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76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兄弟,我知道你是地府新招募的差吏,念在同僚一场,我们又是被逼无奈的份上,还请放一条生路。”曾有钱上前跪到地上,可怜巴巴的说道。
  我略为迟疑了一下,差点就心软放了他们。可转念一想,放掉他们无异于助纣为虐,一旦他们得势还会残害更多的人。
  于是我说能不能放了他们,不是由我说了算,但我可以保证,等会帮他们向负责此事的阴差求情,从宽处理。
  可能是刚刚我对付王晓云的手段让曾有钱感到了害怕,此刻他稍稍顿了顿,便答应跟我走。王晓云纵是不情愿,也无力逃脱,在曾有钱的搀扶下,缓缓飘了过来。
  日期:2017-05-15 09:38:05
  我怕这俩家伙使诈,便让他们走前面,我跟在后。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发现他们不老实,我不会手下留情。
  往回走的路上,我问他俩谁认识韩诚。王晓云稍稍顿了顿,转眼去看曾有钱,曾有钱回头微微一笑,说韩诚是他表弟。然后问我怎么突然说到他,莫非是认识他?
  我淡淡的应了一声,不想告诉他太多,这个时候能少一事,就尽量不去自找麻烦。
  曾有钱见我不说话,有些失望的转过头,对着王晓云细声说着什么。突然,王晓云猛的推开曾有钱,朝我不知扔了什么东西过来。
  我连忙躲开,抬手拍过去。但终究是慢了一步,王晓云的魂体快速飘移,躲过我的地府印记。远远的,我还听到他恨恨的咒骂声:臭小子,从现在起你就是跟整个幽冥教为敌,等着受死吧……
  看着王晓云消失的方向,我很是疑惑,刚才他明明被我的地府印记所伤,魂魄十分虚弱,为何突然暴发出如此大力量。
  日期:2017-05-15 09:38:17
  再看他刚刚扔过来的东西,原来是一块色泽深红的木尺。木尺一面雕刻大写的“灵”字,一面刻有“镇”字,拿在手上沉甸甸、冷飕飕的。
  曾有钱看到这把木尺,眼睛忽然一亮,说这是镇妖尺。先前王晓云为地府立了件大功,是钟魁奖励给他的。

  我一阵唏嘘,往日地府的功臣,如今变成地府拘捕的对象,这也太特么讽刺了。
  大约两三分钟后,我押着曾有钱回到了平房边上。马居易和柯承公同时朝我看过来,马居易嘿嘿笑道:“说不错嘛,还抓到了一个。”
  柯承公也淡然一笑,随后目光落到了曾有钱身上,手上忽然闪动,一根银色的拘魂链伸出来,捆住了曾有钱。
  再看地上,钱道长和那个叫晓丽的女人直直躺着,魂魄离体不见了。我以为是被柯承公收押,准备带回地府。不料马居易告诉我,这两个的魂魄已经被柯承公当场拍散了。
  日期:2017-05-15 09:38:29
  尤其是钱道长,纵然他身上贴着锁魂符的,还是难逃魂飞魄散的下场。

  曾有钱看着地上的两人,魂体吓得微微颤抖,战战兢兢的对我说,别忘了答应他的事。
  我将刚才之事告诉了柯承公,他点了点头道:“放心,老夫会留着你的魂魄,带去地府交差。”
  说罢,柯承公让马居易跟随我回去,他要去地府复命。
  临走时,他又特意交待,这地方已经被幽冥教盯上了,让我们速速离开为妙。
  日期:2017-05-15 09:44:10
  我和马居易没敢久留,在柯承公带着曾有钱的魂体走后,也马上离开了这地方。
  马居易还是在前面飘移,我加足油门在后面追,心中暗想,啥时候我也能魂体出窍,就可以省很多事儿了。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回到宿舍大楼。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多,韩诚还没有回来,想必是到医院陪镇丽了,也不知他今天有没有问出什么来。
  马居易的魂体再次受伤,魂魄归体的即陷入了昏迷,半夜的时候还发起了高烧。
  我无奈的叹息,看来做阴差也是个危险活儿,像马居易这样两次大难不死,怕是祖上积德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白灵的电话吵醒,她说回老家的时间已经敲定,五天之后准时出发。我应了一声,定然是她请的那位高人到了。

  一想到此刻白灵的处境,我便有些担心起来,几次都差点张嘴说出来,又给忍回去了。
  日期:2017-05-15 09:44:22
  白灵似乎察觉到我的异常,问我想说什么,别吞吞吐吐的。我顿了顿,终究还是没告诉她,只是提醒她在家要多注意些,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到宿舍这边来住。
  我没指明她要注意什么,而是着重说了“在家”和“宿舍”这两个词,也不知道她能否听出点意思来。
  白灵在那头笑起来,说感觉我今天说话怪怪的,怎么突然这样关心起她来了。我打趣的说,还不是这几天没看到她,想她了呗。
  她顿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说家里来客人了,先就这样,有什么话等她到公司再说。
  说罢,她就挂了电话。我握着手机发呆了一会儿,发现马居易醒了,嘴皮子不停抽动着,好像想说什么话,却无法发出声音。
  我蹲到他耳边,才断断续续的听到他说:韩诚有危险,让我去帮他。

  我一怔,刚想问他韩诚有什么危险,结果他又晕了过去。
  日期:2017-05-15 09:44:33
  后面一想,估计这事儿跟曾有钱有关。昨晚曾有钱被柯承公带去了地府,以他和韩诚的关系,地府肯定会调查韩诚。
  万一地府查出韩诚也跟幽冥教有关系,那么他的麻烦就大了。
  想到这,我马上赶到公司,看到韩诚没在,便匆匆给他打电话。这时电话已经打不通,我只得又发了信息,但是也没有回。
  我隐隐有些担心起来,赶紧打车到医院,找到了镇丽的病房。不过,他俩都没在,连病床上的床单被套都被护士收走了。
  正好这时碰到昨晚的医生,从他口里我才知道,韩诚一早将镇丽转到附二医院去了。当时我懵逼了,这怎么可能,韩诚明知道镇丽不是精神上的问题,为何还要这样做?
  日期:2017-05-15 09:39:16
  我犹豫着要不要去附二医院走一遭,听到手机响起来,是马居易打过来。他的声音还是没有劲儿,不过能够勉强听得清,韩诚回去了,就在宿舍。
  马居易的语气有些急切,我一刻不敢耽搁,马上打车到公司,又赶去宿舍楼。
  刚上到二楼,我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大白天的,走廓上面站着几个地府阴差。他们对于我的到来不以为然,但我却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丝丝的杀气。
  “谷兄弟莫要惊慌,他们都是我带来的。”柯承公和韩诚从宿舍里走出来,向我致意。
  我笑了笑,目光转动,发现柯承公和韩诚身后,还有一股更威严的气息。我心中一动,莫非屋内还有厉害的阴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