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4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赶忙跟了过去:“田姐,你还没说,她现在……”
  “她呀……”话到半截,田馨停了下来,沉声道,“你为什么说我是探子?”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楚天齐一耸肩膀,“你先说。”
  “她呀……没有男朋友。”田馨故意大喘了一口气。
  “好,太好了。”楚天齐高兴的手舞足蹈。
  田馨阻止了对方:“等等。赶快回答我的问题。”
  “你的……你是说探子的事呀。”楚天齐说着话,向后退了两步,“我在学校的时候,还以为你和李书记关系不一般呢。”
  看着对方一脸猥琐的笑容,田馨顿时胀*红了脸:“楚天齐,你混蛋。”说着话,挥起挎包抡了过去。
  楚天齐早有准备,一大步跨出了茶室。
  从茶馆回到酒店时,刚过九点。
  脱掉外面衣服,楚天齐仰躺到床上,打开电视,在遥控器上来回按着。尽管他的眼睛盯着电视,但大脑早已经溜号,不知溜到哪去了。
  想到刚才田馨说起的宁俊琦情形,楚天齐既欣慰又心疼,欣慰于她对自己的情意,心疼她因此承受的心理煎熬与痛苦。他在心里默默祈祷:俊琦,相信我,坚持住,我一定会用实力让你那个老顽固父亲向我们投降。

  想到李卫民带给宁俊琦的这些苦痛,曾经对他渐渐积起的好感顿时消失殆尽,但也说不上恨,而是一种既理解却绝不认同的心情。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姜主任,你好!”
  “天齐,楚市长,没休息呢?”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啊,没呢。”楚天齐含糊的回答。
  “在省城吗?听说您没回去。我想约您坐坐,您有时间吗?您看是到茶馆,还是酒吧?如果方便,去您住处也行,我去找您。”对方语气非常尊敬,还带着急切。
  “我呀,没在,去别处了。”楚天齐笼统的回复对方,然后压低了声音,“我正有应酬。”
  “哦,那不打扰了。楚市长,在您方便的时候再约您。”对方的声音明显带着失落,却不失尊敬。
  “好。再见。”再次含糊应答后,楚天齐按下了挂断键。

  把手机放到床头,楚天齐不禁摇了摇头,为刚才的电话摇头,为电话那边的人摇头。
  刚才来电话的不是外人,既曾经是自己的同事,也曾经是自己的同学——姜云生。但楚天齐现在很不想见那个人,更不想与其交往。这不是他当官了眼里没人,而是他实在看不惯姜云生那副嘴脸,更瞧不上对方骨子里那份势利。
  楚天齐刚去沃原市一中的时候,姜云生已经在学校好几年了,两人成了同事,但两人接触不太多,关系也一般。在好多单位,这种情况都很普遍,几百人中也就有一小部分经常接触,有几个特别合得来的也就不错了。后来姜云生做了学校教务副主任,在楚天齐这些新来的“小兵”面前经常充领导,楚天齐更不愿和对方接触了。
  四年前的时候,省委响应中央关于‘跨世纪人才梯队建设’,为适应新世纪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特别开设了基层党员干部特训班。楚天齐成为党政机关班的一员,和姜云生又成了党校同学。此时的姜云生,完全唯董梓萱马首是瞻,就是一个跟屁虫,没少帮着董梓萱找楚天齐的麻烦。那时楚天齐既反感董梓萱,也讨厌姜云生。

  随着后来董梓萱专门的玉赤之行,楚天齐和对方冰释前嫌,对姜云生自然也就没那么讨厌了。可是昨天婚礼现场上,姜云生的表现,又让楚天齐对这个人反感不已。这次不是因为姜云生找自己的麻烦,而是因为对自己太过恭敬,恭敬的太肉麻了,比直接下属对自己还要尊敬几分。楚天齐深切意识到,姜云生就是个势力眼,这种人绝对不能深交,因此刚才他才没买对方“面子”。否则同学邀请,他会欣然前往的。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这又是谁?楚天齐拿过手机一看,眉头皱了皱,又是一个“姜云生”,比姜云生还姜云生。摇了摇头,他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马上传来一个恭敬的男声:“楚市长,您好,不打扰您休息吧?”
  “不打扰。陆乡长,有事吗?”楚天齐直接切入了主题。
  “有,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向您汇报一下思想,你现在有时间吗?听说您没回成康市呢。”对方的声音依然很恭敬。
  楚天齐依旧回答的很笼统:“我现在正在外面应酬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您忙着呢?”对方声音满是失落,但还是支吾着说,“就是,就是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帮我引荐一下郑书记。”
  “郑书记……”楚天齐迟疑着,“以后看情况吧。”
  “好,好,谢谢楚市长,您看明天有时间吗?”对方还是有着见面的愿望。
  “不好意思,我一会还要赶路。”楚天齐撒了个谎。
  “好吧,等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再约您。”对方尽管失望,但却不失尊敬,“楚市长,再见!”

  说了“再见”两字,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刚刚通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早就认识,而且两度做为同学的陆勇。而且陆勇还是楚天齐的党校舍友,也是家乡青牛峪乡的乡长。开始认识的几年,楚天齐对陆勇印象不错,尤其宿舍主动把好床位置让给自己,更让楚天齐感动,还一直惦记着要感谢对方。但当知晓陆勇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找机会接触自己,为了给冯俊飞当密探,楚天齐对陆勇的印象一落千丈。
  陆勇自是感受到了楚天齐的冷淡,但依然经常肉麻的套近乎,不但对楚天齐父母频频示好,昨天在婚宴上还把楚天齐奉若上司,肉麻非常,这让楚天齐更加心生警惕。刚才陆勇想让自己引荐玉赤县委书记郑义平,楚天齐绝不会做,他不会去害郑书记。
  好麻烦。想到这里,楚天齐拿起手机,准备关掉。可转念一想,还是把铃音调成了振动,不能因躲避讨厌的人而误了正事吧。
  刚消停了几分钟,“嗡……”,手机振铃再次响起。
  谁呀?又是……
  带着疑惑,楚天齐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他不禁就是一楞:是她?她打电话干什么?八成是打错了吧?肯定是打错了。
  这样想着,楚天齐没有去接,而是把手机放到桌头柜,任由它“嗡嗡”着。
  “嗡……”、“嗡……”,两大通振铃声响过,然后没了声响。楚天齐也不由得疑惑:是不是自己判断错了,否则不应该拨两次吧?
  “嗡”、“嗡”,连着两声短的蜂鸣响起,是短消息声音。

  拿过手机一看,上面跳出几个字来:天齐,睡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