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344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给孙丽雅洗澡看起来也很禽.兽,但这是有原因的,她要是一身酒气带着呕吐的一摊睡觉,我敢说,第二天她绝对能恨死我!
  可给她洗澡不一样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为了她着想,而且毕竟我和她也是发生过关系,只是帮她洗澡,我又没有干其他的,这不过分吧?
  咳咳,不过分,怎么会是过分?
  我心里想着,然后把孙丽雅从浴盆里捞了出来,用浴袍给她胡乱擦了擦,抱着她去了卧室。

  卧室,我把孙丽雅放在床,赶紧用被子给她盖好,然后赶紧出来。
  妈的,真的不能再看了,太他妈的诱.惑了!
  出了卧室,迅速地关门,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来到厕所,我对着镜子看着身的伤口,尤其是脸的,楚健那个逼货踩了不止一脚,要是他妈的毁容我去哪哭?
  想到这,我忍不住攥紧拳头,咬着牙,感觉心里憋屈地要死!
  如果不是受伤,我能这样?
  一想到受伤还是因为维护福龙服装厂也是楚健他们家厂里的财产,我觉得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地要死!
  真是日了狗了!

  我恨恨地骂道!
  我对着镜子看了看,发现还好,脸只有几处破了皮,有点肿,但没大碍。
  这让我怒火万丈的同时也有点庆幸,还好没毁容,虽然对于男人而言,多几道疤痕什么的其实反而增加了魅力,而且算毁容也影响不大。
  不像女人,即便你如何多才多艺,名气如何大,如何地有钱,但只要毁容了,那绝对是毁了一辈子,失去了一辈子的幸.福!

  楚健那一棒在我头开了个口子,我对着镜子看了看,因为伤口靠,看地不清楚,不过隐隐地可以看地出来,只是头皮破了。
  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而且除了头有点疼,也没其他的,这对我来说,算不什么大事,只是破皮又不是开了个洞,我也懒得去医院。
  太晚了,明天再去。
  看了下表,已经凌晨两点了,我有心想要回家,可这么晚不一定能打到车,而且刚才那一番打斗,我的钱包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现在头昏昏沉沉的,加又喝了那么多白酒,这会酒劲隐隐又冒了出来,还是留在这里睡一觉吧。
  想着,我来到客厅准备在沙发应付一.夜。
  刚在沙发躺下来,一股深深的疲惫席卷而来,深似海一般的困意立马让眼睛合了起来,沉沉的,一合想睁也睁不开。
  “啪.啪!”
  脸疼了一下,迷迷糊糊地我感觉有人在打我,而且还是打脸!
  我心里气地不行,都说打人不打脸,这是他妈的谁作死呢?

  这个时候,虽然眼睛还没睁开,但我的意识已经恢复了。
  那感觉似乎是半睡半醒,身体不能动,但意识却是清醒的。
  “啪.啪”
  脸又挨了几下,我气地都笑了!
  努力地和自己的身体争斗了几分钟,终于可以控制身体,我猛地睁开眼睛,做起来抬起手像一巴掌反扇回去!
  “呵呵,想打我?”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
  孙丽雅那冷笑的绝美脸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愣了一下,然后讪讪地放下了手。

  没啥,见到女人,我心软,当然,前提是美女。
  “怎么不打了?”
  孙丽雅冷冷一笑,伸手抓着我的手说道:“来,在这美丽祸国殃民的绝美脸蛋打一巴掌。”
  我:…………
  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下手还是人吗?
  不过美女的请求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我轻轻地“扇”了她一巴掌。

  “啪!”清脆的声音响起。
  孙丽雅愣了一下,我也愣了一下,因为我没想扇啊!
  说是“扇”,可那充其量不过是摸了一下!
  孙丽雅的脸色唰的一下变了,我心里这个后悔啊,妈的,刚睡醒,还有点迷糊,没有掌握好力度,天地可鉴,我真地只是准备摸一下!
  “我要杀了你!”
  孙丽雅大吼了一身,然后扑了过来,举着小拳头在我身乱砸!
  我郁闷地一.逼,理亏,而且对方是美女,尤其还是孙丽雅,怎么说也不能还手不是?

  于是,我只得苦笑着抱着头,任凭她威风凌凌地在我身大拳小拳地乱打。
  孙丽雅的力度并不多,这倒不是说她手下留情,而是城里的女人都这样,身材娇好、吃的很少、工作多、运动少、力量怎么可能会不小?
  所以,孙丽雅在我身乱打一痛,那充其量跟挠痒痒似的,我是根本不在乎。
  更何况,我又不是一般人,很巡风练的体术岂是白练的?
  抗击打能力,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的!
  要不是因为受了伤,要不是因为昨天被长臂猿那群家伙趁人之危,又给我添了一些新伤,孙丽雅这小秀拳那是在挠痒痒。

  我心里庆幸,幸好是孙丽雅这,而不是乡下的那些大妈大婶,不然的话,我这条命得减一半!
  天知道,乡下的那些大妈大婶为啥一个个膀大腰圆,尤其那些四五十来岁,更是可怕。
  一个个不仅胖,还力气大地很!
  要知道,在乡下,打架最厉害的根本不是男人,而是这些大妈大婶,寻常两三个青年小伙根本不是对手,只要被她们头一顶,屁.股一坐,那是百分百的咯屁!
  不死也得少半条命!

  想到这,我忍不住庆幸,还好还好,幸亏只是孙丽雅,要是换成那些大妈大婶,搞不好今天我得交待在这了!
  正想着,脖子忽然一痛,接着剧烈的痛感传了过来。
  我疼地急翻白眼,忍不住狠狠地倒抽一口冷气。
  乐极生悲了!
  虽然孙丽雅的战斗力跟那些大妈大婶不可同日而语,但女人的必杀技她们却都会啊!
  孙丽雅这一口咬地我差点想拿拳头砸她,但理智告诉不可以,不说怜香惜玉,算跟她发生过的那些事,我也不能动手打她啊!
  我心软,孙丽雅倒咬地狠,而且咬了一下也算了,她还不松口!

  我疼地不行,心想不能打,但推开她自保总可以吧?
  虽然我也想让她揍一顿出气,反正不痛不痒的,但现在情况失控,再不反击被生吞活剥了啊!
  说时迟那时快,万千想法在脑海闪过,我伸出手准备把孙丽雅给推到一边。
  因为怕力气大,摔疼她了,我还故意少用了几分力气,想着把她给轻轻推到一边好了。
  不成想,手刚一推出去,被一对充满弹性的柔软给挡住了。
  软绵绵的,像是棉花糖,但又有一种莫名的弹力,像弹簧一样,手感特别的好!

  孙丽雅一下愣住了,送开口,怔怔地看着我,我也傻眼了,这位置,这手感,这弹性,妈的,是什么东西那还用想?
  “流.氓!”
  孙丽雅脸一红,大叫一声,又趴在我脖子狠狠地咬了起来!
  我觉得十分蛋疼!
  理亏,这下连推都不敢推开她了。
  一是不知道该推哪里。
  二是孙丽雅抱地紧,恐怕推不开啊!
  我欲哭无泪,若是换个场景,有美女投怀送抱,抱地这么紧,恐怕得羡慕死多少人?
  日期:2017-09-2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