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0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今天还要不要了?”张清扬取笑道。
  “要,干嘛不要!你晚上就要走了,下次见到你还不知道何时呢,我要把你吸干,让你一个月不想女人!”
  张清扬明白这是女人爱自己的体现,搂着她轻身道:“从今天起,不要吃药了……”
  张素玉听得真切,身体又颤抖起来,缓和了半天才说:“人家本来也不想吃了,我要有自己的孩子……”说到最后,竟然哭了。
  张清扬也不安慰她,只是紧紧地抱着,他知道只要自己在她的身边,就是对她最好的安慰。

  下午,贾政兴给张清扬打了一个电话,他说贷款的事情已经解决好了,请张清扬放心。他回辽河后就主持新厂建设的问题。张清扬勉励了几句,也没多说话。
  王昌荣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
  周一早上,张清扬困倦地坐在办公室里,大脑总是溜号,没准什么时候就出现张素玉那张精致、妩媚又颇为丰润的脸。身边的红颜之中,张素玉的身材最符合张清扬的审美观。一想到那如羊脂搬丰润细腻的身体,他就禁不住亢奋起来,虽然这两天的确很劳累。
  过了一会儿,牛翔领着纪委书记厉大勇进来了。厉大勇手里拿着文件,一脸的沉重。牛翔知道领导一定有要紧事商谈,为厉大勇泡好茶以后就悄悄退了出去,紧紧关上房门。
  第541章
  不等厉大勇说话呢,张清扬就让自己认真起来,暂时忘记与张素玉的欢乐,小声问道:“有结果了?”
  厉大勇点点头,把文件交给张清扬,说:“初步核实了一下,举报信上说得多半是事实,此人生活作风腐烂、十分的贪财,在新北区的干部、商人之中人缘很差,听说曾经亲口向房地产商要钱!”

  张清扬也不多说什么,起身道:“雙规吧,我们现在一同去找朱书记,向他汇报。”
  厉大勇一脸忧心地说,“调查他的过程全是在偷偷的进行,现在没有人知道,如果走漏了风声,我担心他狗急跳墙,跑了怎么办?据我所知,此人可是有韩国的护照啊,一但他上了韩国的飞机恐怕就永远不会回来了,那样的话会给国家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甚至成为政治事件,我们承担不起……”
  张清扬略微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就说我来安排。他就给陈军挂去电话,认真的吩咐了几句,陈军就明白怎么办了。辽河机场过去是军用机场,现在经扩建后是军民两用,那里有驻军,国际航班都需要通过驻军的检查。假如王昌荣真要跑,陈军就可以在机场把他拿下。
  安排好之后,两人这才来到朱天泽的办公室。见到这两人同时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朱天泽就知道不妙,肯定有不好的消息,但是表面上仍然热情地招呼:“市长,厉书记,你们可是稀客啊,有事坐下说吧。”
  不料厉大勇很不给面子地说:“朱书记,事情重大,情节严重,我就不坐了,先简单地向您汇报一下案子。”
  “哦,出了什么案子?”朱天泽的心脏猛烈地跳了跳。

  “是关于王昌荣同志贪污受贿、道德败坏的案件。不久前纪委接到针对昌荣同志的举报,我们马上例案调查,进行了初步的了解,结果发现昌荣同志问题……很严重啊,我建议马上雙规!”
  朱天泽的心脏就感觉像是被人紧紧捏了一把,他万万没有预料到王昌荣会在这个关键时期出事。张清扬用一种拐弯的方式打掉了他的一条胳膊,朱天泽输得比较惨烈。他先缓和了一下,然后很是痛心地说:“昌荣同志,很给我们辽河的干部丢脸啊!”
  张清扬也很痛心地说:“朱书记,还是快做决定吧,晚了我担心出现意外。”
  朱天泽这才说:“我支持厉书记的意见,只强调两点,第一点要把他控制住,不能让他外逃;第二点要深挖下去,无论牵扯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厉大勇点头明白,转身就走,说:“我现在带人去新北区。”

  厉大勇先行离开了,出于礼貌,张清扬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坐了一会儿。他很是振惊地对朱天泽说:“昌荣同志……谁能想到会这样啊……。真没想到辽河班子接二连三地出事,上头会对我们有看法的……”
  朱天泽望了他一眼,也没有任何意义的说:“是啊,真的没想到。昌荣同志的问题,身为市委书记我是有责任的,是我没有看透他啊!”
  “这又怎么能怪您呢,表面上谁能知道他的问题这么深!”张清扬摇摇头。
  “辽河的班子……看来我们要加强党章、组织观念的学习啊。我会向省里打报告请求处分的,我要为近期辽河干部出现的贪污腐化问题负责。”朱天泽担心张清扬加深这件事的影响力,所以主动承认了错误。

  张清扬却摆手道:“朱书记,干部的问题我也有责任,如果说你要受到处分,我也应该有一份。”
  “哎,心痛啊……”朱天泽又没有意义的说。其实他知道张清扬那是客套话。丨党丨委管干部,政府抓经济。干部出了问题就应该他朱天泽承担,辽河班子自从他出任市委书记以后,就接连出现问题,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无论他的能力再怎么强,如果团结不了干部,不能稳定大局,他这个市委书迟早要被调走。这才是朱天泽最担心的问题。粗略地算一下,他现在在省里领导眼中可是有问题了,他知道张清扬这是在用一种软性的手段逼自己离开。

  两人又象征性地聊了聊,张清扬就告辞了。张清扬紧张的心情得以缓解,他知道朱天泽现在恐怕没心情对付自己了,如何到上级那里走关系,如何培养威信才是他的课题。自从他到来辽河之后,平稳发展的辽河总是出现问题,团结的干部队伍也出现问题,从黄小光、高达到周涛,再到王昌荣,全部是市委常委,如果朱天泽这次不背上处分,不用自己说话,省里就会有人帮自己说话了。
  又过了一会儿,纪委书记厉大勇打来电话,说在王昌荣的办公室里没有碰到他,也许他预感到不妙,已经有所准备了,他现在马上带人去他家里,希望张清扬安排公丨安丨机关介入。张清扬便马上打电话通知了郑一波,让他与胡保山联系。政法系统有郑一波和胡保山合作,张清扬几乎不怎么费心了。
  其实纪委说是偷偷调查,但这个社会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早在几天前王昌荣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妙。他发现一些同事对自己的态度有些转变,从过去的热情变成了不冷不热的敷衍。通过他的亲信他才得知,市纪委正在调查自己。他对自己的事情很了解,是经不住查的。他早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国内是不可能了,无论跑到哪都会被抓。而从辽河坐飞机到韩国只要两个小时,这是最快的离开国内的路线,他早就想到了这条办法。

  就在纪委赶去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他的小情婦去往机场的路上了。随后他就见到路上响起了警车,他就明白这一定是要抓自己了。可他强装振定地对司机说:“慢点开,不急不急……”好像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