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0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校农的父亲身体一直不好,一直没有实权,要不是政治局看在死去的杨老太爷的份上,早就让他退休了。现在就一直给他挂了个人大副委员长的职务,当然排名比较靠后,与身为政治局委员、排名第一的副委员长苏国辉是没办法相比的。特别是最近几年,杨老头基本上天天住在特护病房里,要不是有药支着,早就一命唔呼了。身体这么弱,还罢着位子不放,自然是为子孙后代着想。
  听大哥说完,杨校农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便阴沉着脸挂上电话。看了一眼白面小生,把电话交给他说:“你先出去吧。”

  青年人不敢多说话,马上退了出去。
  朱天泽看到接完电话后杨校农脸色变了,分析了一下他刚才所说的话,就知道一定出了严重的事情,便客气地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杨校农略微一想,觉得没有欺瞒他的必要,便说:“是我嫂子在浙东出事了,直接被中紀委带走了。”
  “嫂子她是?”朱天泽并不了解杨校农的家庭成员。
  “中石油浙东分公司经理……”杨校农长叹一声,“摆明了就是要搞我们杨家啊……”
  “那你先处理问题,我就不打扰了。”朱天泽也没有深问,很知趣地离开。
  “朱书记,不好意思,事情紧急,我就不留你了。”杨校农握着朱天泽的手,客气地说着。
  送走朱天泽之后,杨校农把自己关在房里想了很久,隐约中他把这件事与辽河最近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他不禁在想,这是巧合还是对手早有预谋?自从贺保国出任浙东省省长以后,他就开始与江南派的干部们斗法,随后龙华集团处处碰壁。圈内人都知道龙华是杨家的产业,更是江南派系的经济支柱,要想动江南派从龙华下手是最好的选择。
  同时,贺保国是又是刘派阵营中的大将,这不得不让杨校农觉得这一切又与张清扬有关。辽河与浙东是江南派与北方刘派相斗争的两个战场,当初杨校农对浙东还是很放心的,万万没想到在辽河这边受阻的时候,浙东也会出事。如果不是策划好的,会有这样的巧合吗?
  杨校农第一次觉得脑力有些不够用了,想了很久,终于拿出手机准备打给现在江南派系的领袖,正治局常委之一的吴老。吴老是杨家老太爷的旧部,自从杨家老太爷死后,杨家在政坛没落,全靠吴老帮着说话。吴老很念旧情,对杨家子孙很是关照。当然,这么多年来杨家对江南派系也有很大的经济贡献。要不是要吴老顶着,杨家的这些败家子孙早就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了。更不用说杨校农的老父还能罢着副委员长的位子不放。

  电话是吴老秘书接的,杨校农报了自己的名子,秘书很是客气地说让他稍等。过了一会儿,秘书又拿起电话很温和地说:“校农啊,首长还有事,电话他就不接了,不过他让我对你说几句话。”
  “您请说,”杨校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首长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他已经清楚了。他说你们这段时间做得有些过火,不过他让你放心,他还硬朗得狠!还有一点就是,首长说让你小心刘家。”
  “谢谢您,我明白首长的意思了……”杨校农沉重地挂上电话,虽然吴老暗示他不会放弃杨家,但是也表示出了他对杨家的不满,他没有亲自接电话就是个证明。吴老秘书最后说的让杨校农小心刘家,其实就是在告诉他浙东发生的事情是刘家一手策划的。杨校农现在明白了,嫂子冯小华被抓,一定是张清扬与浙东方面联手的结果,这自然是对手计划中的一部分,他们……还有多少牌没有打?杨校农看不透了,他再一次发现了对手的厉害。

  手机响了,看了眼号码,张清扬接听。“老李?”
  “妈的,冯小华终于被抓了!”电话里能听出李金锁的兴奋,看得出来这口气他忍了很久,现在终于吐了出来。
  张清扬微微一笑,心中也有些高兴,不过嘴上却说:“你别高兴得太早,有几分把握制他的罪?”
  “哼哼,这个你放心,我老李要是想查一个人,就没有查不出来的!她的罪状并不难查,给中紀委的举报信里写得很明白。”
  “老李,你要小心点,冯小华一倒,浙东方面肯定会有人对你们反扑的。你和贺省长现在是风口浪尘上啊……”
  李金锁不在乎地嘿嘿一笑,说:“老贺同志很能干,最近拿下了一批本地干部,他现在逐渐竖立起威信来了。”

  第543章
  “纪书记可不是省油的灯啊,我可听说他是江南派中的黑面君子,手腕很强硬!”
  张清扬口中的纪书记就是政治局委员、浙东省省委書記纪风桥,内部都传言他是下一届政法委书记的人选。他也是江南派内部的接班人之一,很受吴老的器重。
  李金锁听到张清扬提到了纪书记,便称赞道:“这话不假,老纪……看他一眼晚上都睡不着觉!”
  “哈哈,”张清扬知道李金锁拿下冯小华以后高兴,所以才这么爱开玩笑,就说:“老李啊,你自己去喝酒庆祝吧,我可没时间理你了,还有工作要做。”
  “那你小子先忙,我挂了。”
  张清扬捏着电话有些走神,心想这下够杨校农乱的了吧?晚上,徐志国送张清扬回家的路上,红脸对他说:“领导,满月想带着母亲回家住一阵子,她……她说不给你做保姆了,怕给您丢人,您看?”
  “行,那就让她回去吧,注意安全。”张清扬点头。他知道自从上次差点被王满月“迷姦”后,那丫头正眼都不敢瞧自己,造成了很重的心理负担,总这么生活下去也不是个事。张清扬心里也挺古怪的,必竟满月现在是徐志国的女朋友,而自己那天又差点和她发生关系,她主动离开更好。案子已经结束了,应该给她一些时间重新面对这个社会。

  到家一瞧,王满月掐着时间炒的菜,刚好炒完,摆了满满的一桌子。张清扬心里明白,这将是王满月以保姆的身份最后一次给自己做饭了。他便对徐志国说:“志国啊,别走了,我们三个一起喝点酒,就当是为满月送行。”
  “嗯,我陪您喝两杯。”徐志国有些感动,要不是张清扬的大人大量,估计王满月已经被关起来了。
  王满月亲自为张清扬和徐志国满上酒,眼睛有些红,哭哭泣泣地对张清扬说:“张市长,我不知道怎么谢你,总之……您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恩人?呵呵……那就请恩人自己也倒上一酒好不好?你今天敬我一杯酒,就不欠我什么啦……”张清扬说得轻松,可心里也不好受。因为他知道,就现在,在某个地方,还有很多像王满月一样的女孩子被杨校农看押着。
  张清扬曾经问过王满月,她们到底是关在什么地方,可是王满月说不出来。她说整天被关在屋里,24小时有人看管,她们被抓去那个地方的时候都被蒙着头,左拐右拐的,也不知道周围的环境是在哪里。据王满月说,那里至少有十多位女孩子做为杨校农陪酒女,她们平时负责接待一些不认识的权要。

  王满月自己倒了一杯酒,对张清扬说:“市长,那我就敬您一杯……”
  见她刚要喝,张清扬就拦下说:“这杯酒啊不能这么喝,要我说你应该和志国一起敬我才对,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红娘吧?”
  徐志国就嘿嘿地傻笑,端起酒杯说:“那我们就一起敬你。”
  三人喝干了这杯酒,张清扬这才说:“满月啊,回家清静一阵子也好,你还年轻,不要因为一些不好的过去悔了一辈子,我对你还是有信心的。希望今后你能和志国过上好日子,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