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24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01 22:18:19
  昨天说到金家的几个女人都具有着贵族气质。
  而曾阳这个金家女婿样貌虽佳,也受过高等教育,但总是缺少一种贵族的气质,毕竟他出生于一个平凡之家,可以说如果不是金璇对其情根深种,又恰逢金父去世,他是不可能有机会和金璇走到一起,成为金氏企业的实际掌门人之一。
  经常有人开玩笑说奋斗几十年不如投个好胎,找个好工作不如找个好对象,曾阳就印证了这一点,他现今的财富和地位可以说都是妻子给他带来的,没有金璇的支持,他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和地位。
  也正因为如此,曾阳虽然公司大权在握,但似乎在金家地位不高。
  许玉洁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虽然曾阳整日里对其他人吆五喝六的,但对金家这几个血亲却是非常尊敬,甚至算得上是“畏惧”。
  而且金家长孙,也就是曾阳的长子,姓的并不是“曾”,而是“金”。这说明曾阳有入赘的嫌疑。
  不过这一点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曾阳相对于这些血亲来说,算是“外人”,金氏企业这么一个庞大的家族财富,肯定也不想让一个外姓人来继承。
  还好金璇对曾阳的爱是发自内心的,所以即使家族内部有些风言风语,有金璇的支持曾阳一直把持着金氏企业的话语权,但在孩子失踪后这个事情上,金璇和曾阳之间有了巨大的矛盾。
  日期:2017-03-01 22:18:39
  寻找孩子这个事件,家族成员召开过内部会议,曾阳一反常态、独断专行,再三强调为了企业的稳定和家族的名声,不许将事情闹大。对于保姆和孩子的寻找,他倒是没有迟疑,通知了几个得力助手全权负责,只要找到保姆或者孩子的线索,就会获得重额奖励。
  许玉洁在得知会议的内容后,觉得颇为奇怪,奇怪的不是曾阳的安排,而是他的态度,尤其是他的行事风格。
  和曾阳接触的时间不长,她明确感觉到曾阳在金家血亲中地位并不高,一个寻找金家长孙的重大事件中由他来做主显得并不恰当,而且金璇在会议上是对孩子的寻找方案投了反对票的,最终结果还是认同了曾阳的处理方案,可想而知这里面必定有原因。
  询问过金璇后,许玉洁才知道确切的原因:当曾阳提出寻找孩子由内部处理不报案时,除了金璇之外的所有亲属都投了赞成票。
  除了住在别墅的这几个至亲之外,从另外一个豪宅小区专程赶来的金璇舅舅舅妈也同意了这个方案。
  他们赞同的理由完全相同:孩子可以再生,但金氏企业只有一个,因为寻找孩子而对金氏企业造成任何负面影响都是不值当的。
  许玉洁听完之后,对豪富人家这种因为金钱而淡漠亲情的做法无言以对。
  体验了几天豪富人家的生活,原本还很羡慕的许玉洁瞬间对这种生活失去了兴趣,普通人的生活虽然算不上富足,但比起这些豪富人家来说,多了一份真情。
  亲戚们的表现虽然冷血但还算是在情理之中,许玉洁却敏锐地觉察到这中间有不对劲的地方。
  综合当时金璇对母亲第一次送检的怀疑,许玉洁将调查的重点集中到几个血亲身上。
  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查,许玉洁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遵循着这些蛛丝马迹,居然发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巨大阴谋!
  最先暴露出疑点的人物,是金璇的舅妈。
  日期:2017-03-01 22:19:19
  金璇的舅舅在金氏企业担任一个部门经理,没有股份单纯地拿工资和奖金,虽然收入颇丰,但除了一套豪宅以外,家庭情况却并不算好。
  原因出在金璇的舅妈身上。
  金璇的舅妈最爱打麻将,而且打得很大,她们有一个阔太太麻将圈,每次输赢动辄数万。

  舅妈手气不好,老是输钱,而且她有个坏毛病,赢了笑嘻嘻照单全收,输了就喜欢欠钱,虽然到最后都会结清(不结清没人跟她玩),但是总是要拖个好几天,好像不这样自己的手气就好不起来一样。
  只要有人催她还钱,她总是说:“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不会赖账的,我又不缺钱,别看我老公现在只是一个普通部门经理,等他升上总经理后,我都懒得和你们玩这么小的,一万块一个子我还扎两只鸟,就怕你们不敢打!”
  (扎两只鸟:我省的一种麻将打法,胡了牌中了鸟可以翻番,中一只鸟翻两番,中两只鸟就可以翻四番)
  这种托词一般都是为了面子瞎吹牛,非常正常,但是落在有心人眼里却极其不正常。
  金璇的舅舅舅妈虽然是亲戚,但并不算金氏企业的核心阶层,怎么就能断定自己的丈夫能升上总经理的职位?
  许玉洁和金璇核实过之后,更加确定了舅妈的说辞不正常,金璇明确告诉她,自己的舅舅能力不强,让他当个部门经理纯粹是看在亲戚关系上照顾他,至于升他当总经理,更是不可能,因为现在担任总经理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曾阳!
  看来舅舅升上总经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难道这个舅妈只是为了面子在吹牛?
  一般人或许会这么想,但是作为一名见过识广的私家侦探,许玉洁绝对不会这么想。她决定,在这个舅妈身上下大力气,一定要查出个端倪来!
  日期:2017-03-01 22:19:39
  某一天,舅妈和往常一样应邀来到某一个富婆朋友家里打麻将,却发现麻将桌上除了两个老麻友之外,多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此女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身材尚可、姿色普通,但一举一动中颇有贵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