以我很惶恐。
  每个人对力量的认知都不一样,十几岁的半大小子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可等他长到二十多岁之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想法。这当然不是因为他的力量退化了,想法,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力量实际上是增加了。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他的眼界随着力量一起增加,看到了更远之处,看到了更有力量的人。
  所以人才总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而对修行者来说,同样也是如此。早先在寻龙境界之时,我看到天师,只觉得人间力量到此便是尽头,可到了现在,尤其是前些天。亲眼目睹那么多天师在祭祀恶灵的手下殒命,我这才发觉,天师之力的羸弱与弱小。
  这还只是人之力,若是把头太高,仰望苍天。感受苍天之力,人会更加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对修行者来说,天命绝非一种虚化的东西,而是一种具象。佛家有顿悟,道玄两家。也有“天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次殷商王陵之行,便是我的天启。
  一路上带着这样的思绪,我基本上都没有说话。一直到南下到了湖北界内,我喊张坎文停下了车。让他继续驾车回去,而我,则是带着小僵尸下车往神农架景区过去。
  下车之前,我对张坎文的处境也有些担忧,不过他告诉我说,回到广东之后,他会找地方隐居下来,凭借他手中的《正气歌》古本遮掩气息,玄学界的其他人想找到他也不容易。
  我这才放心下来,没再犹豫,快速朝火神庙的方向赶过去。
  从时间上算起来,此时已经略略超出了我和姽婳约定的半年之期,她常年一人幽居火神庙内,恐怕早就等的急了。所以我赶路的速度极快,再加上自己现在修为的不俗,仅用了半天时间,便穿过景区和一大片原始丛林,到达了火神庙所在之处。

  火神庙的隐匿机关依旧存在,以我之力根本无法强行闯入,到了地方之后,我站在当初胖子占卜的那条小河边,看着前方的一片虚无,一句话都没有说。
  火神庙的开启需要占验派之人的特殊方法,我自然没有这个能力。按照我原本跟姽婳的约定,再次回到这里时。我只要开口喊她的名字,她就会有所感应,帮我开启火神庙。
  但现在,我心里很清楚,我跟这座火神庙之间。必然有什么关联,所以我根本没叫姽婳,只是这么简单的看着。
  若这一切真的是上苍的启示,何须姽婳为我开门?
  不出所料,仅仅过了数秒而已,我眼前便忽然显露一片莹光,远方的山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座气势恢宏的大殿。
  看着上面“火神庙”三个大字,我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起来。
  当初第一次来时,我用尽全身气力也走不进去,当时只觉得古怪,现在看来,或许真是那银瞳人说的时机不对,我来早了。而第二次我虽然进到了里面,但却是以另一种方式进来的,我自己本身也没有记忆,算不得时机到来。
  日期:2016-10-31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